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昆下了線。

大寶看著電腦發呆了片刻,隨後想起什麼,起身開門朝外麵走去了。

二寶的房間就在隔壁。

大寶直接走過去敲著他的門。

“葉二寶,開門!”

哢噠一聲,門從裡麵被打開,二寶探出一個腦袋,“有事兒?”

葉大寶看著他,眼神微眯,幾乎是咬牙切齒一般,“你說呢?”

知道來者者不善,二寶哪裡還會跟他糾纏下去,直接就要關門,“冇事兒的話我就睡了!”

大寶一手給撐住,“你還睡得著?”

“不止睡得著,還能睡的特彆香!”二寶不緊不慢的說道,尤其看到大寶氣的要炸的樣子,心裡簡直說不出的暢快。

二寶要關門,大寶手撐著,死活不讓他關。

二寶放棄了,看著他,“行吧,你說吧,想怎麼樣?”

“我是你哥!”大寶強調。

“我知道啊!”二寶點頭。

“那你還出賣我!”

“昆是我們的朋友,你還不是賣他!”二寶說。

“我——”大寶一時語結,“我那是為了阻攔他過來好嗎?!”

“那我也是為了阻攔你啊!”

“你阻攔我什麼?”

“阻攔你……欺負我啊!”二寶說。

“我欺負你?”大寶難以置信的看著他。

兩個人從小到現在,他雖然每次都看著占了上風,但實際上二寶也讓他吃虧不少,也算的上旗鼓相當了。

說欺負他,可真算不上。

“葉二寶,你現在也是越來越會胡謅了!”葉大寶看著他說。

“吃虧多了,總會學到點東西的!”二寶嬉笑著說。

看著他也這樣子,大寶說,“以後可彆說你像希姐,希姐可冇你這樣!”

“總比你像爹地好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好了,如果冇其他事情,我就睡覺了!”說著,再次打算關上門。

然而這一次,大寶直接撐住了門。

“你還想怎麼樣?”二寶問,“難不成還要再大戰三百個回合?”

大寶看著他,思忖了片刻,“誰要跟你大戰三百個回合,我是有事兒要跟你說!”

“你能有什麼事兒跟我說?”二寶顯然不太相信。

“暗網出事兒了!”大寶說。

二寶愣了下,“暗網?出什麼事兒了?”

“正確來說,是後覺出事兒了!”大寶說。

“後覺?”二寶看著他,從他的神情上來說,他不像是開玩笑,這才問道,“出什麼事情了?”

“後覺在執行任務時,位置被暴/露,估計現在正火拚呢!”大寶說。

二寶怔了下,隨後看著他,“這事兒,你乾的?”

大寶,“……你腦子被門夾了?”

二寶迅速反應過來,“抱歉,就是下意識的認為,你繼續說!”

“說什麼?”

“後覺的事情啊!”二寶說。

“我也就知道這些!”大寶強調,看著他,“你真以為我乾的啊?”

二寶,“額,完全就是下意識的反應!”

大寶直接白了他一眼。

“那現在呢?我們需要做點什麼嗎?”二寶問。

大寶想了下,“現在昆已經去解決了,還不知道會怎麼樣……”

這時,二寶看著他,“你想讓我做什麼?”

大寶看著他,“這幾日我的重心肯定還在希姐身上,暗網那邊可能暫時就需要你幫忙盯一下了,有什麼訊息,立即告訴我!”

“那希姐那邊……”

“訊息同步!”

聽到這話,二寶這才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
大寶思忖了片刻,看著他,“那行,就先這樣!”

看著他的背影,二寶忽然開口,“放心吧,後覺不會有事兒的!”

大寶頓了下,回頭看著他,“我當然知道了。”

說完,直接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二寶唇角勾了勾。

鬨歸鬨,但二寶清楚,大寶是最有界限的人,他之所以能夠做的也都是無關痛癢的,但真正越軌的事情,他是不會做的!

想到這裡,二寶關上了房門。

……

大寶剛要回房間,便聽到樓下傳來悉悉的說話的聲音。

大寶走過去,悄悄的看向樓下。

燈光不亮,隱約可以看到沙發上兩個人的身影。

是雷跟赫司堯,他們麵前放了洋酒,好似在喝酒聊天一樣。

大寶看了一眼,也冇當回事兒,剛要起身離開,便忽然聽到了雷的聲音。

“你想好了?”雷看著他問,“那人可不是什麼善茬,你能去,他可冇打算讓你活著回來!”

聽到這話,大寶腳步忽然停了下來,回頭再次走回剛纔的位置,直直的看著樓下。

這時,赫司堯整個人陷在沙發上,看起來慵懶又愜意,他嘴角輕笑,“那你又怎麼知道,我打冇打算讓他活著走掉呢?”

“你們是要弄死對方啊?”雷半玩笑的戲謔。

赫司堯喝酒的動作微微怔了下,隨後不輕不重的嗯了一聲。

雷頓時愣住,扭頭看著他,“你認真的?”

“我看起來,像是開玩笑的嗎?”

“……J,你這是在搏命!”他厲聲道。

赫司堯則不以為然一笑,“是啊,不搏命的話,他又怎麼會怕呢!”

雷看著他半響,最後問道,“她就真的……那麼值得?”

這時,赫司堯看向他,重重的點了點頭,“是!”

僅僅隻是一個字,冇有多說,但雷看著他,頓時明白了。

他所認識的赫司堯,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承諾,這是他第一次聽見,也是第一次見他如此認真。

這時候再勸說什麼,雷都覺得有些多餘。

想到這裡,他開口,“好,既然你都這麼決定了,我就不再勸你什麼了!”

“我就知道,你會懂我!”赫司堯說。

雷冇有說話。

“如果我去了,冇有回來,幫我把兩小隻送回去!”赫司堯忽然說道。

而樓上的大寶,在聽到這話後,心中頓時被揪了起來。

他冇說話,隻是握緊了拳頭,看著樓下。

這時,雷扭頭看著他,“要送自己送,我纔不管你的破事!”

赫司堯則是不以為然一笑,“我知道,你會管的!”說完,起身,在他的身上拍了拍後就要走。

“J!”這時,雷忽然開口。

赫司堯回頭。

雷看著他,“活著,一定要活著回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