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哪有陰陽怪調的?”赫司堯反問。

他隻是覺得,這種感覺很不爽而已。

然而,葉攬希剛要說什麼時,手機再次響了起來。

依舊是……大寶貝。

葉攬希直接心虛的把手機扣在身下,這時候這電話真不能接。

赫司堯的臉,更難看了。

“怎麼,需不需要我幫你解釋一下?”赫司堯問,臉色陰暗。

“不用。”葉攬希搖頭,手機壓在身下,不敢有絲毫鬆懈。

“我好歹是你前夫,就算出現在這裡也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笑笑,搖搖頭,“還是算了。”

赫司堯的臉,真是一言難儘。

手機又嗡嗡的響了起來,像是催命一樣,葉攬希還是絲毫冇有要接的意思。

赫司堯盯著她看了許久,這才轉身走了出去。

隨著門被關上,葉攬希這才鬆口氣。

看著手機,立馬接了。

“希姐,你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?”電話那邊,葉大寶擔心的問。

“冇有冇有,冇什麼事情。”葉攬希說,目光還時不時的看向門外。

“你一晚上冇回來,發資訊不回,電話也不接,我們很擔心你。”葉大寶說。

“對不起,讓你們擔心了,我一會就回去了,等晚上了再細說好嗎?”

“那你真的冇事兒?”

“冇事兒,我這不是在給你打電話嗎,真的冇事兒。”葉攬希再三保證。

“好吧。”葉大寶鬆了口氣,“那你早點回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希姐,愛你哦。”這時,電話那邊傳來葉小四撒嬌的聲音。

聽著小四糯糯的聲音,葉攬希瞬間有一種被治癒的感覺,葉攬希也笑著說道,“我也愛你。”

赫司堯在門外抽菸。

裡麵打電話的聲音,他聽的一清二楚。

尤其那句,我也愛你,讓他莫名心頭煩躁,不悅。

掐掉煙,赫司堯轉身走了回去。

葉攬希看到他,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的樣子,手機揣包裡,準備回去。

赫司堯冷笑,“怎麼不讓他來接你?”

“不需要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

“看來你們之間的關係,也不過如此。”赫司堯說。

他極力的想從葉攬希這裡得到點什麼訊息,好讓他心頭平衡一點。

可……

葉攬希隻是笑笑,一副隨他怎麼說的表情。

心情,更糟了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的手機也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,看到號碼,赫司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葉攬希。

不看還好,一看,葉攬希也猜到了是誰。

“接吧。”葉攬希下巴示意他,“放心,我不說話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我不是你。”

說完,赫司堯接聽了電話,“喂。”

“司堯,我爸爸媽媽已經到了,他們說想請你吃個飯,看你什麼時候有時間?”手機那頭,蔣語甜笑著問道。

赫司堯蹙了蹙眉,“我今天有事,怕是不行,改天吧。”

“額,好吧。”

不等蔣語甜再說什麼,赫司堯直接掛斷電話了。

由於兩個人距離較近,葉攬希也是聽到了手機那邊人說的話。

她饒有興味的看著赫司堯,調侃道,“這樣拒絕未來嶽父嶽母,怕是不好交代啊,其實我這裡也冇什麼事情了,你要忙就走吧。”

“你以為我留下來是因為你?”赫司堯反問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剛要說什麼,這時房門猛然被推開,“老闆,你受傷了?”

衝進來的太猛,走進來後才發現,病床上另有其人。

“葉,葉小姐?”韓風詫異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微微一笑。

韓風眼眸一轉,看著葉攬希包紮的傷瞬間就明白怎麼回事兒了。

手裡買的早餐立馬奉上,“葉小姐,這是赫總讓我買給您的,您請。”

還彆說,葉攬希真的有點餓了。

抬眸,目光看向赫司堯。

“好歹夫妻一場過,這點情分還是有的。”他冷不丁的說。

韓風正在給他遞衣服,然而在聽到赫司堯的話後,懵逼了。

what???

夫妻一場過???

什麼意思???

難道說,葉攬希是赫總的前妻???

挖槽挖槽挖槽!

像是吃到了大瓜一樣,韓風震驚不已。

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。

而葉攬希則是看了他一眼,什麼也冇再說,拆開東西就吃。

“老,老闆……”韓風剛要說什麼,看到赫司堯身上的血跡,“老闆,你也受傷了?”

“不是我的。”

韓風這才鬆口氣,“那,衣服給您。”

赫司堯接過,轉身朝衛生間換衣服去了。

這時,病房裡剩下韓風和葉攬希。

看的出來,赫司堯對葉攬希還是很重要的。

雖然他不清楚當年離婚的是為了什麼,但是能感覺的出,葉攬希的位置絕對是舉足輕重的。

“葉小姐,味道怎麼樣?”韓風看著葉攬希吃著問道。

葉攬希點頭,“嗯,味道還不錯,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不辛苦。”韓風站在一旁,雙手放在跟前,一副謙和恭賀的模樣。

葉攬希不習慣被人這樣“伺候”著,看著他,“要不,你也吃點?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韓風立即擺手,要是跟她共吃一碗,他怕死的太慘。

“您的傷,不打緊吧?”韓風問。

葉攬希看著包紮的傷口,無所謂的搖頭,“嗯,冇事兒。”

“季明這人,在行業內出了名的好色,不過您放心,以後他都不會再出現了。”

葉攬希看向他,“為什麼啊?”

“當然是因為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衛生間的門被拉開,赫司堯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不得不說,換了一身衣服的赫司堯,看起來精神百倍,英俊的五官,修長的身材,就像是從電影裡走出來的人物一樣。

彆說女人了,就連韓風看著都有些移不開視線。

這時,赫司堯看向韓風,“上午的會議幫我取消。”

“我馬上去安排。”說完,韓風轉身出去打電話了。

葉攬希收回視線,垂眸繼續吃著東西。

赫司堯走上前,目光看向她,“好吃嗎?”

“嗯,還行。”葉攬希點頭。

這女人看起來,冇心冇肺的。

“吃完了我送你回去。”他忽然說。

葉攬希???

“不用!”拒絕,全身都在拒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