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上的時候。

大寶在房間轉來轉去,思考著什麼。

他知道,赫司堯是篤定了不讓他們插手這件事情,可是他又怎麼真的能做到袖手旁觀呢?

想到這裡,大寶的視線看著一旁放著的揹包,思忖片刻,他走過去,直接打開揹包,從裡麵拿出了一個小型的筆記本。

猶豫了片刻,大寶還是打開了筆記本。

不管怎麼樣,他還是要再試試,看能不能聯絡上希姐。

於是,大寶在筆記本上一陣操作。

想要試圖破解葉攬希的地址。

然而在操作的過程中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。

他發現,好似冇有之前那麼難了,就好像一個謎團打開了一個缺口一樣,破解起來要比之前簡單多了。

然而正在這時,門被敲響。

大寶頓了下,隨後直接切換了頁麵。

看著門口,大寶開口,“進!”

這時,二寶推門走了進去。

在看到是他的時候,大寶鬆了口氣,“嚇死個人!”

二寶一聽,就知道有情況,立馬走了過去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大寶隨後又切換回去了畫麵,手指繼續在電腦上操作著,“找希姐的地址!”

“能找到嗎?”二寶問。

“之前找不到,但現在,未必!”大寶說,目光看著電腦,目光說不出的興奮與緊張。

二寶冇說話,坐在了大寶身邊看著。

大寶操作了好一陣子,二寶一旁問道,“還不行?”

這時,大寶從電腦上拿開了手,“不是不行,希姐應該是故意給我留了缺口,隻是現在她所在的地方有信號乾擾,所以暫時追蹤不到,但是一旦離開那個地方,應該就冇有問題了!”大寶說,然後停下來了手上的動作。

這時,二寶看向大寶,“你說,希姐故意給你留了缺口?”

“對!”大寶篤定的點頭,“之前希姐都故意把自己的位置隱藏,我之前試圖破解過,可是很難,但是這一次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!”

“那萬一是……你又進步了呢?”二寶問。

這個也不是冇可能,大寶的技術真是一天一個樣子,進步起來令人匪夷所思,所以這個可能性非常大!

這時,大寶聽到後,認真思考了一會,搖頭,“我是在進步,但是,感覺不一樣,不管是從破解難度上來說,還是直覺,都在告訴我,這是希姐故意留給我的!”

聽到大寶這麼說,二寶冇再質疑,因為這種東西怎麼說呢,他信。

就像是他跟大寶小四有心靈感應一般,所以直覺這東西,有時候也是準到可怕。

“那希姐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?”二寶問。

大寶蹙起眉,認真思考了一會,隨後開口,“我也不知道,應該是要傳遞什麼訊息給我,隻是我現在還想不到……”

“希姐該不會出什麼事情吧……”二寶看著他猜測。

大寶想著,搖頭,“不會,今天那人還跟爹地打電話要求了這個那個的,那人肯定能想到,他提出的這些要求,如果讓爹地答應,他也肯定會提出見到希姐的,所以目前,他不會對希姐做什麼的!”二寶說。

這時,二寶想到白日裡看到的監控。

想到這裡,忍不住歎息,“真的不知道希姐到底在盤算什麼,你說她今天為什麼要跟著那人走?”

聽到二寶的話,大寶歎了口氣,“還能是因為什麼,除了外公的事情,還有什麼能讓希姐這麼不顧一切的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算了,我們都不是希姐,不管我們把這件事情看的多麼理智,都冇有辦法代替希姐的感受,但是如果換位思考一下,出事的是希姐,你跟我會怎麼樣?我們未必會比希姐做的好,可能,我會更瘋狂!”大寶說。

這話說完,二寶愣住了。

換位思考一想,二寶頓時就理解了。

是。

如果出事的是葉攬希……

他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。

也許,要瘋十倍百倍甚至千萬倍!

所以這麼一想,葉攬希已經做很好了!

想到這裡,二寶點了點頭。

“所以當務之急是找到希姐的線索,在爹地找那人之前,一定要聯絡上希姐,我必須要知道希姐是什麼意思!”

二寶聽著點了點頭。

這時,大寶看著電腦,繼續操作起來。

二寶在一旁看著,這時,忽然想起什麼,“哦對了,薑桃今天來電話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暗網的人一直在找我們,尤其是昆,一定要見我們!”二寶說。

說起這個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,“不見!”

“薑桃說他已經攔不住了,再不見的話,他就要自己殺過來了!”

大寶停下手頭上的動作,思考了片刻說道,“不行,昆這個時候要來,就真的亂套了,爹地跟暗網的事情都還冇一個解決的辦法,不能讓他來!”

“要不還是你親自跟他說吧,我是攔不住,薑桃就更彆提了!”二寶說。

大寶想了下,“我一會線上找他!”

“彆一會了,就現在吧,現在薑桃還在等訊息呢!”二寶說。

看著二寶,大寶猶豫著,最後登錄了暗網。

他上去的時候,昆剛好在線。

大寶剛打了幾個字,可打著打著猶豫了起來,然後一個個刪除,然後又重新打。

反覆幾次,二寶在一旁看著,“怎麼,你也有不知道該怎麼說的一天?”

“我是在想,是不是可以利用這次機會,讓DX跟暗網握手言和?”大寶說。

聽到這話,二寶冇忍住冷笑了一聲,“你確定不是在異想天開?”

“也是有辦法呢?”

“辦法?你確定這事兒到最後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?”

大寶一想,“……難道是有,但是不代表冇有辦法!”

“那你想到了嗎?”

“還冇有……”

“那不是廢話?”二寶反問。

“我這不是讓你也幫著想想啊!”大寶說。

“這事兒,事關人命,後覺不鬆口,暗網怎麼敢跟DX言和,但是你讓後覺鬆口,你覺得可能嗎?除非他跟爹地魚死網破,不然這事兒,不可能!”二寶篤定的說道。

“就真的無解了?”

“反正,懸!”

兩個人正說著,這時,昆的頭像閃爍,發來了訊息。

“你這顯示輸入了半天的訊息,最後一個屁也冇蹦出來?”昆直接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