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。

天台餐廳。

從那天晚上之後,他就頻頻過來。

而且每次過來後,他都是看著四周,多希望葉攬希可以再出現。

可前台小哥說,從那天之後,葉攬希再也冇來過了。

說不失望遺憾是假的,如果當時他能四處看看,也許就會遇見也說不定。

這是,雷打完電話走了過來,看著赫司堯頗為落寞的神情,手安慰似得搭在了他的肩,“我記得中國有句話叫,守株待兔,你這算不算?”

赫司堯唇角牽強的勾起,側眸看了他一眼,“怎麼樣了?”

“一個好訊息,一個壞訊息,你想聽哪個?”雷問。

“除非她現在已經站到我麵前了,否則,所有的訊息對我而言,都隻是壞訊息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聽完,眉梢微挑,“OK。”

坐到他身側,雷繼而開口,“是這樣的,附近所有的酒店都已經地毯式的找過了,都冇有!”

赫司堯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。

不能夠。

依照他對葉攬希的瞭解,她一定就在這一帶,不會太遠,除非……

“其他的地方,也已經讓人再找了,目前,還冇有訊息。”雷說。

赫司堯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,“這之間找的時候,有冇有出過什麼情況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情況?你指的是什麼?”

“任何突兀的情況!”

雷想著,直接掏出手機,甚至於開了擴音,直接問,“你們在找的時候,有什麼特殊的情況出現嗎?”

“特殊的情況?冇有啊。”

“你確定?”

“哦對,倒是有一個酒店,那邊的服務員說,見過一個很美的女子,我們拿這照片對照了,那人也說不清楚怎麼樣,我們就去了房間找,但是酒店的消防忽然出現了點問題,所有的人都被迫撤出來,這個算嗎?”

赫司堯聽著,眉頭驟然緊蹙。

雷看的出他的變化,問道,“那個酒店有火災?”

“冇有,後來說是警報器出了問題。”對麵說道。

赫司堯二話不說,起身朝外麵走去。

雷明白他的意圖,拿起手機跟上,還對電話那頭說道,“把那家酒店的地址發過來!”

車上。

雷看著赫司堯,“未必就是,你也彆抱太大的希望!”

赫司堯扭頭,目光定定的看著他,“是她,一定是!”

他都如此篤定了,雷也不好潑他冷水,隻是加快了速度朝那邊開去。

……

二十多分鐘的路程。

到了酒店,也到了所說的那個房間。

但此刻,已經人去樓空。

“就是這間,那位女士在這裡住了一週。”服務員說。

赫司堯看著四周,房間已經被打掃過,找不到任何的她在這裡住過的痕跡。

但這裡的角角落落,赫司堯彷彿能夠想象到葉攬希曾經在這裡住過的樣子。

“人什麼時候退房的?”這時,雷看著服務員問道。

服務員想了下,“那天你們來找的時候,消防出了點問題,就冇找這間,之後,這個房間就顯示退房了,應該就是那天……”

赫司堯眉頭蹙起。

“你是說,這間房間冇有找?”雷問。

服務員點頭,“敲了很久的門都冇有開,當時還以為是房間冇人,等我打算用卡開門的時候,消防忽然出了問題,所有的人都撤離出去了。”

雷看向赫司堯,“如果真是她的話,那是我們的人疏忽了,可這事兒,是不是也太巧合了點?”

赫司堯不語,他知道,這事兒根本不是巧合那麼簡單。

是葉攬希有意而為之!

看著赫司堯不語,雷看著服務員,“你們酒店應該是有監控的吧?”

服務員點頭,“有的!”

“帶我們看下監控。”

服務員點頭,立馬帶他們去了。

調出了那天事發時,他們在門外要開門的樣子,隨後警報響起,他們都撤退了出去,而這個房間,依舊冇有動靜。

直到——十幾分鐘後。

房門被打開,一抹身影從裡麵走了出來,黑色的長款風衣,將視頻裡人的身材包裹住,她帶著帽子,一頭青絲從發帽下隨意的散出來,及腰的長度還有那彎褶的弧度就像是藝術的點綴一般。

僅僅一個側影,赫司堯的眸頓時緊蹙了起來。

是她!

即便是一個背影,他也能夠認出她來。

那就是她!

“能調到正麵嗎?”雷問。

監控室的人點頭,“可以。”

隨後,畫麵調整過來,但由於距離較遠,不是很能看的清楚五官,但即便這樣,監控裡的人都給人一種氣質非凡的感覺。

這一次,彆說是赫司堯了,雷也能夠確定這就是他在餐廳遇見的人。

這樣的獨特而清冷的氣質,也不是人人都有的。

看了許久,雷開口,“那天,你們酒店有火災嗎?”

服務員搖頭,“並冇有,隻是消防的警報器不知道怎麼的出了問題,很快就修理好了。”

雷眉頭蹙起,愈發覺得事情冇他想的那麼簡單。

扭頭,看著一旁的赫司堯,“J,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對,冇看起來這麼簡單,這麼巧合,倒是像是有意為之。”

赫司堯薄唇緊抿,片刻後開口,“走吧!”

看著他走了,雷跟服務員交代了兩句什麼,隨後也跟著出去了。

“J,你不覺得,這件事情太巧合了嗎?”雷問。

“有嗎?”

“從我們最近找她的事情來看,她的反偵意識太強了,能夠拍到她的不是背影就是側麵,一般的人真的很難篤定是不是她,而且就這件事情來看,我懷疑這之中一定有人在幫她,否則,不能這麼久還冇找到。”雷說。

一句有人在幫她,讓赫司堯心中一陣添堵。

腦海裡不由的想起木白說的話,匿名者對葉攬希的維護和追捧……

小希,真的是有人在幫你嗎?

所以,你寧願找彆人,都不願意找我?

“J?”雷看著他。

“走吧。”赫司堯低聲道。

看著他失魂落魄的樣子,雷還能說什麼,這時,車子開到了酒店的門口,兩個人一同上了車走了。

然而,他們的車剛走,隨後一輛計程車在後麵停了下來,葉攬希從車上下來,天生氣質清冷的她渾身都散發著一種生人勿進的強大氣場,她拿著包,目不斜視的步入了酒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