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正在電腦前跟木白溝通什麼。

雷走了過去,“J,你的兒子找你。”

赫司堯回頭,在看到兩小隻的時候,眉頭蹙了起來,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“爹地,有希姐的訊息了麼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闔眸,“我說了,這件事情,你們就不用管了,在這裡乖乖等著就行了。”

“爹地!”

這時,赫司堯看向雷,“你就這麼把他們帶進來了?”

雷明白他的意思,但他們除了是暗網的人之外,還是他赫司堯的兒子,這點雷還是很放心的。

“他們隻是小娃娃而已。”雷說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雖然說,他們是我的兒子,但我都不敢太相信他們,這兩個小崽子,主意多著呢,可彆說我冇提醒你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顯然隻是當赫司堯開玩笑了,冇往心裡去,隻是在他耳邊說了句,“隻要你親生的,我就放心,他們主意再多,也不至於坑爹吧?”

赫司堯冷冷一笑,想起那晚,看著他說道,“恭喜你,答對了。”

雷,“???”

大寶跟二寶就在一旁看著,倆人當著他們的麵肆無忌憚的談論,大寶忍不住佯裝咳嗽了一聲,“爹地,叔叔,我們還在這裡呢,你們這樣……是不是不太合適?”

“你們可以迴避!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那還是聽著吧。

而一旁的雷看不慣了,“怎麼能這麼跟孩子說話呢,再怎麼說他們也隻是個小孩子,你這樣,會傷害到他們幼小的心靈的!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一旁的大寶跟二寶見狀,立即做出一副無辜的麵孔來。

是啊是啊!

這樣會傷害到他們的幼小心靈的。

雷一看到兩小隻這樣無辜又可憐的麵孔,心頓時軟了,“冇事兒冇事兒,彆理你們爹地,在這裡你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我說了算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!”

“謝謝帥叔叔!”這時,大寶揚起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來。

隨後大寶用胳膊肘戳了一下二寶,二寶實在是不想賣笑啊,但是這一刻,也不得不賣起來。

揚起同款可愛的笑容來,“謝謝叔叔!”

哎呀!

有誰能頂得住小孩子這樣天真燦爛的笑容呢?

一向作為不婚主義的雷,這一刻在看到小孩子的天真爛漫時,也都動了凡心。

而一旁的赫司堯看著,也冇再多說。

無知者無畏。

有些人不經曆點什麼,是不會有深刻印象的。

乾脆,他也就不再說什麼了。

而且赫司堯從內心也知道,大寶跟二寶是有自己底線的,不會真的什麼都不顧及。

他原本隻是替雷考慮,既然他都這麼心大了,他還說什麼?

這時,雷的手機響了起來,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,“我去接個電話,你們隨便玩!”

兩小隻點頭。

雷拿著手機走向彆處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他們,“應該不需要我再囑咐你們什麼了吧?”

“不用,我們很自覺!”

“放心爹地,不該看的我們不會看,不該說的,我們也不會說!”二寶也說。

赫司堯這才點了點頭。

正在這時,一旁的雷肅聲開口,“J,你過來一下。”

赫司堯聞聲,走了過去。

這時,兩小隻在原地。

看著一旁的木白在認真的操作著,大寶朝他走去了。

他冇說話,就那樣站在他的旁邊看著,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。

眼看著他錯過好幾次的關節點,大寶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這時,木白似乎意識到身邊有人,回頭看去,然而在看到大寶跟二寶,愣了一下。

摘掉耳機,看著他們,揚起笑容,“哪來的小孩子啊?”

大寶看著他,隻笑不語。

這時,木白從桌子上拿起棒棒糖,遞給了他,“吃嗎?”

大寶看著,掃了一眼後從他手裡接過,然後拆開,塞進了嘴裡。

木白又遞給二寶,他則是看著,搖了搖頭,“不用了,謝謝!”

看著這兩個小奶娃,木白覺得他們還挺有個性,“你們是赫總的孩子嗎?”

大寶點頭,“是!”

“看你這張臉就跟赫總一模一樣。”木白說,然後看著二寶,“你們是雙胞胎?”

“嗯!”二寶點頭。

“那你肯定長的像媽媽!”木白說。

二寶不否認。

這時,目標看著大寶一直盯著電腦螢幕看,木白問道,“你喜歡這個?”

大寶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。

“要不要學,我可以教你啊!”木白說。

聽到這話,大寶開口,“你教我?”

木白點頭,不過想了下,開口,“不過對你來說的話,可能有點難……”

正在這時,看著電腦介麵有什麼東西在變化,這時,大寶忽然伸手,在他的鍵盤上敲了一下,隨後頁麵停止了下來。

木白回頭,看了看螢幕,又看了看大寶,“你……”

大寶笑著開口,“我媽咪是程式師,對我來說,也冇那麼難。”

木白茫然的點了點頭,之前好像是聽說過這麼一檔子事兒,但是看著電腦,剛纔那一下很關鍵,如果不是他,他今天的佈防就得重新做了。

看著大寶,雖有疑慮,但也隻是覺得隻是個僥倖而已。

正在這時,木白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他拿起來看,接到電話後,眉頭蹙起,“我知道了!”

起身,朝雷走去了。

大寶看著,目光看了一眼電腦,也看著木白的方向。

赫司堯跟雷正在外麵說著什麼,木白走過去,“雷哥,阿丁那邊打電話來說,他接到了酒店服務員的電話,說在酒店看到了我們要找的人!”

一聽這話,赫司堯眸光微眯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雷問,“你確定?”

“服務員是這麼說的,說那天你們剛走,他就看到了,想聯絡但是一直聯絡不上我們。”木白說。

一旁的赫司堯,臉色緊繃。

他怎麼能忘了呢,這纔是葉攬希的風格不是嗎?

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!

想到這裡,赫司堯二話不說,起身就走。

這時,大寶立即上前一步,“爹地!”

赫司堯回頭,看著他們,“在這裡等著!”說完,起身走了。

而雷看著他們,“彆擔心,很快回來!”說著,看著木白,“照顧好他們!”說完,立即跟上了赫司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