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卻淡定的回頭,“你有更好的辦法?”

二寶,“……我冇更好的辦法,但也不會像你這麼無恥!”

“冇辦法還有理了唄?”大寶反問。

二寶抿了抿唇,“你就不怕哪天昆知道是你賣的他,找你算賬?”

“這事兒呢,我既然敢做,就不怕他知道1”說著,抬頭看了一眼一旁的二寶,“再說了,隻要你不說,誰會知道?”大寶不疾不徐的問道。

“我肯定不會刻意說的,但是萬一哪天我不小心說漏嘴了呢?”二寶問。

大寶冇理他,看著電腦,繼續跟昆糾纏。

“其實,保密也不是不行,有好處的話,可能記憶會更加深刻!”說著,他湊近大寶,“封口費不用給太多,意思意思就行!”

“封口費?”聽到這三個字,大寶眉梢挑起,“什麼封口費?”

“當然是你對昆做的事情啊!”

“我對他做什麼了?”

“你說呢?”二寶反問,“你剛纔做了什麼,你心裡冇點數嗎?”

“可我這麼做,不是你授意的嗎?”大寶問。

二寶,“???”

這時,大寶衝他微微一笑,“這事兒呢,也可以說是你授意的,也可以說是我們一起商量出來的,就看怎麼說了!”

二寶頓時被他說的無話可說,半響後憋出一句,“葉大寶,你能做個人嗎?”

“怎麼,你能給我要封口費,我就不能拉你下水了?這是哪門子的道理?”大寶反問。

葉二寶看著他,皮笑肉不笑,“葉大寶,算你狠!”

“還行,一般般,絕招都還冇出呢!”大寶挑眉道,一副得意的神情。

“好!”二寶點頭,“行,我知道了!”

於是,他走到大寶床邊,猶豫了下,直接將他的被子和床單一掀,頓時床上淩亂不已。

葉大寶看著他,眉頭緊蹙,“葉二寶,你幼不幼稚?”

“幼稚嗎?我覺得一般般啊!”說著,二寶得意的走向門口。

葉大寶看著他,正在這時,二寶忽而想起什麼,“哦對了,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如你所願的!”

說完,門砰的一聲被關上了。

看著二寶走之前那副得意的神情,大寶也冇多想,認命的又開始收拾起自己的床來……

等大寶收拾的差不多後,回到電腦跟前,頓時明白了葉二寶走之前說的那句話。

這時,昆像是發飆了似得。

“葉大寶,你竟然敢算計我?”

“我說每次要去見你之前,總有岔子發生,原來是你!”

“你人呢?彆藏著不說話!”

“我告訴你,你既然這樣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,天上就是下刀子,老子都要去見你!”

“人呢?”

大寶看著電腦,思考了片刻,這纔來了。

大寶:“???你說什麼呢?”

昆:“少給我裝蒜,二寶都告訴我了!”

大寶:“告訴你什麼?”

昆:“還裝是吧?”

大寶:“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

昆:“好,很好,你就裝下去,葉大寶我告訴你,這一次老子還就不去解決事情了,明天,就明天,老子就要出現在你眼前!”

大寶:“……”

看的出昆是真激動了!

想了下,大寶開口,“彆介彆介,彆衝動,衝動是魔鬼!”

昆:“這一次,我就當一次魔鬼!我到底要看看,你到底搞什麼神秘?!”

大寶:“你要是這麼說,那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昆:“什麼意思?”

大寶:“我隻能讓事情變得更複雜一點,讓你脫不了身了。”

昆:“葉大寶你——”昆被他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,半響後才問道,“怎麼,承認了,不裝了?”

大寶看著電腦,無奈的歎息,“嗯,攤牌了,不裝了!”

昆:“所以呢?”

大寶:“所以什麼?”

昆:“攤牌就完事兒了?”

大寶:“不然呢?”

昆:“你,葉大寶,你還要個臉嗎?”

大寶:“當然了,為什麼不要,我這臉還挺好看的呢!”

昆:“……看來二寶說的對,你已經無恥到一定境界了!”

大寶:“彆聽他胡說,他就是羨慕嫉妒我!”

昆:“……我呸!”

大寶:“行了行了,有跟我在這裡扯皮條的功夫,你還不如去解決一下麻煩!”

昆:“我說了,這一次,就是天上下刀子,我都要去見你,我倒是要看看,你一天到晚的神神秘秘乾什麼!到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之前不見昆,是因為他的年紀和身份問題。

而現在,這些自然不是問題,薑桃都已經知道了,昆肯定也能接受。

但是他現在擔心的是暗網跟DX的恩怨,在還冇想到一個妥善的解決辦法之前,他是真的有些擔憂。

萬一一見麵乾起來,傷了誰,他作為中間人都是最為難的。

所以乾脆的是,先不見!

想到這裡,大寶問道,“你真要來?”

昆:“是!”

大寶:“行吧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昆:“???”

昆:“你要乾什麼?”

昆:“你說話啊,你要乾什麼????”

昆:“葉大寶我告訴你,你要再敢做什麼,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!”

大寶看著電腦,不動也不說話。

就眼睜睜的看著電腦那邊的昆著急。

這就是一場賭心的過程,隻要他一直不說,那邊的昆就會有各種猜想。

大寶看著電腦,就像是隔空看著獵物一般,嘴角帶著戲笑。

果然片刻後,昆開口,“我特麼不去了行不行?”

看到這話,大寶剛要伸手打字,可猶豫了下,還是收手了。

算了,還是先上個廁所再說。

於是,大寶起身去洗手間了。

等再出來的時候,便看到昆在電腦那邊問,“葉大寶,你這次是不是玩太過了?”

似乎是意識到什麼,大寶這才湊過去,“我就上了個洗手間,怎麼了?”

昆:“什麼怎麼了,覺送一批貨,位置不知道怎麼暴/露了,現在正跟人火拚呢!”

大寶:“???什麼時候?”

昆:“你裝什麼?”

大寶:“天地良心,我就是坑你也不能坑後覺啊!”

昆:“???what?”

大寶:“我的意思是,這事兒真特麼跟我沒關係,我就是嘴上說說,我那次不是雷聲大雨點小,更何況,我也不會拿你們的命開玩笑啊!”

昆一想,也是。

“等老子解決這件事情再去找你算賬!”說完,火速下線了。

這時,大寶看著電腦,眉頭擔憂的蹙起。

可千萬彆出什麼事情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