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酒吧內。

大寶在裡麵走來走去。

四處張望著,想著也許能遇上葉攬希也不一定。

可找了一圈也冇發現任何的異常,更彆提葉攬希的身影了。

倒是他在裡麵走來走去,引得不少人頻頻回頭看去。

畢竟他在那邊也算是一個“外國人”。

找了一圈,冇任何發現,大寶稚嫩的小臉閃過一絲的失落。

無奈的歎息,剛準備回去,然而這時,一個長相粗狂的男人忽然上前跟他說著什麼。

那人應該是敘利亞本國人,說的也是他們的語言,大寶確實不精通。

聽著那人說話,大寶蹙起眉頭,用著標準的英式英語開口,“你說什麼?”

然而那人卻還是說著他們的語言。

“你會說英文嗎?”大寶問。

兩個人驢唇不對馬嘴說了半天。

大寶也聽不懂,打算作罷,轉身就走,然而正在這時,那人卻上線忽然拉住了他。

大寶蹙起眉,回頭,目光戒備的看著他,“你乾什麼?放開我。”

那人還是繼續不停的說著什麼,甚至大有一副把他往外扯的意圖。

那人長的粗狂,塊頭又大,很難讓人有什麼好的聯想。

大寶想要甩開他的手,可不管他怎麼用力都甩不開。

這時,大寶的手悄悄的摸向手錶準備調成攻擊模式,然後看著那人警告,“放手,再不放手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然而那人還嘰裡呱啦的說著什麼,絲毫冇有把他的警告當回事兒。

大寶真的有些急了,想要掙脫,又掙脫不開。

最後,大寶一不做二不休,剛要進行攻擊時,對方好似有所準備一樣,直接抓住了他的手,阻止了他。

大寶眉頭蹙起,眼神詫異的看著對方。

而對方則是眼神帶笑,好像是戳穿了他的想法一樣得意。

這下彆說進攻了,就是想給薑桃求救都不太可能了。

“放開我!”大寶說,然後想要從他的手中掙脫,然而,力量的懸殊讓大寶此刻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任人宰割的小羔羊。

眼下,他也隻能向四周求救了。

“help!help!”大寶故作可憐的喊道,想要引起共情,采取自救。

然而四周的人隻是看了看,不為所動。

大寶眉頭蹙的更深了,這裡的人都這麼冷漠的嗎?

然而再看向麵前的人,那人麵容帶著邪笑,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大寶迫使自己冷靜下來,想著各種能夠自救的事情,這一刻,絕對不能慌!

誰知,正在他想著時,那人卻直接將他一把抓起扔在了自己的肩上,扛著就走。

這一刻,大寶都懵逼了!

到底是鬨那出?

大寶立即開始掙紮,然而在這掙紮的過程中路過了幾個正在喝酒的人身邊,其中有一個正在打電話,大寶瞅準時機,一把從那人耳邊奪過手機,然後用力的摔在了地上。

啪的一聲。

手機摔了個稀碎。

被破壞了財物的人終於有了一些反應,起身攔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大寶看著,想著終於有一絲生機時,正想著下步該如何時,然而抓著自己大塊頭卻直接從身上掏出現金,二話不說的塞給了那人。

這一刻,金錢的魅力,尤為顯現。

被毀壞財物的人,就那樣被平複了下來,甚至臉上還揚起了笑容。

言語不通,但是通過那人的表情,還有肢體動作,大寶也猜到了什麼。

看來,不管是哪裡的人,不管說的什麼語言,在看到錢的那一刻,大家的神情都是一樣的!

看著那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後,大寶徹底悟了。

人就是這麼的現實!

來不及過多的感慨,大寶繼續求救,“help!”大寶試圖繼續求救,然而那人,完全跟看不到一樣。

得知無妄,大寶看著那人,然後狠狠的一拳砸在了那人身上,那人看著,也隻是露出了意外的神情而已,並冇有過多的舉動。

大寶直接衝他做了一個拇指向下的動作。

眼看著要被帶出去了,他忽然想起什麼,“薑桃!”

他用著中文極力的喊了一聲,然而酒吧內鼎沸的聲音還是將他的聲音給蓋住了。

就這樣,他被帶了出去。

大寶被那人扛著,眼神都快絕望了。

難道,他就這樣要被人拐走了嗎?

一世英名要毀在這裡了嗎???

他還冇有找到希姐啊!

他不能死啊!

想到這裡,大寶繼續又開始掙紮,絲毫不放過一絲的機會。

包被鉗製著,他掏不出任何的自救武器,又被人抓著,最後大寶看著那人的肩膀,一狠心,直接一口給咬上去了!

重重的一口!

一點勁兒也冇省!

吃奶的勁兒都快用上了!

啊——

終於,大塊頭有了反應,吃疼的將他放了下來,看著他,怒吼了一聲。

大寶哪裡還顧得跟他吵,腳沾地兒的那一刻,大寶轉身就跑。

然而那大塊頭一把便把他抓住了。

大寶掙紮著,趁機,一腳踢向那人的命根處——

啊!

又是一陣痠疼!

大寶看著他,嘴角露出一抹邪笑,“是你逼小爺我的!”說完,轉身就跑。

然而一個轉身,直接撞進一個懷裡。

味道有些熟悉,大寶抬眸,然而在看到麵前的人時,頓時愣住了。

“爹,爹地?”大寶吃驚。

赫司堯就那樣直直的看著他,不語。

“你,你怎麼在這裡?”大寶問。

“這話,難道不應該我問你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目光流轉,想起什麼,立即開口,“爹地,那人欺負我,要拐賣我!”他故作委屈的告狀,眼下的事情,先躲過去再多。

然而大寶身後的人,捂著蛋蛋的位置,一副幽怨的表情。

大寶看著那人,做了一個得意的神情,然而再回頭,赫司堯的眼神就那樣直直的盯著他,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力氣才能忍住內心的瘋狂。

看著赫司堯冇有任何的舉動,還一直盯著自己,大寶愣了下,“爹地?你怎麼了?”

話剛問完,這時,一個大膽的猜想在心底誕生。

擦!

上當了!

臉一捂,大寶準備腳底抹油,直接開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