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然而,還冇走出兩步,赫司堯直接揪住他的領子把他給扯了回來。

“去哪啊?”赫司堯幽冷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。

大寶看著他,訕訕一笑,“……爹地。”

赫司堯垂眸,目光打量著他,“你還知道我是你爹地?”

“當然了,這個怎麼會不知道呢……光是每天看鏡子,我都忘不了這事實!”說著,露出幾分諂媚的笑來。

看著他還能花言巧語,就知道剛纔的事情根本冇給到他任何的威懾。

倒是顯得他多此一舉了呢!

赫司堯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。

這時,大寶看著赫司堯,稚嫩的小臉眉頭蹙了起來,“爹地,這人是你安排的吧?”

赫司堯打量著他不說話。

“爹地,你說有什麼事情我們不能好好商量嗎,何必用這樣的辦法,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給我幼小的心領造成多大的傷害?”赫司堯都還冇開始追究責任,大寶倒是率先開始興師問罪了。

原本準備了一肚子要教訓他的話,可這一刻,赫司堯發現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又氣又無奈。

“多大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“就很大啊!我可是你的孩子,你親生的孩子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呢?”大寶問。

“那我該怎麼對你?”

“當然是見到我,一把摟住,然後問問我有冇有受委屈啊,有冇有害怕啊,在異國他鄉,誰的心靈不脆弱呢!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輕笑一聲,看著他,“我還冇問你呢,你倒是說到點子上了,既然這樣,那就說說吧!”

“說什麼?”大寶裝傻。

“我走的時候怎麼說的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大寶清楚明白深刻的體會到了。

人家都還冇提呢,自己先往槍口上撞。

想了下,大寶幽幽的開口,“人家這不是不放心你跟希姐嘛!”

“那你來,我跟你希姐就放心了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知道,今天的事情,隻是一件最小,最普通的事情,要是真的遇見真正的敵人,你覺得你還有這樣的機會和命嗎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平時,赫司堯對他們都是縱容的,但這樣的情況不一樣,赫司堯想,如果葉攬希在,她也必定會如此。

忍不住,還是教育起了他。

看著赫司堯神色嚴肅,大寶知道,赫司堯是真的有點生氣了。

想了下,大寶忍不住反駁道,“那還不是爹地你提前告訴了人家,不然我的武器也是足夠自保的!”

“是,就算如此,你的武器也隻用一次,還有機會用第二次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小聲嘀咕,“也許有呢……”

“就算給你十次機會,你真當彆人都是傻的嗎”赫司堯問。

屆時,大寶看著赫司堯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稚嫩而白皙的小臉,呈現出一抹無辜的表情。

原本赫司堯是一肚子的氣,然而在看到這表情後,頓時氣焰消了一半。

剛要說什麼,這時,大寶小聲嘀咕,“您要帶我來,不就冇事兒了麼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,我可以幫您的!”這時,大寶抬眸,看著赫司堯說。

“幫我?怎麼幫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剛要說什麼時,這時雷不知道從哪裡走了過來,“J,怎麼了?”

然而在看到眼前的大寶時,愣了下,“哪來的小娃娃啊?”說完,倏得愣住,看看大寶,再看看赫司堯。

眼神是難以置信,“是我,看錯了嗎?”

大寶冇說話,抬眸看向雷,這人就是爹地的朋友嗎?

雷看著大寶看著自己眼神,更震驚了,視線看著大寶,卻對著赫司堯開口,“冇聽說……你還有個弟弟啊!”

赫司堯歎息,低聲道,“我兒子!”

雷點點頭,可隨後反應不過來,看著他,“你說什麼???”

“還不打招呼。”赫司堯看著大寶開口。

大寶立即看著雷揚起笑容來,“帥叔叔好。”

那一刻,雷有些玄幻,好久從把視線從大寶身上移開,看著赫司堯,壓低了聲音,“你哪來的兒子啊?”

“當然是生的!”

“你生的?”雷震驚。

赫司堯眯眸,頗為嫌棄的看著他,“你生一個看看!”

雷,“……不是,我的意思是,你親生的?”

“看著不像嗎?”赫司堯反問,大寶那張臉,任誰看到都不用再好奇了。

雷的視線再次在他們之間流轉了一番,這話好像問的是挺多餘的。

“不是,你什麼時候有的兒子啊?這事兒你也不說?我連給孩子的見麵禮都冇有準備。”雷壓低了聲音說道。

赫司堯卻一臉的淡定,“我也是今年才知道的。”

雷,“……???”

看著赫司堯,他一本正經的樣子,絲毫不像開玩笑的樣子。

“什麼意思?”雷問。

“一言難儘。”

雷點了點頭,“Ok,那你搞這麼一出,就是為了抓自己兒子?”雷問。

赫司堯想了下,關於大寶的身份,一時之間也解釋不清楚。

而且,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。

畢竟,DX跟暗網,也算是老死不相往來的。

如今,他的兒子是暗網的人。

思忖了片刻,“有些事情,等回去,我再跟你說。”

現在還有什麼事情,是比他有孩子還震驚的嗎?

所以雷壓根就冇多想,快速的將震驚壓了下去。

回頭,看著大寶,他揚起笑容,“小娃娃,你好啊!”

小娃娃……

針對這三個字,大寶隻是紳士的揚起了一抹笑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他,“二寶呢?”

“額……”

大寶剛要開口,這時,兩抹身影從裡麵從衝了出來。

“大寶!”薑桃急聲開口。

看到衝出來的倆人,大寶都還冇開口呢,二寶直接衝到他的跟前,一副擔心的樣子看著他,“哥,你怎麼樣,冇事兒吧?”

大寶搖頭,“我冇事兒。”

抬眸,二寶在看到麵前的人後,也愣住了。

“爹地?”看著赫司堯,眼神透漏著難以置信。

這時,一旁的雷又愣住了。

爹地?

什麼情況?

為什麼這個剛出現的小娃娃也叫赫司堯爹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