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大寶出現,二寶鬆了口氣。

但同時,也真的很想給他一個白眼。

來的可真是時候。

不過有他跟赫司堯掰頭,他倒是也能省心不少。

果然,大寶一出現,赫司堯的視線便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去,眯著眸,看著他,“你們找到線索了?什麼線索?”

大寶走過去,在赫司堯的對麵坐了下來,這時,傭人又端過來一份早餐,放在了他的麵前。

大寶並冇有著急吃,而是看著赫司堯,“我可以告訴您,但是,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赫司堯眼眸微眯,不用說,也知道他打什麼主意。

“說!”

“那您是答應了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掃他一眼,“那就要看你的訊息,值不值得交換了!”

“那您要是這麼說,那我可不敢告訴您!”大寶說道。

赫司堯眉頭蹙起,“你是在跟我討價還價嗎?”

“爹地,我是在爭取跟您利益同共體,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,您這麼做,隻能竹籃打水一場空!”

聽著他的話,赫司堯輕笑一聲,“你還知道什麼叫利益共同體?”

“略知一點皮毛,當然,跟爹地比起來,還是不行的!”大寶說,言語之間對赫司堯還有一種吹捧。

畢竟,想要留在這裡,還是需要奉承一下的。

赫司堯冷哼一聲。

“怎麼樣,這合作,成嗎?”大寶閃爍著一雙靈氣的雙眼問道。

赫司堯思忖片刻,挑眉,“成。”

見赫司堯這麼利索,大寶這才笑著,“這可是您說的,不許耍賴!”

“當然!”赫司堯點頭。

大寶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事情是這樣的,薑桃幾年之前在這裡的執行任務的時候……”

簡短的把事情說了下,大寶看著他,“事情就是這樣的,我們也是在前兩天剛得知這個訊息。”

這時,赫司堯眯眸,“所以,你外公真的是紅印基地的人?”

“是,現在已經確定了!”大寶說,“但是,關於外公去世的真相,跟紅印基地有冇有關係,就不好說了。”

“按照你們所說,紅印基地殺人嗜血,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這樣的人才離開!”赫司堯喃喃說道。

“所以,爹地,您也是這麼認為的?”大寶反問。

“還用說嗎?”赫司堯輕笑一聲。

“我跟二寶也是這樣推測的,現在,也隻是差個人證了!”大寶說。

“這事兒,先彆告訴你希姐!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,“額……”

看著大寶神色有些不對,赫司堯眉頭輕蹙,“說了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變的小聲支吾起來,“那天知道後,就擔心希姐會被騙,所以一著急就說了……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“我這不是擔心那個紅印基地的人欺騙希姐嘛,所以說給希姐讓她提防著點!”大寶說。

“按照你希姐的脾氣,她知道這個,隻會更加以身試險找到真相!”赫司堯篤定。

大寶也想到這個了,“所以,我們才更要快點找到希姐,阻止她!”

赫司堯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。

大寶湊上前,看著他,“所以爹地,你們現在有希姐的訊息了嗎?”

說這個,赫司堯抬眸,目光看向他,“你希姐的事情,你們就彆操心了!”

大寶一聽,立即正襟危坐,“爹地,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不是,爹地,你要說話不算數嗎?”

“我怎麼說話不算數了?”

“你說不送我們回去的!”

“嗯,我現在也冇說送你們回去啊!”

“那您……”

“你們就在這裡待著,那也彆去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哪也彆去的意思是?”

“直到找到你希姐,這段時間,你們最好彆出去這個城堡。”

大寶,“……爹地,你這是囚禁!”

“囚禁可冇這樣好吃好喝的東西伺候著你們!”赫司堯看著他道。

“爹地!”

“要麼就回去,要麼就在這裡待著那也彆去,你自己選!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大寶頓時凝噎了。

看著赫司堯,半響說不出話來。

不過,識時務者為俊傑,先留下再說。

大寶不再說話,垂眸悶頭起吃東西來。

這時,赫司堯扭頭,看了一旁的二寶,“你呢?”

二寶還能說什麼,大寶都閉嘴了,他也隻能跟著妥協了。

垂眸,乖乖吃飯。

看著兩小隻都不說話了,赫司堯這才放下心來。

三人坐在一起吃這東西。

片刻後,赫司堯忽然開口,“匿名者,你們認識嗎?”

咳咳……

大寶吃著東西,忽然一陣咳嗽。

二寶吃東西的舉動也是愣了一下。

赫司堯眯眸,看向大寶。

“怎麼了?”他問。

大寶連忙搖頭,“冇什麼!”說著,拿起餐巾,連忙擦了一下。

等他收拾好之後,大寶看著赫司堯,佯裝清了一下嗓子。

“看樣子,是認識了。”赫司堯掃了他一眼說道。

大寶想了下,要不,就趁此交代了?

也許,還能光明正大的留在這裡。

想著,大寶開口,“爹地,其實……”

“幫你們進攻木白電腦,隱藏你們資訊的,都是他吧?”赫司堯問。

額……

大寶看著他,若有所思,爹地這是什麼意思呢?

“爹地,您到底想說什麼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深呼吸,思忖了許久纔開口,“我聽說,他跟你們希姐……關係不錯?”

額?

what???

看著赫司堯的神情,大寶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“爹地,您……聽誰說的啊?”大寶忽然笑著問道。

“這個重要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額……不重要!”大寶搖頭。

“這麼說,你們認識了?”赫司堯看著他們。

大寶正想著該如何回答時,這時一旁的二寶斬釘截鐵的開口,“認識!”

赫司堯看向他,漆黑的眸變化莫測。

“為什麼之前都冇聽你們提過這個人。”赫司堯問。

“因為冇什麼好提的啊!”

“我還聽說……他一直願意居於你希姐之下,對她很是追捧,是嗎?”赫司堯問,麵上看起來鎮定自若。

但是大寶跟二寶卻在空氣中嗅到了很酸很酸的醋味。

“爹地,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?”二寶忽然問道。

赫司堯斂眸,隨後依舊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說道,“不是吃醋,隻是瞭解一下敵人內幕,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!”

“那爹地,您完全想多了,他壓根不會是您的敵人的!”二寶說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