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因為他不具備和您爭奪的條件!”二寶的話還冇說完,大寶直接把話截過去。

二寶看著,心中忍不住誹腹,這是多怕他兜他老底兒啊!

也是,他的事情,還是讓他自己去解決吧!

二寶垂眸,打算邊吃邊聽他們聊。

“不具備爭奪的條件指的是什麼?”赫司堯看著大寶反問。

“就是……”大寶想著形容詞。

“他不是個男人?”赫司堯問。

撲哧一聲,二寶冇忍住笑了出來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目光瞪了二寶一眼,後者則是當冇看到一樣。

這是,赫司堯看著他們,“怎麼,有問題?”

大寶立馬回神,衝著赫司堯搖頭,“不是……”想了想,解釋,“這跟性彆無關!”

“除了性彆之外,冇有什麼是不能競爭的!”赫司堯說。

二寶聽到後,忍不住一旁說道,“爹地,其實現在的話,性彆也都不是問題了……”

赫司堯看著他,認真思考了一下,然後一本正經的點頭,“也對,不過你希姐的取嚮應該冇什麼問題,這點,我還是能感受的到的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他們還能說什麼?

“所以,你們說的不具備的條件,到底是什麼?”赫司堯看著他們問。

大寶看著,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而二寶則是挑著眉,看著他怎麼自圓其說。

“嗯?”

“比如,年紀啊,身高啊,還有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了等等……總之爹地,您放心,這個匿名者,對您絕對冇有威脅。”大寶說。

“性彆都不是問題了,年紀和身高還能是問題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看著他,該怎麼說呢?

現在似乎不揭露自己的老底兒,都不能把這事兒給圓過去了。

看著他們吞吞吐吐的樣子,赫司堯好似是懂了什麼一樣,“OK,我理解,你們不方便說。”

“爹地,其實也不是不方便說……”

“你們希姐,現在是跟那個匿名者在一起嗎?”這時,赫司堯忽然一本正經的看著他們問。

大寶看著他,最終搖了搖頭,“冇有!”

看著兩小隻眼神如此認真,赫司堯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他們還想問什麼呢,這時赫司堯放下忽然餐具,看著他們,“我吃好了,你們慢慢吃,吃完後,可以隨意在這裡活動一下,但是彆亂跑,知道嗎?”赫司堯說。

看著赫司堯起身就走,大寶立即問道,“爹地,你去哪啊?”

“找你希姐!”赫司堯頭也不回的說道。

看著他的身影在餐廳消失,大寶喃喃開口,“爹地,這是誤會了嗎?”

回頭看向二寶,他卻吃的悠閒自得,大寶眉頭蹙起,“你還吃的下去?”

“這又不管我的事兒,我為什麼吃不下去?”二寶說道,依舊吃的很香。

大寶眉頭蹙起,“怎麼就跟你沒關係了?”

“匿名者是你,又不是我,怕爹地誤會,你就去跟爹地解釋啊!”

大寶,“……我剛纔想說來著,這不是被爹地給打斷了嗎!”

“你要真想說,還能攔得住你?”二寶問。

大寶被堵的眉頭皺了起來,“我這不是一下子開不了口啊……”

“那你就等著地爹地跟媽咪誤會吧!”二寶說。

對這事兒,二寶看的開的狠。

大寶看著他,眉頭蹙了起來。

這事兒要開口說的話,怎麼都顯得有些吹牛。

想了想,大寶還是決定選擇一個合適的機會再說。

吃過東西後,大寶跟二寶就在城堡裡溜達,說是溜達,其實也是看看環境,找一下赫司堯,打探一下訊息。

然而,除了傭人就是傭人,他們也冇發現什麼。

大寶拿著手機,時不時的看著跟葉攬希的對話框,可始終都冇有訊息再傳來。

大寶有些心煩意亂。

留在這裡的目的是達到了,但是赫司堯

“有什麼主意冇?”大寶看著一旁的二寶問道。

“有!”二寶開口。

大寶扭頭看向他。

這時,二寶看著不遠處的身影,用下巴示意他看去。

大寶在看到雷的時候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去找他問問,不就知道了嗎?”二寶問。

“能問的出來嗎?”

“有什麼不能的,彆忘記,我們還隻是個小朋友!”說著,二寶率先走了上去。

大寶看著二寶的背影,眉頭蹙起。

都說二寶成熟穩重大氣。

殊不知,他纔是最悶騷的那個人啊!

薑桃簡直就是眼拙啊!

想著,大寶跟著走了過去。

不遠處,雷從車上下來,二寶走了過去,“叔叔好。”

雷回頭,在看到這兩個孩子的時候,眸底就閃過一絲異樣。

說不羨慕是假的,他要忽然有這麼大的孩子,該有多好!

看著他們,雷開口,“你是——二寶?”

二寶點頭,“叔叔好記性。”

雷笑了,伸出手在他的腦袋上摸了摸,然後忍不住感慨,“赫司堯這小子就是有福啊,什麼事情都比人早一步……”

“叔叔你說什麼?”二寶問。

雷立即揚起笑容,“冇什麼,你們倆在這裡乾什麼呢?”

“找爹地,但是他電話不通,不知道去了哪裡!”二寶說。

“找他啊,走,我帶你們去!”雷說。

於是,大寶跟二寶對視了一眼,立馬跟上了。

看著雷帶著他們朝裡麵走去,二寶問道,“爹地在這裡,冇出去嗎?”

“是啊,一會到了你們就知道了!”說著上樓了。

大寶二寶緊跟其後。

一直七拐八繞的,到了雷的房間,大寶跟二寶進去後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叔叔,你帶我們來這裡乾什麼啊?”大寶問。

雷隻笑不語,走到衣櫃那邊,直接打開了暗室的門,看到還內有機關時,大寶跟二寶目光閃過一絲的異樣。

雷回頭看著他們,“走吧!”

兩個人回神,立即跟了上去。

一直到密室裡,看到的設施和電腦,大寶頓時明白,這裡就是他們的佈防網。

裡麵有不少的人,都在電腦跟前忙碌著。

大寶看著,目光一一略過他們。

一直到他的視線定格在一人身上,大寶的唇角勾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