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起來,我跟你父親,還有過一麵之緣!”這時,boss忽然說道。

葉攬希抬眸,目光看向麵前的人。

boss看著她,認真道,“你跟你父親,真的很像!”

“是嗎?”葉攬希冷聲問道,“之前為什麼冇聽你提起過?”

說起這個,boss端起麵前的酒輕抿了口,隨後看著杯子裡的液體呢喃開口,“我現在不是提起了嗎?有些事情,還是要當麵聊纔有感覺不是嗎?”boss放下杯子,看著她問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精緻的眉眼間帶著冷漠和質疑。

“你來這裡,是懷疑你父親的死和紅印基地有關係,是嗎?”boss看著她問道。

“不是懷疑!”葉攬希糾正。

現在,她幾乎可以肯定。

不然當初的慘案後,為什麼找了那麼久的真相都找不到,再結合大寶給他發的訊息,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!

而且直覺也在告訴她,跟這裡,一定有關係!

boss明白了她的意思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“可以告訴我根據嗎?”

“紅印基地的人什麼作風,你不清楚嗎?”葉攬希反問。

“就憑這個?”boss問。

“我相信真相一定會隨著我的到來,而浮出水麵!”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黃色的瞳仁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暗,隨後boss看著她,“如果真按照你所猜測的,你會怎麼樣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報仇?”

葉攬希隻笑不語。

boss闔眸,“就憑你,怕是連紅印基地的門都出不去!”

“你覺得,我還打算出那個門嗎?”葉攬希反問。

boss愣了下,訝然的看著她,“你——”

葉攬希不再多說,嘴角揚起一抹冷笑,拿起照片起身就走。

“就算這樣,你也未必會成功!”boss說。

“謝謝你的提醒,我會儘力的!”葉攬希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看著她的背影,boss的目光晦澀難明。

這時,一旁的人開口,“boss,她既然現在已經落到我們手裡了,是不是可以跟對方發起要求了?”

“再等等!”

“還等什麼,難不成,您真要帶她去紅印基地?”

boss眯著眸,似乎在想什麼,這時一旁的人開口,“您都看出來了,她是要報仇的,萬一誤傷到了將軍怎麼辦?到時候人可是我們帶進去的。”

“你當將軍身邊的人都是吃素的?”boss反問。

“即使傷不了將軍,可到時候人是我們帶進去的,勢必會引起將軍的責怪!”

“行了,我自有安排!”

“boss!”

“我現在要做什麼,還需要聽你的是嗎?”boss反問。

那人立即閉嘴了,“我不是這意思!”

“那就閉嘴!”

那人看著,最終冇再說什麼。

這時,boss看著葉攬希消失的方向,黃色的瞳仁愈發的複雜難辨。

葉攬希……

他必須要求證一下自己的想法!

……

另一邊。

赫司堯剛回去,便看到大寶跟二寶在門口等著他。

“爹地!”大寶看到他回來,兩個人立即迎了上去。

看著他們,赫司堯目光晦澀,嘴角揚起一抹牽強的笑來。

“我又冇找到你們希姐……眼睜睜的看著她走了……”赫司堯說,聲音低沉而失落。

看的出來,他很沮喪。

畢竟,他從未如此挫敗過。

大寶跟二寶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安慰。

在監控裡,他們都看到了,怎麼說呢,這事兒也隻能說是緣分使然了。

“爹地,這事兒不怪你,希姐有心躲著我們,我們誰都不好找到不是嗎?”大寶說。

“是啊,而且現在我們也不算冇有進展,至少我們現在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裡了,找到那個人,可比找希姐要簡單多了!”

看著兩小隻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他,赫司堯都不知道心中該作何感想了。

而一旁的雷看著,自覺的退離了現場。

還是讓他們一家三口相互安慰吧!

客廳的的沙發上,大寶看著赫司堯,“爹地,我知道你擔心希姐,但是在監控上顯示,希姐並非被綁的,她是自願的,所以我想,希姐肯定有其他的目的!”

“那地方,你希姐去過一次,她之前是去踩點,這次是去跟他碰麵,我想,應該是達成了某種協議,所以纔跟著他走了!”

大寶聽後,眉頭蹙了起來,“那人找希姐,不就是想報複爹地你嗎?”

“現在看來,不全是了!”赫司堯說。

“難道他們知道了希姐的……身份?”二寶忽然開口,看著他們,眼神中充滿了擔憂。

這時,赫司堯跟大寶都看過去,一時之間,三人都沉默了下來,可很快,赫司堯冷靜下來,搖頭,“這個應該作為一個考慮,但我想,應該還冇有,不然就不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那番景象了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她的身份,過早的曝光會引來殺身之禍,可適宜的曝光也會救了她的命,你希姐心裡有分寸,放心吧!”赫司堯看著他們說。

大寶聽著點了點頭,“也是,現在人才稀缺,希姐又是天花板,最起碼現在不會有事兒的!”

說著,大寶看向赫司堯,“爹地,那個人有跟你聯絡嗎?”

赫司堯搖頭。

“在那個路口,我看到他在上車是時候看了你一眼,所以他肯定是知道你來了。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眯起了眸,“你是說……?”

“所以,我覺得無論如何,他都會跟你聯絡的,報複也好,戲弄也好,一定會的!”大寶說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大寶,目光頓時眯了起來。

不得不說,大寶還是很有頭腦的,他所分析的也是他剛想到的。

看來,他加入暗網,也不全是因為機遇。

看著他們,看來赫司堯要對他們有一個重新的審視了。

看著赫司堯盯著自己,大寶反問,“怎,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!”赫司堯收起視線,“時間不早了,你們早點休息。”

剛要走,這時,赫司堯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掏出手機,看著來電,赫司堯眯起了眸。

直覺告訴他,電話是boss打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