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在路上兩個人並冇有什麼爭執。

隻是薑桃的肚子,時不時是發出咕咕的聲音。

隻是,身後的二寶,忽然想起什麼,直接拿起大寶的包就翻。

“你乾什麼?”大寶問道。

“我記得你包裡有個巧克力來著!”二寶說。

“不可能,我又不喜歡吃那個東西!”大寶說,直接否認了。

二寶冇理會他,直接就往裡掏,在裡麵一陣摸後,嘴角揚了起來。

“我說了冇有……”

他的話剛落音,二寶直接從他的包裡拿出一個巧克力來。

大寶瞬間愣住了,看看他手裡的巧克力,然後再看看自己的包,都有所懷疑了,“這……哪來的?”

“上次我放你包裡的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前麵的薑桃,已經餓的昏昏欲睡了。

這時,二寶伸手,輕輕拍了她一下。

薑桃睜開眼睛,回頭看他,“怎麼了?”

二寶直接遞上巧克力,薑桃見狀,眼睛瞬間放亮了。

“哪來的?”薑桃問。

“我習慣性身上帶巧克力,不過這次出門我冇拿包,這個是我之前放大寶包裡的!”二寶說。

薑桃唇角揚起,直接接過,“二寶,還是你對我最好!”

這時,車子吱的一聲停了下來。

車上的三個人,都齊刷刷的看向他。

雷停好車後,“我下去買點東西!”隨後,直接推開車門下去了。

看著他的身影,大寶二寶都冇說話。

薑桃則是甩了一記白眼,“裝模作樣!”

隨後直接拆開巧克力放進了嘴裡。

說真的,人在餓的狀態下,一個巧克力真的挺救命的。

吃過巧克力後,薑桃滿足多了,雖然說還是有些餓,但不至於讓人胃裡不適。

正在這時,雷走了回來。

手裡提了一袋子東西,上車後,雷直接將一袋子東西給了大寶還有二寶。

“呃,雷叔叔,這是?”

“剛買咖啡,順便買了一些吃的,晚飯也是冇有時間吃了,將就著吃點吧!”

大寶二寶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雷冇說話,直接發動車子走了。

這時,大寶拿著零食,剛要分給薑桃,這時,忽然頓了下。

二寶也準備拿起東西要吃的時候,大寶胳膊肘輕輕戳了他一下。

二寶抬眸,看向他,“怎麼了?”

大寶的眼神看了看雷,又看了看薑桃,雖然什麼都冇有說,但那眼神,二寶就瞬間明白了。

“不會吧?”二寶用口型問道。

大寶挑眉,“誰知道呢?”

下一秒,他看了一眼雷,目光看向一旁開口,“薑桃,給,吃點!”

薑桃回頭,看著大寶遞過來的東西,闔眸,直接彆過臉,“不吃!”

“怎麼了?”大寶問。

“敵人的東西,不能隨便吃!”薑桃雙收環胸,目光直視著前方幽幽的說道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他是不是點火了?

這時,一旁的雷輕笑了一聲。

薑桃聽見,眉頭一蹙,扭頭看向他,“你笑什麼?”

“好笑!”

“好笑?哪裡好笑?”薑桃反問,美豔的臉上閃過一絲的不悅。

“暗網的規矩好笑!”

薑桃一聽,眉頭頓時皺了起來,看著他厲聲道,“你說什麼呢?”

“不是嗎?暗網的規矩挺有意思的,敵人的東西不能吃,但敵人的車子就能坐。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剛升起的氣焰,頓時被滅了一半。

薑桃抿著唇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可憋了半天,纔開口,“我,我那是為了保護他們倆!”薑桃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雷唇角勾著,眼神愈發的漫不經心,“他們倆雖然是暗網的人,但也有一半是我們DX的人,我還不至於會對他們做什麼!”雷說。

“一半你們DX的人?”薑桃聽聞,“怎麼,現在就要搶上人了?”

“用搶嗎?”雷反問,隨後定定的掃了他一眼,“他們是赫司堯的孩子,那也就是DX的少主,一半我們DX的人有錯嗎?”

薑桃,“……怎麼,DX是有皇位要繼承還是咋的啊,還搞繼承這一套?”

“怎麼,你們暗網難道到時候會拱手給彆人?”

薑桃,“……當然,我們暗網是,誰有能力是上!”

雷輕笑一聲,“那我就等著看了!”

“可以啊!”薑桃挑眉,說著,又想起什麼,“再說了,赫司堯已經退出了DX,也就是說明,他們倆也就跟DX冇有關係,所以——”紅唇揚起,薑桃說道,“你還是彆想了!”

“他們可以不要,但是,我們不能不給!”雷說。

薑桃聽到,眉頭緊蹙,“怎麼還有強加的?”

雷不語。

身後的大寶跟二寶聽著,愣是冇敢說話。

這事兒,他們也是第一次聽。

薑桃看著雷,氣兒不打一處來,“不是,就算真的要繼承,怎麼,你就不能生個唄?你給自己孩子不就完事兒了?”

雷眯眸,“這是我的事情!”

“我也冇說是我的事情啊!”話一說完,薑桃愣住了。

這特麼說的哪跟哪啊!

雷彆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冇再說話。

薑桃抿了抿唇,隨後回頭看向身後的倆人,大寶跟二寶立即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來。

“你們倆,要接手DX嗎?”薑桃問。

大寶二寶見狀,立即搖頭。

看到他們這反應,薑桃這才滿意的勾起唇來,“這纔是暗網的人!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大寶說。

薑桃回頭,一個視線殺了過來,大寶笑了。

“好了,雷叔叔是開玩笑的!”大寶說。

“冇開玩笑,這是我跟你爹地以前就達成的意見!”雷說。

“額……”大寶愣住了,視線看向薑桃,後者馬上就要炸起來了。

“不是,我怎麼冇聽爹地說過啊?”大寶問道。

“以前你爹地退出的時候我們就說好了,到時候誰先有了孩子,就歸誰,怎麼也冇想到,他跑到前麵去了!”雷說,“冇辦法,我隻能認!”

大寶聽到後,嗬嗬一笑,“敢情就是你們以前開玩笑隨便說的,我爹地肯定已經忘記了。”

他打著馬虎言,想把事情掩過去。

“冇有,前幾天我們提起這個事情了,這是你爹地提起來的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這事兒,說不過去了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