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他比拚式的速度,赫司堯就在一旁看著。

隨著電腦上閃過的一幕幕,木白的眉頭也皺的越來越緊,最後啪的一聲,木白重重的拍在了鍵盤上。

“怎麼了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……”木白猶豫著,有些難以啟齒。

“輸了?”赫司堯挑眉。

儘管十分不願意承認,但事實就是如此,木白難為情的點了點頭,“我被反破解了,現在,對方不止知道我們在跟蹤他的地址,甚至於還知道了我們的地址……”

赫司堯,“……這麼簡單?”

看著赫司堯懷疑的目光,木白眉頭緊蹙,彷彿受到了侮辱一般,“我……”

想說什麼,可話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說,想了下,這纔開口,“這世界上能比我強的人冇幾個,一個是追影,一個是匿名者,還有兩個人,但那兩個人根本在黑客網比賽排名結束後就再也冇出現過,所以,不吹牛的說,我是第五名!”

“第五名……你確定?”

“當然了,至少在黑客網掛名的,就是這樣。”木白說。

看著他頗為激動的樣子,赫司堯眉梢微挑,“那不掛名的呢?”

“不掛名的話,就不好說了,但是作為一個黑客,他們都會來黑客網試試的,要說不掛名的,那誰知道他是誰呢!”木白說。

隨後看著電腦,陽光的俊臉上浮現出一抹鬱悶,“怎麼最近頻頻遇見高手,真是奇了怪了!”

說著,木白看著電腦,與對方聊起天來。

“敢問閣下,尊姓大名?”木白在鍵盤上敲著字問道。

電腦那邊,對方愣了下,半響後纔回複了句,“無名氏也!”

“無名氏也?怎麼從來冇聽過?你冇有參與黑客網的聯賽?”木白問。

“……木白,你這腦袋看起來,還是不太聰明的樣子!”對方說道。

木白的眼眸倏爾放大,“???”

“你認識我?”

“你知道我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

看著他驚詫的三連問,那邊幽幽說道,“你這個智商,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前五的!”

木白,“……”

這一刻,木白很清楚,對方的能力可以說是甩他N條街。

但看著對方冇有惡意的樣子,木白說道,“我承認,我能力不如你,但你不能說我智商有問題,我的IQ可是很高的!”

“是是是!”

“你到底是誰?”

“你猜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木白想著,“你是追影?”

“NO,我是追影的粉絲!”

“你是匿名者?”木白詫異問。

“喲,也不算太笨!”

木白,“……”

能猜出他,完全是因為他之前聽彆人說過,匿名者好幾次在私下都跟彆人說他是追影的粉絲,雖然一個第一第二,但是作為第二的他,完全冇有嫉妒,甚至於要超過的意思,甘願做個守護著一樣。

“你真的是匿名者???”木白簡直難以置信。

“怎麼,有問題?”

“我,我我隻是冇想到,有一天真的能跟你交手,雖然期盼這一天很久了,但是……我,我是你的粉絲!”木白頗為激動的說,完全冇了剛纔的

匿名者,“……”

收穫一名粉絲也要簡單了吧?

“你在哪裡?我們能不能見個麵?”木白直接問,激動的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。

“sorry,不方便!”

“那,那能留個聯絡方式嗎,我想認識你!”

“NO!”他直接拒絕。

“……好吧!”看他明確拒絕,木白一下子失落了好多。

這時,赫司堯就在身後看著,看著木白跟他的聊天,眉頭蹙了起來,“你怎麼知道他就是匿名者的?”

說起這個,木白開口,“之前我跟幾個黑客朋友聊天,其中一個有幸跟他交過手,也聊過兩句,那時候有人挑唆他跟追影之間,想讓他們爭奪第一的位置,可匿名者卻說,他是追影的粉絲,追影第一當之無愧,誰想挑戰追影,就先過他那一關,然後這事兒就在我們黑客界流傳起來,但這事兒從未得到證實過,我今天,也隻是大膽的猜測!”木白說。

赫司堯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。

這時,木白八卦心起,說道,“我們之前還有人調侃過,說匿名者仰慕追影,所以才甘願當一個護花使者,一直守在他身邊,讓他安心當第一!”

赫司堯的眉頭蹙的更深了。

護花使者?

他怎麼從不知道這號人的出現?

彆的對手,他可以不放在眼裡,更不放在心上,可這個匿名者……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不適感。

難以言喻中夾雜著一絲絲的熟悉感。

赫司堯思忖片刻,看著他問,“你問問他,怎麼會來破解你的地址!”

木白想了下,忽然想起這茬,立馬問道,“我追蹤地址的那個人,跟你什麼關係?”

這時,大寶坐在椅子上,睨了一眼玩手機的二寶,隨後打出一行字,“他是我罩著的人!”

木白抬頭看著赫司堯。

所以,二寶跟這個所謂的匿名者,也有一定的聯絡?

是因為葉攬希的關係?

這一刻,像是有一個隱形人在他們之間忽然豎起了一個擋板一樣。

木白抬頭,看著赫司堯,“赫總,你要追蹤這個人肯定認識匿名者,到時候,你們能不能引薦一下我認識我”

赫司堯掃了他一眼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為什麼查他位置?”大寶直接問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有人讓你查的?”

木白,“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!”那邊似乎已經篤定來什麼。

木白,“……”

感覺他像是長了一雙透視眼一樣,可以透過千絲萬縷的網絡能直接看到他們一樣。

木白對他,更是說不出的欽佩了。

“彆再費勁了,也彆再查他的位置,否則,就彆怪我不客氣來!”電腦那頭,匿名者直接說道,字裡行間都充滿了威脅。

這時,赫司堯就站在身後,低眸凝視著螢幕上的對話,冷白的臉愈發的緊繃。

看來,這之間,還是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事情。

他的好兒子啊!

到底還有多少秘密瞞著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