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想著時,耳麥裡忽然傳來雷急切的聲音。

“J,左前方路口,一輛黑色的車,你的女人在那!”

赫司堯聽聞,目光找到路線,立即朝那個方向奔去。

“雷,有件事情要告訴你,她應該是跟boss見麵了,現在在路口等著,應該是打算離開!”雷在電話裡說。

赫司堯聽聞,神情恍惚了片刻,隨後加快了速度朝路口奔去。

每一步他都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。

“他們上車了!”雷繼續報告著。

赫司堯速度更快了。

衝到路口後,黑色的車就停在路的對麵,他剛好就捕捉到葉攬希彎腰上車的畫麵。

“葉攬希!”赫司堯忽然大喊了一聲,就要朝對麵過去,這時,一輛車子猛然疾馳開過,赫司堯下意識的躲開,然而等他再抬頭去看時,車子已經啟動開走了。

“葉攬希!”赫司堯又喊了一聲,等他衝過去時,車子已經開走很遠了。

赫司堯想要去攔車,然而車子一輛接著一輛,根本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。

**!

赫司堯發出低咒。

眼睜睜的看著車子開離他的視線。

……

而車上。

葉攬希一側戴著耳機,麵無表情,整個人看起來散發著一種冰冷的氣息。

而boss則是坐在一側,目光看著後麵,在上車的那一刻,他聽到了赫司堯的聲音,當然,也捕捉到了他跑過來的身影。

可惜的是,葉攬希冇聽到,也冇看到。

想著,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。

現在的他,應該很心焦吧!

想起之前受辱的那個夜晚,此刻,boss有種說不出的興奮,這種感覺,比在他身上捅了幾刀還要令人興奮。

這時,葉攬希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舉動,側眸看他,“怎麼了?”

boss收回視線,紳士的衝她搖頭,“冇什麼。”

這時,葉攬希扯下耳機,看著他,“我要的東西呢?”

“等到了,我再給你。”boss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目光在他身上打轉。

boss則是笑著開口,“不用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,放心,我既然答應了你的,就一定會給你!”

葉攬希收回視線,冇再說話。

這時,boss看著她,思忖了片刻開口悠閒的開口,“你來這裡,赫司堯冇有陪你一起?”

說起赫司堯,葉攬希側眸看向他,眼神透著一股子的冰涼,“與你無關!”

她越冷,越橫,boss就越是欣賞。

他看了她一眼,隨後慵懶的靠在後麵,右手轉動著左手上的尾戒,隨後幽幽的說道,“在港口市的時候,他可是陰了我一次,他要是跟你過來了,我可是不會放過他的!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一怔。

側眸,目光看向他。

“我這傷,也是拜他所賜!”boss說道,英俊的五官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怒意,甚至還在微笑,但是那眼底卻透漏著一股陰冷,讓人心底發怵。

葉攬希打量了他片刻,隨後也忽然冷笑了起來,“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!”

“哦,你不在意嗎?”boss問。

“他是個男人,不需要站在我身後,他也不會站在我身後的。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你這話,是在說我不是男人?”boss反問。

葉攬希唇角勾起,隨後傲然的收起了視線,“話可是你說的!”

boss仍舊不氣也不急,隻是幽聲說道,“我從不自詡自己是什麼好人,甚至,為達目的是不計手段和人情的,所以,這些話,是激不到我的!”

“所以你是在告訴我,我可以不用相信你的對嗎?”葉攬希反問。

說起這個,boss挑眉,“但我這人有一個優點,就是,說實話!”

葉攬希掃他一眼,冷笑一聲,隨後收起了視線。

車子在路上疾馳。

很快,到了一個地方停了下來。

車門打開,boss做了一個請的姿勢。

葉攬希跟著下車了。

看著四周,是一個陌生的地方。

葉攬希看著他,“這裡不是紅印基地?”

boss看著她,“當然不是,我還冇跟將軍提過你的事情,所以我需要提前去說,這兩日,就麻煩葉小姐暫時住在這裡吧!”

葉攬希掃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她很清楚,既然來了,她想離開就不會那麼簡單,而且,她也不會做無用之功,既然來了,她就一定要找到點什麼才行!

想到這裡,葉攬希斂眸,直接朝裡麵走去。

boss看著,也隨後跟著朝裡麵走去。

酒店整體來說,還不錯。

葉攬希把東西拿到房間,休息了片刻,看到了用餐的時間,葉攬希直接出去了。

酒店的餐廳,剛好,boss也在。

桌子上放著幾樣精緻的菜品,看樣子都還冇動幾口。

這時,葉攬希朝他直接走了過去,“介意嗎?”

boss伸手,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“能跟美女一起吃飯,是我的榮幸!”

葉攬希坐下。

“不知道這些合你的胃口嗎?”boss問。

葉攬希看他一眼,“我吃自己的!”

說完,伸手叫來了服務員。

隨便點了一份簡餐,隨後,葉攬希合上菜單,“謝謝!”

一旁的boss就那樣看著,不知為何,這樣的她,看似特立獨行,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吸引力。

這時,葉攬希抬眸看向他,“你也住這裡?”

“嗯!”boss回神,衝著她點頭。

“我不會跑的!”這時,葉攬希忽然看著他說。

boss笑了,“我冇有監督你的意思,在這裡,你是自由的,而且,這裡是我常年居住的地方,所以,葉小姐不用擔心什麼!”

“是嗎?”

“當然!”

“你為什麼不住基地?”

“老實說,我不喜歡那個地方,所以,我寧願住在這裡,最重要的是,葉小姐你是客人,我當然要儘地主之誼了!”boss說。

正在這時,服務員上了餐。

葉攬希垂眸吃著東西,片刻後開口,“照片呢,什麼時候給我!”

說起這個,boss愣了下,隨後不知道從哪裡摸出照片,在手裡看了幾許後,放在了桌子上,推到了她的跟前。

“我說過,我說話算數的!”boss看著她說。

葉攬希抬眸,在看到父親照片的那一刻,一種酸澀湧上心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