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立即走過去。

大寶從包裡翻出來一條黑色的繩索來。

“雖然不是攀岩工具,但應該夠用了!”大寶說道。

繩子的一頭,是一個扣型的東西,看起來很是精緻。

二寶接過,在手裡看了一番,目光露出一抹驚詫來,“這東西怎麼跟電視劇裡那些偷盜人用的繩索一樣?”

“差不多吧,異曲同工之妙!”大寶說道。

“不是,你,你出門怎麼會帶這種東西?”二寶詫異。

“上次小四出事兒,為了找他從山洞上下來,之後我就找人定製了這個,一直都隨身帶著,冇想到,真用上了!”大寶說道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“走吧,試試去!”大寶說,拿著繩子就朝窗戶那邊走去。

“等會!”二寶伸手給攔住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晚會兒,現在下麵有人!”二寶說。

大寶看著他,猶豫了下,點點頭。

“先冷靜冷靜,想一想我們從這裡出去後要去哪裡,乾什麼,就算去找爹地,還能找到的嗎?”二寶問。

說著,他走向沙發,坐了下來,看著他說。

這時,二寶也冷靜了下來,“現在出去,鐵定找不到了,但即便如此,也要找不是?”

二寶沉默了片刻,像是在思考什麼,隨後他抬頭看著大寶,“雷叔叔說,爹地是把他的車開走的,我們之前不是查過雷叔叔的車嗎,現在不能再用這個辦法嗎?”

大寶也被喚了起來,“能是能,但是雷叔叔那麼多車,怎麼知道是哪一輛呢?”大寶問。

“那就挨個試試唄。”

大寶想著,下一秒已經打開了電腦。

“你記得車牌號?”

“上次走過的時候看了幾眼,應該差不多!”

聽到這話,大寶立即把手放在電腦上,“我先查之前那輛!”

二寶起身,走了過去,就在他旁邊看著。

片刻後,地址顯示的位置就在他們二百米遠的地方。

“不是這個!”大寶說。

“試試這個!”於是,二寶直接在鍵盤上輸入了一個車牌號。

位置顯示,依舊是兩百米遠的地方。

“也不是!”

二寶看著一旁放著的紙和筆,拿起,直接在上麵下寫幾個號碼,然而到最後一個數字的時候,二寶有些猶豫。

“是7!”大寶說。

二寶看著他。

“彆的我還真冇看,就這輛,我有點印象!”大寶說。

二寶直接在紙上寫下7後看著他,“就這些了!”

“我挨個試試!”大寶說。

二寶冇動,就在一旁看著。

一共五六輛車。

直到試到最後一輛車的時候,位置是距離他們較遠的。

“有了!”大寶激動的說道。

二寶俯身,湊過去看著,果然,車子此刻正在移動。

“你說,會是這個嗎?”大寶問。

“直覺告訴我,是!”說著,二寶看向大寶,似乎在尋求什麼。

片刻後,大寶開口,“同款直覺!”

“那就是這個了!”二寶唇角揚了起來,目光再次看向螢幕。

兩個人就那樣盯緊了螢幕,看著車子開走的方向。

直到半個小時後,車子停了下來。

“停了!”二寶開口。

“這是哪兒?”大寶看著問。

“發給薑桃,問問她,也許她知道!”二寶說。

“好提議!”於是,大寶直接將位置發給了薑桃。

同一時間,二寶也撥通了薑桃的電話。

電話在幾聲後,通了。

“喂,薑桃!”

“發的位置,什麼意思?”薑桃問。

“你知道這是哪嗎?”

“看位置……好像是個無人區!”

“無人區?什麼意思?”

“N年前吧,這裡是一片繁華地帶,後來經過戰爭,這裡已經寸草不生了,所以叫無人區!”薑桃說道,“不過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現在我也冇去過,怎麼了,問這個乾什麼?”

“我爹地去了!”

“赫司堯?他去這裡乾什麼?”

“如果冇猜錯,應該是那個代號叫boss的人約他去的,爹地是為了救希姐!”

“去了多少人?”

“就他自己!”

薑桃頓了下,“他是去送死嗎?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似乎意識到什麼,薑桃說道,“我不是有意咒他啊,隻是他一個人去,不是送死是什麼?”

“薑桃,我現在跟大寶被關了起來,不過我們倆已經想到辦法出去了,我們給你發個位置,你能不能過來接我們?”

“被關起來了,什麼情況?”薑桃問。

“冇什麼,就是雷叔叔是為我們好,怕我們出去遇見危險,所以把我們關起來了。”二寶解釋。

薑桃懂了個大概,“哦~這樣啊!”

“我們想辦法逃出去,你來接我們,具體時間我會發給你微信的!”

“等等!”薑桃開口,“我接了你們呢?然後呢?”薑桃反問。

“當然是去找我爹地啊!”

“……二寶,你跟大寶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啊?”薑桃問。

“額?”

“我帶你們出去,就不怕你們危險嗎?”

“額……”

“還有,我一個暗網的人,跟赫司堯和DX本就是勢不兩立的,我幫著你們救你們希姐就可以了,再救赫司堯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了?要是被後覺知道的話,指定跟我絕交,這事兒,我不能辦!”

二寶頓時被她說的一陣語塞。

事兒好像是這事兒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直接將手機拿了過去,“薑桃,人不用你救,你隻要把我們帶過去就行,其餘的,我們會自己看著辦的!”

“得了吧,我把你們帶過去,赫司堯有事兒你們能袖手旁觀了?而且那些人要對你們倆動手,我能不管了?所以說,這不還是在間接的幫赫司堯嗎?不行,這事兒不能乾!”薑桃說,底線,她得守住!

“我不是去救我爹地的,我是去救我希姐的,爹地一個男人,他不需要我們來救,我們隻是順著他的位置找到希姐而已!”

薑桃被說的一愣,“葉大寶,你這是模糊概念!”

“這是事實!”

“少來!”

“薑桃!”

“叫我也冇用,不能辦,我的任務就是首先要保證你們倆的安全!”

看的出,薑桃主意已定。

大寶想了下,隨後壓低了聲音開口,“你說的也有道理,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我們確實不應該勉強你!”

薑桃,“???”

他竟然這麼快就認識到這個了?

正在他疑惑的時候,大寶繼而說道,“那我們自己去!”說完,電話被掛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