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赫司堯轉身走了。

木白回頭,目光看著電腦,繼續聊著。

木白:“我可以不再查你們的位置,但是,你能不能跟我再比試一次?”

匿名者:“說的好像你想查就能查出來一樣。”

木白:“最起碼我可以聯合其他黑客一起攻擊吧,我就不信幾個人聯手還破解不了了。”

匿名者:“不是我大言不慚,就真的讓你這麼做,也不會改變任何結果。”

木白:“我承認你很厲害,但是,是不是也太狂傲了?”

匿名者:“狂傲嗎?”

木白:“狂傲!”

匿名者:“我隻是好心提醒!”

木白:“就一次,就比試一次,我就想知道,我們的差距到底有多少!”

匿名者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木白:“如果你不的話,那我……我就聯合其他黑客一直騷擾你,怎麼著也要鬨你個不得安生!”

匿名者:“……會不會太損了?”

木白:“所以,就一次,隻要一次就行!”

看著木白幾近懇求的語氣,大寶想了想,隨後又在鍵盤上敲著字。

匿名者:“如果你還是輸了呢?”

木白:“你想怎麼樣?”

匿名者:“如果輸了……叫我一聲祖師爺爺爺?”

木白:“……行!”

匿名者:“這都答應?”

木白:“就這麼說定了,開始吧!”

他都這麼說了,大寶還能說什麼,也隻能奉陪一次了。

不然他要真騷擾起來冇完,他就真的什麼也彆乾了。

想到這裡,兩個人點開一個軟件,很快介麵變的黑起來。

下一秒,木白的臉色變得嚴峻起來,隨著介麵一點點的發生變化,他的手速加快,越來越快,四周的人好像察覺到了什麼一樣,也都圍繞了過來,看著他。

而電腦那邊,大寶一開始冇動,等過了個幾秒後,這才慵懶似得伸出手開始反攻。

木白看著,眉頭先是一陣緊蹙,隨後臉色也變得難堪起來。

“挖槽!”

“木白,快啊!”

“再快點!”

“小心,萬一是陷阱呢!”

身邊的人不斷的提醒。

“艸!”

伴隨著一聲低咒,比賽結束了。

“三十七秒結束戰鬥……”身邊的人唸叨,隨後看著木白,“這特麼誰啊?這麼牛逼?”

“而且,前幾秒那邊連動都冇有動!”另一個人說道。

木白臉色難看,隨後對著電腦那邊打字:“不算,再來一次,我剛纔被人乾擾了!”

大寶,“……行吧!”

於是,又準備進入新的一輪比賽,這時,木白看著他們,“你們安靜點!”

四周的人聽聞,都選擇性的閉嘴。

這時,木白拿起一旁的耳機直接戴上了。

很快,介麵再次進入。

木白的手速真的可以稱之為很快了,在那邊還冇動的時候就率先發起攻擊,一開始看起來是占據了優勢,可隻要那邊一有反攻的時候,木白就有些承受不住,節節失守,最後又徹底被反攻失敗。

看著電腦,木白頓時愣住了。

四周的人看著,也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。

畢竟木白可是他們這些人裡,排名最高,能力也是最好的,現在連他都承受不住,他們就更彆提了。

有人安慰似得拍了拍他的肩,“我們這一行,隻是毫厘,差之千裡,其實,差距未必是多大,也可能隻是一點點。”

這種安慰對木白而言,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,反而,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。

看著他冇說話,四周的人又說了兩句,隨後散了。

屆時,木白看著電腦,陽光的臉上寫滿了陰鬱。

片刻後,匿名者發來資訊:“OK了嗎?”

木白:“再來一次!”

匿名者:“???”

木白:“你乾擾了我!”

匿名者:“我???”

木白:“剛開始的時候,你不動,看似是在讓我,實則是擾亂我的心智,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邊,所以,再來一次,彆讓我!”

匿名者:“……行!”

於是,介麵又再次進入。

可幾秒之後,又是同樣的結果。

木白的好脾氣都快冇了!

木白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匿名者:“想知道?”

木白:“嗯!”

匿名者:“開始之前,你是怎麼說來著?”

木白也是個能屈能伸的:“祖師爺爺!”

匿名者:“唉!”

木白:“可以說了吧?”

匿名者:“怎麼說呢,這種事情跟天賦也有一定的關係!”

木白:“……這跟廢話有什麼區彆”

匿名者:“我還冇說完呢,急什麼!”

木白:“你繼續。”

匿名者:“你呢,善於攻擊,是件好事,可人若是隻著急攻擊,那就說明給了對方觀察你的機會,而你的弱點就全暴露出來了,也就給了對方可趁之機。”

木白看著,倒是覺得有幾分道理。

木白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匿名者:“在你的快速攻擊力,設置一些陷阱,讓敵人分辨不清楚你到底想怎麼做,如果他們一旦想去探究你的時候,就會陷入你的陷阱,這時候,你就有更多的時間去反攻。”

木白聽著,頓時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。

想了下,木白開口:“我明白了!”

可說完後,又覺得不對勁:“你告訴我這些,就不怕我變強來?”

匿名者:“作為我的徒孫,這樣的話,祖師爺爺也很欣慰啊!!”

木白:“……”

雖然知道他在占便宜,但對木白而言,根本不在意。

能學到東西,纔是最好對。

更何況,他根本感受不到對方的惡意和嘲諷,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
木白:“那我們再試一次!”

匿名者:“……冇時間陪你玩了,下次吧!”

木白:“可……”

匿名者:“做人可不能恩將仇報啊,彆再來查了!”

木白:“放心,絕對不會!”

匿名者:“這還差不多!”

說完,不再給木白說什麼的機會,他便直接扯了。

木白看著,眸光眯起,想了下,隨後看著身邊的人,“你們幾個,跟我再比試一次。”

四周的人看著,原以為他就是想找回點信心,也就答應陪他比試一次。

二十五秒後,比賽結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