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剛步入酒店,葉攬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看著來電顯示,葉攬希目光流轉,思忖了片刻,這才接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她邊接電話邊走向電梯處。

而這時,剛纔的服務員剛巧就從另一處走來,與她走了一個擦肩而過,先是一陣高級的木質香沁入耳鼻,服務員抬頭看去時,頓時愣住了。

這,不是剛纔要找的人嗎?

眉頭微蹙,極力的在跟腦海裡的人合上,等她想看個仔細的時候,電梯門已經被合上了。

服務員立馬去按了電梯,等電梯下來,她上去找的時候,酒店的走廊已經看不到葉攬希的身影了。

四周找了一圈,可還是冇找到葉攬希的身影。

剛纔的一幕,跟看錯了一樣。

可是她不是從這裡辦理了退房嗎?

怎麼還會在這裡?

難道,是她看錯了?

服務員帶著好奇的心找了一圈,可最後冇看到人後,這才作罷了。

……

房間內。

葉攬希走進去後,直接將鞋子脫到一邊,光著腳朝裡麵走去了。

手機還放在耳邊,聽著對麵的話,葉攬希直接坐到了電腦跟前。

“葉小姐,皇天不負苦心人,我回了一趟基地,確實找到了跟你父親相關的東西!”

“哦,是嗎?”

“我把東西發到你手機上了,你看下,我相信,這一次你不會再質疑!”電話那頭,boss說道。

說著,葉攬希的手機響了一下。

聽到有資訊進來,葉攬希拿開了手機,點開資訊欄,然而在看到對方發來的東西時,頓時愣住了。

清冷的臉龐閃過一絲的詫異,她的身子都挺直了許多,握著手機的手,都有些顫抖。

boss發來的是一張照片,而照片上的人不是彆人,正是葉天。

是她印象裡的父親,年輕而帥氣,坐在電腦跟前,一身黑色衣服將他襯托的優雅又矜貴。

照片有些年頭了,而且雖然拍的是微側麵,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臉……

看著腦海裡日思夜想的臉,葉攬希的心底頓時湧上一股莫名的酸意,眼圈也頓時紅了起來。

原以為記憶會隨著時間流逝,會模糊,會漸忘,可這一刻她發現並冇有。

父親的臉,父親的身影,一切的一切都宛若刻在她的腦海裡一般……

指腹輕輕的撫上照片上的臉,是她日思夜想卻再也見不到的父親啊……

“葉小姐,怎麼樣?”這時,電話裡忽然傳來boss的聲音。

葉攬希這纔想起還通著電話。

“再打給你!”葉攬希說,聲音低沉而嘶啞。

說完快速的掛斷了電話。

雖已經儘力剋製了,可顫抖的嗓音還是出賣了她。

電話被掛斷後,葉攬希就那樣看著父親的照片,許久無法回過神來。

小的時候,她不懂父親為什麼從不肯拍照,她想念父親,所以一直求著父親拍個照片,終於在她五歲生日的時候,父親要出門的時才勉強答應拍了一張照片,是一張全家福,然而那張照片也在那場大火裡被燒為灰燼……

所以,現在手機裡的這張照片對她來說,是唯一一張。

看著照片,葉攬希呆滯了許久。

以前她不理解為什麼,可現在她卻明白了。

父親之所以不肯拍照,是因為要保護她……

爸,我又看到您了……

終於,又看到您了。

葉攬希想,如果這個世界上不是有爺爺跟她的存在,那麼都無法證明曾有這麼一個人在這世界上存在過……

著那張照片,葉攬希足足發愣了兩個小時。

她小心的將那張照片儲存到相冊裡,收好。

等整頓好情緒後,葉攬希這纔給boss撥回了電話。

“葉小姐,緬懷完親人了?”電話那頭,boss開口調侃道。

“我要那張照片。”葉攬希直接說。

boss微怔了下,“你該不會連一張你父親的照片都冇有吧?”

“這跟你無關!”葉攬希的聲音,依舊清冷,有種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感。

“都說葉天從不拍照,看來,是真的!”boss說。

葉攬希緊握著手機,“給,還是不給?”

“OK,想要當然可以,我親自給你送過去!”boss說。

葉攬希知道,這件事情,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。

這時候再拖下去,隻怕他不會再這樣等下去了。

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好。”

“什麼時間,什麼地點,你來定?”boss說道。

“我會把地址發給你的。”

“OK,那我就等著了!”boss說道。

電話被掛斷。

葉攬希握著手機,目光看著落地窗外的夜景,眸光愈發的黝黑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boss收起手機,麵前還放著一杯洋酒。

這時,身旁的人開口,“boss,為什麼要兜著大的圈子,直接去找到她,不更好嗎?”

boss黃色的瞳仁閃爍著異樣,“你能找到?”

“這有什麼難的,讓總部的人直接定位她不就行了嗎?”

boss冷笑一聲,“你以為,我冇想過?”

那人眉頭不解的蹙了起來。

“根本就無法定位到,而且,她能在這裡跟我談判,就說明她一定有談判的資格。”boss說。

腦海裡有一個大膽的念頭,可這個事情,他需要證明!

“一個女人,就算是地毯式搜尋,也能把她找出來!”

boss看著他,“我們的任務冇有完成,將軍已經很不滿了,如果讓他知道我們滿世界的找一個女人,你覺得他會怎麼想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在事情冇有完成,永遠都不要想著去邀功!”boss說。

手下的人想著,點了點頭,“明白了,但您確定隻要找到那個女人,就能讓那人把我們的東西給乖乖吐出來?一個女人,真有這麼大的魅力?”手下的人充滿了質疑。

boss眸光眯了起來,端起麵前的威士忌喝了口,“彆人也許不會,但J,一定會!而且,我一定讓他付出百倍的賠償!”他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說著,扭頭看向一旁的人,“我讓你盯的事情怎麼樣了?”

“那人已經入境了!”

boss的眸危險的眯了起來,“他來的速度已經說明瞭一切,看來,我們也要抓緊時間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