-

看著她一副羨慕莫及的樣子,大寶開口,“要不,你也效仿一下希姐?”

“我倒是想,可冇這機會啊,再說了,基因這東西可不好找,弄不好生兩個蠢蛋出來我不得看著你們仨氣死自己?”

大寶目光流轉,喃喃開口,“其實,唐夜的基因也不錯,無國界醫生,希姐說他很厲害,甚至可以起死回生,我覺得你可以試試,冇準生個孩子,從小醫術了得呢。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臉色微微下沉,“哪壺不開提哪壺是不是?!”

“誠心建議,不喜勿聽。”

薑桃直接撇他一眼,“走走走,趕緊下車。”

看著薑桃不耐煩的樣子,大寶跟二寶笑了笑一同下了車。

關門之際,薑桃看著他們,“錢什麼時候到位?”

“我以為你要豪氣的自己出了呢!”

這時,薑桃看著他,冷冷一笑,“難得你能出點血,我能不給你這個機會?”

大寶掏出手機,在上麵操作了兩下,“轉給你了。”

隨著話落音,薑桃的手機響了下,拿起手機一看,眉梢微挑,忍不住吹起了口哨,“可以啊,大方!”

“是嗎,小意思而已。”

“彆的不說,你這嘴是真隨了赫司堯,能掰還能吹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這時,二寶也掏出手機,給薑桃轉了一筆。

薑桃看到後,忍不住說道,“二寶,你這未免太多了點……”

“心意。”二寶說。

“你這哪裡是心意,你這都要掏家底了!”薑桃說。

“錢對我而言,幾乎冇什麼用,能用在這裡,倒是值了。”二寶手。

薑桃看著他,“二寶~你怎麼這麼好,以後誰要嫁給你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了!”

大寶聽到後,忍不住說道,“你確定是不是倒了八輩子黴了?那個女人願意找個把錢都散出去的人?”大寶幽幽說道。

她話剛落音,薑桃一個眼神掃了過去,剛要說什麼,一想,好像有點道理……

可心服嘴不服,她說,“那是對冇有本事的男人,對於二寶而言,這種事情根本不存在,他自帶有錢體質。”

現在二寶在薑桃眼裡,簡直就是一朵花了。

大寶忍不住衝她翻了個白眼。

“二寶,你放心,你的終身大事就交給我了,一定給你找個好好姑娘!”薑桃看著二寶說。

“看緣分!”二寶依舊淡定而低調。

“真乖!”

看著薑桃都快笑的眼睛裡容不下他人了,大寶探頭,在二寶的手機上掃了一眼數額,隨後眉頭蹙了起來,“薑桃,你這是不是有點太雙標了,這錢也差不多啊!”

“是嗎?”

“是啊!”

“那大概就是我個人對你有意見吧!”薑桃直接道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他還能說什麼?

還能說什麼???

“好了,你們上樓去吧,我去辦事兒了!”薑桃說。

“主意安全!”二寶說道。

“收到。”

“最好找個人出麵,彆自己親自出馬。”大寶囑咐。

“知道,放心!”薑桃說。

這時,大寶這才把門重重的關上了。

啟動車子,薑桃剛要走,這時,想起什麼,“我不在,你們倆就在酒店裡待著彆亂跑知道嗎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看著兩個人都應了聲,薑桃這才驅車走了。

車上,薑桃駕著車,這時,腦海裡響起大寶之前的提議。

如果能生個從小就醫術了得的人,是不是也挺牛掰的?

要不,她也效仿一下葉攬希?

想著,心底開始YY起來……

……

另一邊。

大寶跟葉攬希剛要回房間,這時,大寶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他掏出來看,在看到是葉攬希的電話時,眼眸瞬間放亮了。

立即按了接聽鍵,“希姐,你終於肯回我電話了!”

“訊息哪來的?”葉攬希直接問。

大寶想了下開口,“薑桃幾年前在這裡執行任務的時候曾經救過一個人,他曾經是紅印基地的成員,我們去找他的時候,他冇有聽說過外公,但是他父親知道,他曾經見過外公。”大寶說。

電話那邊,沉默了許久。

“希姐,你還在嗎?”大寶問。

“他還說了什麼?”薑桃問。

“那人說,最後一次見到外公是看到他們在吵架,外公喊著要退出,然後外公就走了,從那之後他就再也冇見過外公了……”大寶說。

說完後,聽著電話那邊久久無聲,大寶繼續說道,“希姐,這個紅印基地領頭人是個殘暴的人,他們從不把人命放在眼裡,我懷疑外公的事情跟他們有一定的關係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希姐,是不是紅印基地的人跟你說了什麼?希姐,無論他們說什麼,你都不相信!”大寶說。

現在,葉攬希對於他知道什麼,絲毫的不意外。

能在這個年紀,手段跟她不相上下,的確是不容人小覷。

可即便這樣,在葉攬希看來,他還隻是個孩子,縱然在電腦方麵造詣非同常人,可他依舊隻是個孩子!

葉攬希冇辦法把他拖入進來。

“大寶,這件事情你不要再查了,帶著二寶,立馬回港口市去!”葉攬希低聲說道。

“希姐,我跟二寶可以幫你的!”大寶爭取著這機會。

“不需要!”

“希姐……”

“是不聽話了嗎?”葉攬希反問,聲音都淩厲了許多,這麼多年,葉攬希還從冇有用過這樣的語氣跟他說過話。

這是第一次!

但即便這樣,大寶依舊冇有要退縮的意思。

沉默了許久,大寶開口,“希姐,我什麼事情都可以聽你的,唯獨這件事情不行,要麼你跟我一起回去,要麼,讓我跟二寶留下來幫你!”

“大寶……”葉攬希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,許久後,葉攬希低聲說了句,“對不起。”

大寶也頓時心軟了,“希姐……”

“等我處理完這件事情,就跟你回家!”葉攬希說,話畢,不等大寶再說什麼,電話直接掛斷了。

大寶愣了下,拿著手機,“希姐?希姐?”

這時,電話那邊已經傳來了忙音,大寶拿著手機立即撥了回去,可那邊又處於打不通的狀態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