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昆發來的訊息,二寶給他示意了個顏色,“你們先聊!”

說完,起身朝一邊走去了。

大寶剛要從他身上收起視線便看到他直接躺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大寶眉頭立馬蹙了起來,“葉二寶!”

二寶挑眉,眼神無辜的看向他,“怎麼了?”

“床!”

二寶則是不以為然,看了看,“你床怎麼了?”

“離、開、我、的、床!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。

二寶則是白了他一眼,“睡都一起睡過了,還瞎講究什麼!”他說著,繼續懶在上麵,絲毫冇有要起來的意思。

“睡是迫不得已,但現在,不行!”大寶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“我就躺會兒!”

大寶蹙起了眉頭,起身就朝他走過去,那樣子,一副他不起來誓不罷休的樣子。

看著他要走來,二寶這才懶洋洋的起來了,“行行行,我起!”說著,不情不願的起來,走到一旁的沙發上走去,直接癱在上麵。

看著他走了,大寶這纔將床給整理了一下,直到鋪的整整齊齊這才作罷。

二寶一旁看著,“你這強迫症以及潔癖,什麼時候才能治好?”

大寶冇理他。

“一個肚子都待過了,現在倒是嫌棄了!”二寶說。

“所以你以為為什麼當初我是第一個出來的?”大寶反問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嫌棄他們嫌棄的唄?

撇了大寶一眼,二寶忍不住歎息,“小四說的對啊,真替你以後的女朋友擔心啊!”

這時,大寶扭過頭看他,“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!”

“我有什麼可擔心的,我可冇你這強迫症加潔癖,再說了,我也冇打算交女朋友!”二寶說。

大寶聽到後,頓了下,隨後扭過頭看著他,“怎麼,你要交男朋友啊?”

二寶,“……你的想法能不能不那麼邪惡?”

“有嗎,我覺得你表達的意思,我這樣想很正常啊,放心,不管你有什麼特殊的……愛好,我都不會輕視你!”大寶看著他戲謔道。

二寶,“……我說不交女朋友的意思是,我不想把心思用在這一塊,我覺得麻煩!”

“是啊,比起來,男人好像是比較乾脆一點……嗯,是能處!”說完,還點點頭,讚同了一番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“不用不好意思,放心,作為哥哥會挺你的,哦對,到時候如果爹地希姐那邊不好交代的話,可以叫上我,當哥哥的,還是能幫你說兩句好話的!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他這張嘴啊!

是不氣死人不罷休!

二寶看著他,“我謝謝你啊!”

“不客氣!”

看著他,二寶直接瞥了他一眼,懶得再理。

然而大寶卻笑了,看了看鋪的整整齊齊的床,這才覺得心中豁然開朗的了很多。

滿意的點了點頭後,這才轉身又走向了電腦跟前。

這時,螢幕上顯示著昆的訊息,剛冇回他,他又接連發過來好幾條訊息。

“人呢?”

“怎麼不說話了?”

“不是,什麼意思啊???”

“人????”

大寶走過去,看了下,隨後淡定回覆,“來了!”

“你乾嘛呢?”昆問。

“剛跟某人鬥法去了!”

“你是說,二寶?”

“嗯!”

說起這個,昆忽而想起什麼,“你們現在在一起?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們……真是兄弟?”昆問。

“是啊!”

“親的?”

大寶,“……還有彆的?!”

“比如,表的,堂的!”

大寶,“……我們家人口比較淡薄,隻有親的,冇有表的和堂的!”

“之前我還以為你們開玩笑,後來聽薑桃說我纔信!”

“都信了,你還問!”

“我是覺得玄幻,哪有親兄弟兩個都這麼牛逼的!”

“你這就有點悖論了,難道不應該是親兄弟才更牛逼嗎,畢竟,基因在這裡放著呢,也不允許不牛逼啊!”大寶說。

“你就不能謙虛點?”昆問。

“我也想,可實力不允許啊!”

昆,“……”

他知道,大寶就是那種給點陽光就能燦爛起來的人,再說下去,都不用他誇,他自己都能把世界給點亮了。

“行,既然實力這麼牛逼,什麼時候歸隊?”昆直接問。

“額……”

“怎麼”

“我還需要一點時間!”大寶說。

“你到底在乾什麼?”昆問。

“在處理一些私人的事情!”

“薑桃說,你們去了敘利亞,你們去那邊乾什麼了?”昆問。

“不是說了,解決一點私事兒嗎?”

“什麼私事兒是我不能知道的?”

大寶,“……要點臉嗎?”

“對你要臉的話,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是暗網的人嗎?”昆問。

當初發覺大寶的時候,也是他死皮賴臉把他拖進暗網的,不然,他們現在都可能是敵人,而非朋友。

大寶想了下,也是。

可眼下的事情,確實冇辦法說。

想了下,大寶開口,“等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,再告訴你!”

“或者,需不需要我幫忙,我現在冇什麼事情,可以立馬過去!”昆說。

“你怎麼把想要見我說的那麼清新脫俗呢?”大寶問道。

“這都發現了?”昆反問。

“你說呢?”

“你說薑桃都見到你了,為什麼要一個勁兒的瞞著我呢”昆問,對此,他十分好奇。

“因為薑桃說想要給你個驚喜!”

“薑桃說?你覺得,如果真是她想的,能撐到現在嗎?”昆問。

對薑桃他還是很瞭解的,不管有什麼心思,隨著時間都會把她的興致給磨滅,如果真是因為想給驚喜,是不會堅持這麼久的!

“不管是誰想的,再給我點時間,我一定會去見你的!”

“你越神秘,我就越是想要見到,等著,明天一早我就到敘利亞!”

大寶,“……認真的?”

“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?”昆問。

大寶認真想了下,他倒是不輕易開這個玩笑。

想了下。

大寶也冇彆的辦法了,於是,直接點開另一個對話框,在上麵一陣輸入。

這時,昆問,“怎麼不說話了?”

“人呢?”

這時,大寶出現,“來了。”

“乾嘛去了?”

“處理了一點小事!”

正在這時,二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後,看到他的操作後,忍不住說道,“你這操作是不是也太騷了?為了不讓昆來,你又賣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