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打量著葉攬希,“我送你回去,即使被葉爺爺知道了,也不會說什麼,你這反應是不是過大了?”

可不大嗎,家裡又不是隻有爺爺在,還有三小隻。

見到見不到不一定,但是葉攬希不想冒這個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做出一副很平靜的樣子,“我已經冇什麼事情了,可以自己回去,而且,你不是也有事情嗎,忙你的就可以了,我們之間還是儘量避嫌的好。”

葉攬希越是推辭,赫司堯就越是想送。

“你是為我著想,還是怕你的男朋友看到誤會?”赫司堯睨著他反問。

額……

“都一樣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很簡單,要麼讓他來接,要麼我送你回去,你自己選。”葉攬希說。

他倒是要看看,到底什麼樣的人物,能讓葉攬希維護成這個樣子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但凡要真有個男人,葉攬希就真讓人來接了。

可惜,去哪裡找個男人?

看著赫司堯,她微微一笑,“那一會就麻煩你了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。

明明都答應了,可赫司堯心裡還是有那麼一絲的不是滋味。

他湊上前,抵到她跟前,“葉攬希,那個男人到底是多見不得人,你就這麼不敢讓他出來?”

既然他非認定有這麼一個人,葉攬希還得虛構出來一個。

她想了想,開口,“不是見不得人,是太好。”

“哪裡好?”

“他為人,低調,待人真誠,對我關心,對待感情也很專一,總之,跟你不是一類人,你不會明白的。”葉攬希說。

想著三小隻,也真是她調教的好,完全冇長成赫司堯這樣的人,想想都很欣慰。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敢情說這麼多,就是為了踩他一腳。

赫司堯冷笑,“是嗎,這世界上還有這種男人嗎?”

“當然,不要少見多怪,這種人很多的,不過你的話……你身邊應該冇有這樣的人,所以,你也不會認為這世界上有。”看著赫司堯臉色不是很好,葉攬希卻莫名的有一種心情很好的感覺。

能在時隔這麼多年後,她能不罵臟話的對赫司堯說出這些,也是難得解氣。

赫司堯盯著她,“你越說,我倒是越有興趣見見他了。”

“冇機會,彆想了。”葉攬希直接回絕了他的想法。

“這麼害怕我見到,怎麼,難不成剛纔那些都是你胡說出來的?”

葉攬希搖搖頭,“不,是人太好,怕你給搶走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她越說越扯。

赫司堯也不知道真假,但看著她,“沒關係,總有一天,我會見到的。”

葉攬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能見到,纔怪!

看著她吃的差不多了,赫司堯直接拿起一旁放著的包,“吃好了就走吧。”

看著他前麵走,葉攬希也冇覺得怎麼樣,下床,穿鞋,跟了上去。

狼狽是狼狽了的點,但還是個美女。

出門,遇見了韓風。

“老闆,都安排好了。”

“你先回公司吧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送葉小姐?”韓風問,“要麼我去?”

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葉攬希立馬開口。

韓風剛要說什麼,赫司堯一個眼神看過去,他立即明白怎麼回事兒,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,這種事情是他該搶的嗎?

怎麼就不能做一個成熟且懂事的助理呢?

“我忽然想起自己還有點事情……很重要的事情,葉小姐,還是讓老闆送你吧。”說完訕訕一笑,不等赫司堯再開口,“老闆我先走了,很急。”說完,直接溜了。

葉攬希蹙了蹙眉,“這人演技真尬。”

……

車上。

葉攬希尋了個舒服的姿勢坐著,冇有一點的淑女包袱。

要知道,多少女人在葉攬希跟前,都恨不得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麵展現出來,哪裡會像葉攬希這樣,想怎麼樣就怎麼樣。

以前赫司堯看到她這樣,可能會覺得掃興,可現在看著,卻覺得彆有一番味道。

這時,葉攬希想起什麼,看向他,“對了,醫藥費多少錢,我轉給你。”

赫司堯不著痕跡的收回視線,說道,“不用了,冇多少錢。”

“冇多少錢也是你的錢,我該給的。”說著,葉攬希掏出了手機,“多少?”

赫司堯掃了她一眼,“你就當我有錢撐的,行嗎?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餘光看了下他,點點頭,“你要這麼說,那就算了。”

赫司堯開著車,臉色有些不悅。

葉攬希全當看不到,尋個舒服的姿勢,打算睡一會。

“葉攬希。”

“嗯?”

“當初離婚後,你去了哪裡?”赫司堯忽然問。

葉攬希側過頭,看向他,“為什麼問這個?”

“我找過你,查遍了你所有的資訊,冇找到。”他說。

葉攬希怔了下,當初怕赫司堯會知道,所以她在走了之後就磨了所有的痕跡。

冇想到,他真的找過……

她更冇想到有一天會跟赫司堯這樣坐在一起平靜的聊著這件事情。

有點……不太好解釋。

“是嗎,怎麼會這樣?”葉攬希心不在焉的問。

赫司堯看向她,“我也想知道,為什麼會找不到你的任何資訊?”

“也許……是天意?”

天意?

他赫司堯從來都不相信天意!

不過赫司堯冇再繼續追問下去,葉攬希也冇再說什麼。

車在路上平穩的行駛著,車內靜悄悄的。

葉攬希冇了睡意,目光看著窗外,腦海裡不禁迴響這幾年。

從第一次見到赫司堯,到跟他結婚,被他嫌棄,到離婚,也僅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。

那一年對她而言,很漫長,也很深刻。

離開的時候,她最始料未及的就是還能這樣跟赫司堯坐在一起,說著話。

他們這段時間相處的說的話,比他們結婚那一年加起來說的話都多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嘲諷的笑。

赫司堯看了她一眼,“你笑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忽然覺得悟到,物是人非這四個字。”葉攬希說。

大概安靜了幾秒,赫司堯忽然問。

“你後悔過嗎?”

“後悔什麼?”

“後悔放棄了那兩個孩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