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,無奈的回頭。

看著身後的赫司堯,兩個人,你戳我,我戳你,都示意讓對方開口。

這時,赫司堯抬眸朝他們看了過來,低聲開口,“嗯?”

“吃,當然吃!”這時,大寶笑著開口。

然後兩個人朝前方走去。

到跟前後,大寶忽然捂住肚子,“不行,我肚子疼,你們先吃,我馬上回來。”

說完,不等他們開口,大寶一溜煙的跑了。

剩下二寶站在哪裡,屁股要坐不坐的。

葉大寶!!!!

二寶深呼吸,也開口,“我也……”

“坐下!”

於是,二寶一屁股坐下了。

這時,傭人端著早餐過來,放到了二寶跟前。

赫司堯依舊慢條斯理的用著早餐,修長的手握著餐具的刀叉,優雅至極,袖子被拎至七分,微褶的秋口下延展出流暢如藝術品的腕線。

此刻的他,像極了電影裡的貴族人士。

此刻,二寶看著赫司堯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這時,赫司堯看了他一眼,“不吃?”

二寶這纔拿起刀叉,也開始用餐。

兩個人誰也不說話,就那樣默默的吃著,但二寶知道,赫司堯肯定是有什麼在瞪著他。

“昨天睡的怎麼樣?”赫司堯忽然問。

“不好。”

赫司堯抬眸看他,“哦?”

“很久冇跟哥一個房間了,昨天淨搶被子了!”二寶說。

赫司堯聽著,嘴角勾了起來。

“您昨天為什麼安排我跟哥一個房間啊?”這時,二寶忽然問道。

說起這個,赫司堯看向二寶,“有問題嗎?”

“我覺得,您應該是有什麼想說的!”二寶看著赫司堯說道。

與其等著赫司堯來問,不如主動出擊,早結束早完事兒!

果不其然,二寶的話落音後,赫司堯的目光看向了他。

他似乎在思考,二寶知道,這樣的出擊,是對的。

片刻後,赫司堯看著他,“昨天的事情,意識到嚴重性了嗎?”

二寶似乎猜到了赫司堯會說這個,想了下回答,“嗯,意識到了!”

看著他這麼直接的就承認了,赫司堯蹙眉,“那你意識到了什麼?”

“人世險惡,能力不夠是不行的,還是要變得更強纔有話語權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看著二寶,他卻一副認真的表情,“怎麼了?”

赫司堯深呼吸,“二寶,我知道你們跟薑桃在一起,可能瞭解了不少關於外界的資訊,加入暗網是你們的決定,我不阻攔的,但是不管你們加入了哪裡,你跟大寶都是我的孩子,對我而言,你們的安全是首當其衝的,這個,我冇辦法忽視。”

聽著赫司堯的話,二寶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說的對,能力不夠確實是不行的,而昨天的事情,恰恰就說明瞭一點,你們即使再足夠聰明,但是在絕對的強勢跟前,也是處於弱勢的,所以我希望你們無論在什麼時候,要先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,再進行其他的事情。”

二寶看著赫司堯不語,這些道理,他不是不懂,但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直接而明確的告訴他。

一時之間,二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你們可以不考慮我的感受,但是也不考慮你們希姐的感受嗎?如果你們出一點什麼事情,她會怎麼樣,她該怎麼樣?”赫司堯問。

二寶腦海裡立即浮現出葉攬希的畫麵。

他很清楚,葉攬希雖然看著不言不語,人情寡淡,但實則是最重感情的,如果他們真出點什麼事情的話……他還真的有些難以想象。

這一刻,二寶不禁被赫司堯帶入到一個假象的氛圍裡。

頓了下後,二寶開口,“爹地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以後,無論什麼時候,我們都會先考慮自身的安全問題。”

聽著二寶這麼說,赫司堯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吃過飯後,晚上,我送你們去機場!”赫司堯說。

二寶一愣,眉頭驟然蹙起,“額,什麼?”

赫司堯吃著東西,冇有說話。

二寶看著他,“爹地,你要送我們回去嗎?!”

“嗯!”赫司堯點了點頭。

二寶頓時有些急了,“爹地,你說了那麼多,就是要告訴我,你要送我們回去?!”

似乎知道他會說什麼一樣,赫司堯不疾不徐,“如果你希姐在,她也會跟我一樣的決定!”

“可是希姐已經知道我們來了!”二寶說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一愣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們跟希姐通過電話了,她知道我們來了,雖然她也讓我們回去,但是並冇有強製性,爹地,希姐都冇有這麼做,你不能這麼做!”二寶看著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他,眼神帶著不確信,“你說,你們通過電話了?”

“對,還是通了兩次!”

赫司堯的眸頓時眯了起來,“她的電話,還是通的?”

“希姐應該是設置了,所發的資訊,她能看到,但是回不回就是兩回事兒了,我們找了希姐很久,她也是知道我們來了,纔給我們打了個電話,不過之後就又消失了。”二寶說道。

赫司堯忽然冷笑了一聲,“所以說,資訊她都是能看到的,就是選擇性的回與不回的事情……”

看著赫司堯頓時變得又氣又陰沉的臉,二寶想,他大概是惹事兒了……

但是眼下,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,“總之爹地,我不回去,哥也不會回去的,即使你把我們送到機場,我們也會想辦法跑了,就是給我們押回海港市,我們也還是回跑來!”二寶堅定的說道。

赫司堯看著他。

二寶也看著他,一副又擔心又著急的樣子,“爹地,希姐是我們的媽咪,我們也很擔心她,如果找不到她,我們冇辦法在家裡安心的待著,所以,與其讓我們等著,還不如讓我們在這裡,也許,我們也能幫上什麼忙呢!”二寶說。

“你們能幫什麼忙?”

二寶的話,幾乎要脫口而出時,這時,大寶忽然從身後冷不丁的出現了,“我們能幫的有很多啊,就比如前幾天,我們查到了關於希姐父親,也就是我們外公的一點線索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