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酒店內。

葉攬希辦理完退房剛要走時,那服務員猶豫了再三,還是走上去攔住她。

“女士,稍等!”服務員用著英文開口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眉頭蹙起,“有什麼事情嗎?”

“我想問下,您是來自中國嗎,是姓葉嗎?”對方問。

能這麼準確的知道自己來自哪裡,姓什麼,勢必有是原因的。

一想到前幾天在酒店裡找人的動靜,葉攬希開口,“我是來自中國,但我不姓葉!”

服務員看著她,眉頭蹙了起來,難道是他認錯了?

看著她似乎不太信的樣子,葉攬希手裡剛好拿著護照,直接給他看,“我叫溫於……”

在看到護照上的名字時,服務員開口,“抱歉,那大概是我認錯人了。”

“沒關係!”葉攬希就要走。

可服務員看著她,“前幾天有幾個男人來找人,照片上的人跟你特彆像……”

葉攬希隻是頓了頓,冇說話,直接離開了。

看著她的背影,服務員眉頭緊蹙。

難道真的是他認錯了?

正想這時,隨後兩道身影走了進來,顯然對方也是認識他的,直接朝他來了。

“是你打電話說,我們找的人還在這裡?”雷問。

看到他們,服務員立即開口,“是我的打的!”

“人呢?”

“人……”服務員有些猶豫,“我想大概是我認錯了!”

雷眯眸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剛纔那人退房,我攔住了她,問她是不是來自中國,她說是,但是她提供的名字與你們並不相符!”服務員說,“所以,可能是我認錯了……”

雷眉頭蹙起,回頭看著赫司堯,無奈的說道,“在這些外國人眼裡,我們可能都長的一樣……”

“那人叫什麼?”赫司堯看著服務員問。

“叫,溫溫……於?”服務員反問。

溫於?

赫司堯倏爾一愣。

猶記得第一在公司見到葉攬希的時候,他當時看她麵熟,問她叫什麼,她說溫於……

眸光頓時變得淩厲起來,“她人去哪裡了?”

服務員一愣,都告訴他們可能認錯人了,冇想到他還問。

“已經退房走了,剛走……”

“往哪裡走了?”

服務員想了下,指著右邊的方向,“門口上了車,直接往前走了!”

“雷,我去追,你現在幫我調查監控我要知道是哪輛車!”赫司堯說,隨後直接轉身走了。

雷也冇多問,轉身看著服務員,“帶我去監控室!”

服務員哪裡還問那麼多,點頭,直接帶著他去了。

通過監控,雷果然看到了葉攬希的身影,如那天在天台餐廳看到的一般,雖換了一身衣服,但那一身出塵的氣質,絕對令人過目難忘。

酒店的門口,葉攬希上了一輛車,在看到車牌後,雷直接打電話給赫司堯,“號碼我已經發到你手機上了,我會讓木白再沿路搜尋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雷思忖了片刻,“我看了監控,是她!”

“我知道!”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,赫司堯說。

雷不清楚他是怎麼通過一個名字就斷定是她的,也許,這也隻是兩個人之間纔會知道的事情。

“小心!”雷說。

電話隨後掛斷了。

這時,一旁的服務員開口,“是這位女士嗎?”

雷點頭,“是。”

“那她為什麼要否認呢?”服務員問,“我跟她說了,有人在找她……”

雷哪裡知道這些,回頭看了他一眼,“這段監控麻煩你拷貝一份發我手機上,然後,刪了。”

服務員知道他們非富即貴,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
……

外麵。

赫司堯開著車。

漫無目的的開著,找著。

可找了許久,也冇找到那輛車。

就在他打算打電話給雷時,忽而掃到路邊的車,赫司堯見狀,眼底閃過一抹興奮,立即加快速度開過去,直接把車給彆停了。

司機嚇了一愣,打開窗戶剛要說什麼時,赫司堯從前方下車快步走了過來。

“你乾什麼?怎麼開車的?”司機直接問。

赫司堯湊上去,看著車後座空無一人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司機看著他問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剛纔你車上的乘客呢?一個女士,中國人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,你是怎麼開車的?”

赫司堯一個眼神過去,那司機頓時感覺到一股殺氣,愣了幾許。

“我再問一次,人呢?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問道。

“下,下車了!”司機說。

“在哪裡?”

“就後麵一個路口!”司機說,然後把詳細地址給了他。

赫司堯拿到地址後,立即又上了車開過去了。

司機看著,覺得莫名其妙,隨後罵罵咧咧的開著車走了。

赫司堯按照司機給的地址,到了葉攬希下車的路口。

車子停下後,赫司堯看著四周,正在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看到號碼,赫司堯接聽,“雷。”

“二十多分鐘之前,她在你現在的路口下了車,往南的巷子裡去了。”雷說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看著那方向,直接朝那邊走去。

“然後呢?”

“你回去了?”

“嗯!”

赫司堯到那個巷子裡後,眉頭蹙了起來,巷子雖然看著是個巷子,但裡麵還是有三條路。

“中間那條路。”雷說。

赫司堯瞅準方向,朝裡麵走去。

“這條路上也有隻有這幾個監控,但我查過了,範圍不大,運氣好的話,應該能找到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“我幫你留意四周,有訊息,會立即通知你!”雷在電話那頭說道。

“好!”赫司堯應了句後,朝前方走去,沿途看著四周,尋找著葉攬希的身影。

但不知為何,看著四周,路標,總有一種眼熟的感覺。

“雷,這裡,有什麼特彆的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我感覺有些眼熟!”赫司堯說。

“眼熟?”

片刻後,雷再次對著電話那頭說道,“J,你真是好記性,那天晚上從天台餐廳離開後,你的女人就是沿著這條路走的,就監控都沿途刪除那次,是木白查的。”

赫司堯眯起眸,看著四周。

怪不得這些路標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。

可葉攬希來這裡乾什麼?

之前來過一次,這次又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