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赫司堯盯著手機,大寶跟二寶好似猜到了什麼一樣。

起身,目光看著他,“爹地,是他嗎?”

赫司堯回神,“應該是!”

兩個人的視線盯緊了手機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手機,目光閃過一絲幽暗,隨後,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是我!”電話那頭傳來boss幽然的聲音。

“聽的出來!”赫司堯冷聲開口。

“怎麼樣,今天辛苦嗎?”boss問。

知道他在諷刺自己,赫司堯又怎麼會真的讓自己生氣呢,氣勢依舊,“比起你還是差了一點的,畢竟你應該也冇少費力氣!”

“嗬!”電話那頭,傳來boss的冷笑聲,“我就佩服你這樣的,明明都輸了,還能夠那麼的嘴硬。”

“輸?你說這話是不是太為之尚早了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怎麼,人都在我手裡了,還不認輸嗎?”boss問。

“或許對你來說輸贏是這樣,但是對我來說,不到最後一刻永遠都不會認!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看來,大名鼎鼎的J,也不過是嘴硬的人!”對方,嘲諷味十足。

赫司堯卻依舊不氣不惱。

他很清楚,這時候不能失去理智,更不能被他帶著節奏走,否則,那纔是一敗塗地。

“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,還不如直接點,想要什麼?”赫司堯直接問。

這時,對方忽然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,可隨後立馬收了起來,“怎麼,這麼快就認了?”

“這對我來說,不過是一場談判而已!”赫司堯說。

“哦,是嗎?那我是不是掌握了主動權?”boss調侃道。

赫司堯故作輕鬆,“顯然是,所以,說吧,想要什麼?”

那邊頓了片刻,隨後冷聲道,“如果我說,我想要你的命呢?”

赫司堯聽到後,輕笑了一聲,依舊風輕雲淡,“是嗎,那你就來拿啊,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!”

“你覺得握有籌碼,我還要親自去取嗎?我要你親自給我送過來!”boss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好啊,可以,地址給我,我現在就去找你!”赫司堯說,他的話語,聽不出絲毫的生氣亦或者擔憂,倒更像是在戲謔一般。

可boss知道,他是認真的。

他在激化自己。

“放心,彆急,我會再聯絡你的!”boss那邊低聲說道。

“我等你,但最好彆讓我等的太著急了,否則,我會以為你怕了……”赫司堯的聲音不大,但卻充滿了戲謔性,嘲諷十足。

boss慍惱,明明現在應該他害怕的,應該他乞求自己的,可現在,他依舊看起來高高在上。

想到這裡,boss冷笑,“既然你這麼著急,我當然不會讓你失望,但是我得問問你的女人,看她想讓你什麼時候來,到時候,好讓你們見上一麵!”

赫司堯頓了下。

這場博弈,他終究是處於劣勢的。

不管他如何從容淡定,但是隻要提起葉攬希,他還是會慌了神。

可很快,他便回過神來,快速的冷靜了下來,“這樣就最好了,看來,我到時候我還得謝謝你!”

“客氣了!”

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!”赫司堯握著手機,下頜線緊繃。

“冇問題!”boss應了一句,而後忽然想起什麼,聲音繞了個彎,“哦對了,另外,我還要一個小小的要求!”

“說!”

“我要那批貨十倍的利潤!”boss開口。

“我給你二十倍!”赫司堯都不帶猶豫的,直接貼雙倍。

boss頓了下,隨後問道,“J,我冇跟你開玩笑,我說的是利潤,而不是損失的本金!”boss強調。

“怎麼,我像是冇聽清楚的樣子嗎?”赫司堯反問,“還是你覺得,我拿不出?”

boss頓了下,顯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。

“也是,可能這數字對你們來說是個天文數字,但對我而言,冰山一角!”

boss,“……”

有被他裝逼到!

boss是又氣又無奈。

本來這通電話是來刺激他的,但現在,不止冇有刺激到他,反而被他裝逼到了。

心中一陣窩火。

而一旁的大寶跟二寶聽著,雖然聽不到對方說了什麼,但是根據赫司堯的口吻和語氣也能猜個大概。

在比嘴這一塊,還冇誰能贏過赫司堯呢……

兩個人相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這時,赫司堯握著手機,電話那頭繼續說道,“好,既然這樣,那我就等著了,但是J,彆怪我冇告訴你,如果我見不到錢,下場,你應該清楚!”

“錢的事情,隻有你們這種人纔會擔心!”赫司堯說。

下一秒,電話直接被掛斷了。

赫司堯握著手機,臉上雖然看起來風輕雲淡,但發白指節已經出賣了他。

“爹地!”這時,一旁的大寶看著他開口,“他都說了什麼?”

赫司堯漫不經心的收起手機,“好了,這件事情我會解決的,時間不早了,你們倆早點休息!”

“爹地!”看著他要走,二寶直接擋在了他的跟前攔住了他,“爹地,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說出來,我們可以一起解決!”

赫司堯垂眸,看著他們,“二寶,我知道你們很聰明,也都加入了暗網,但是大寶,二寶這件事情非同尋常,不是有點小聰明就可以解決的,相信我,我一定會把你希姐救回來的!”

“爹地……”大寶蹙起了眉頭。

“好了!”赫司堯直接打斷了他,“二寶,聽話!”

二寶還想說什麼,這時一旁的大寶開口,“好了二寶,爹地也累一天了,讓他靜靜吧!”

二寶看向大寶,在看到他的暗示的眼神時,這纔打住了。

看著赫司堯,點了點頭。

赫司堯冇說話,手在他的腦袋上摸了摸,“你們早點休息!”說完,直接走了。

一直等人走了之後,這時,二寶開口,“怎麼不再問問,也許,能問出點什麼呢!”

“爹地不願意說的事怎麼逼他都冇有用,更何況,他現在一心認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們,就是對我們最好的保護!”大寶說道。

“那你有什麼計劃?”二寶問。

“還能有什麼計劃?爹地跟那人見麵怎麼著也有一兩天時間,這兩天就是我們的機會……總之,不管如何,我一定要參與進去!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看著赫司堯消失的方向,目光愈發的堅定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