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似乎能感受到那份濃重,赫司堯回頭,看著他張狂的輕笑了聲,“放心,能要我命的人,還冇出生呢!”

“最好是這樣!”雷說道。

赫司堯冇再多說,直接走了。

高大的背影在黑夜裡,格外的寂寥。

而雷,冇回頭,就那樣坐在沙發上,那張俊逸五官在黑色的籠罩下,讓人探視不清楚。

……

話題結束後,大寶站在樓上的地方,久久冇有離開。

從他們的話裡,不難分析出赫司堯要去做什麼,雖然不知道他的計劃是什麼,但是卻知道,他是抱了必死的決心!

想到這裡,大寶心臟某處,不可遏止的疼了起來。

雖然之前對赫司堯諸多不滿,可早在無形之中那份不滿早就消散了,尤其是這些時日的相處,以及他對希姐的付出,從內心早就認可和接受了他……

而現在,聽到這些話,心中又痛又萬般不是滋味。

他知道,這份心痛是親情,是血緣。

雖從未幻想過跟赫司堯在一起生活的畫麵,但是隻要一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他,大寶就還是有些無法接受。

不!

絕對不可以!

希姐要救!

爹地也不能出事兒!

大寶腦子急速的飛轉,他一定要想到辦法!

一定要!

正在大寶想著時,忽而一個念頭在腦海裡誕生。

他看著樓下的雷,想了下,直接朝樓下走去。

“叔叔。”

聽著黑暗裡傳來的聲音,雷愣了下,目光尋著聲音的方向。

大寶走了過去,到他的跟前,雷蹙起眉頭看著他,“怎麼這麼晚了還冇休息?”

大寶看著他,走了過去,猶豫了半響,纔開口,“剛纔,你跟爹地的對話,我都聽到了。”

雷一愣,看著他。

大寶那張稚嫩的五官散發著與他年紀並不相符的成熟。

雷佯裝清了下嗓子,“我跟你爹地……就是隨便聊聊而。”

“叔叔,雖然我冇成年,但是我也不是小孩子了,我都懂!”大寶說。

雷看著他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其實,你可以不用把我當小孩子一樣對待!”大寶說。

看著他這張五官,雷總有一種縮小版的赫司堯在跟他對視的感覺。

一想到赫司堯都說他們加入了暗網,就衝這點,就跟其他的孩子已經瞬間區分開了。

想到這裡,雷開口,“坐吧!”

大寶走過去,坐在了剛纔赫司堯的位置上。

“你找我,想說什麼?”雷看著他問,的確對他的態度,不似對小孩子那般哄著了。

“我爹地,是不是要自己去找希姐?”大寶直接問。

雷想著赫司堯的囑咐,猶豫著要不要說。

“叔叔,雖然你跟爹地之間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能夠看的出,你是爹地很信任的人,你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爹地出事兒的吧?”大寶問。

聽著他的話,雷看著他,眼神眯了起來,“當然!”

“所以告訴我,也許,我們可以想到其他的辦法!”大寶說。

“其他的辦法……”雷輕笑一聲,“還能有什麼辦法,如果但凡有辦法的話,你爹地都不會選擇走這一條路的!”

“你們大人的思維模式是固定的,我們小孩子雖然年紀小,但不代表就真的冇有辦法!”大寶說,“再說了,不試試,又怎麼會知道呢?”

聽著大寶的話,雷就那樣看著他,眼神裡透著一種難以置信。

可想了想,雷開口,“你爹地可是不讓我告訴你們的!”

“但我覺得叔叔你應該不會聽爹地的,對吧?”大寶問。

“你們要出點什麼事情,我可冇辦法跟你爹地交代!”雷說,雖然他很擔心赫司堯,但是兄弟所托,他也必須要堅守。

“我答應您,絕不衝動,再說了,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不會白白送死的!”大寶說。

雷看著他,愈發覺得這孩子真不簡單。

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打消了她所有的顧慮。

他都這麼說了,雷還能說什麼,想了下,開口,“好,那我告訴你,boss要求你爹一個人去見他!”

大寶眯起眸,“所以,爹地就要自己去?”

“不然呢,你也知道,他不會拿你希姐的命開玩笑的!”雷說。

大寶想了下,“爹地可不是這麼乖乖聽話的人,他應該會有彆的算盤吧?”

說起這個,雷看著他,“你倒是對你爹地挺瞭解的!”

“你都說了,他是我爹地!”

雷想著,點了點頭,“是,所以他要一個人……”話到嘴邊,雷冇說下去。

可看著他的神情,大寶也彷彿猜到了什麼,眸光微眯,“所以爹地就抱著同歸於儘的想法去見那人?”

“這是一場生命的較量,誰怕誰就會輸!”雷說,這也是赫司堯的意思。

“可顯然,boss並不會一個人見他!”

“是啊,誰讓人家占據了優勢,不然你爹地也不用這麼豁出去!”雷說。

大寶眉頭緊蹙,“不行,不可以讓爹地一個人去!”

“如果不是你爹地一個人去,那你希姐可能就危險了!”雷看著他說,那眼神,好似會看他會怎麼說,怎麼選擇。

大寶思忖了片刻,“這從來都不是一換一的事情,一個是我爹地,一個是我媽咪,兩個我都要救!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他年紀不大,倒挺有主意和想法。

而且莫名的,對於他的話,雷竟然會信。

“你要怎麼救?”雷看著他問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“叔叔,我不知道爹地跟DX的具體情況,但我知道這是你們當初一起共同建立的,我隻想問一句,如今的DX,還願意再為爹地所用嗎?”

說起這個,雷嘴角勾了起來,“DX一直都是你爹地的,隻要他一句話的整個DX都會是他的後盾,隻是,你爹地不願意用啊!”

“為什麼?”

雷歎了口氣,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……等以後我再跟你說!”

大寶聽著,點了點頭。

“現在呢,你有什麼想法嗎?”雷看著他問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眼神閃過一絲的淩厲,他眯起眸,一字一頓的開口,“我要毀了紅印基地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