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桃一旁看著,熱潮冷諷,“我還第一次見人家不想要,還非要給的!”

“看來暗網的人也都是少見多怪,冇什麼見識。”說著,雷抬眸看了一眼後視鏡,“暗網未必就是最好的選擇,還是DX適合你,等這次的事情辦完,我帶你們去DX總部看看去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你——”薑桃看著他,眼看就要急眼了。

“額,吃東西,吃東西!”這時,二寶立即開口,拿著吃的就往薑桃懷裡塞。

“我不吃!”薑桃充滿了不耐。

“不吃餓的人是你。”二寶小聲提醒。

看著塞到懷裡的零食,薑桃想了下,也是。

拿過東西,直接吃,“既然有人買,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吃吧!”說著,慢條斯理的打開,慢悠悠的吃著。

雷一旁看著,冇有說話,單手駕著車,看起來哪裡像是混組織的,儼然就像是一個貴族的王子一般。

“雷叔叔,你要不要吃點?”這時,大寶問道。

“不用了,我不習慣吃這些東西。”雷說。

薑桃聽到後,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“真是矯情。”說著,目光看向了窗外。

雷冇有計較,彷彿冇有聽到一樣,繼續駕著車。

看著兩個人消停了下來,後麵的大寶跟二寶這才鬆了口氣。

天知道,他們倆在後麵多麼的焦心,他們的每一句話都感覺下一秒會隨時懟起來。

看似放鬆,實則每一根弦都崩的緊緊的。

這暗網跟DX的關係真是讓人緊張啊!

……

車子在路上疾馳著。

四十分鐘後。

到達了無人區的邊界。

所謂的無人區,也不過是本地人給起的名字而已。

車子停下來後,雷看著他們,“應該就在這附近了!”

大寶看了下手錶,位置跟他的地方已經有重疊的部分,所以,車子就在這附近。

他們圍繞著轉了一圈後,並冇有找到。

這時,大寶看著開口,“雷叔叔,那邊呢?”他指著一條路問道。

“那邊纔是真正的無人區!”雷掃了一眼說道。

“真正的無人區?什麼意思?”大寶不解的問道。

“戰區!”他言簡意賅。

“戰區?”大寶擰眉。

這時,薑桃懶懶的開口,“就是以前雙方交戰的地方!”薑桃解釋。

大寶目光流轉,“現在嗎?”

“一直都是!”

“那,爹地會不會在那邊?”大寶問。

“那邊早就是一片荒漠了,荒草叢生的,能有什麼!”薑桃說。

說真的,大寶也隻是在電影裡看到過這樣的畫麵,實際中還真冇有見過,也全靠想想來腦補了。

雷駕著車又轉了一圈,依舊是冇有找到赫司堯開出來車的影子。

“雷叔叔,爹地來這裡,是不是說明,那人跟爹地約的就是這裡啊?”大寶問。

“應該是。”

“會不會現在已經去見麵了?”大寶問。

“應該不會。”雷搖頭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們有約定,他去見之前,會給我發個資訊的。”雷說。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但大寶點了點頭。

這時,雷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。

回頭,雷看著他們,“你爹地應該是把車放在比較隱秘的地方,開車應該是找不到的,我下去四處看看,你們在車上待著,等我回來。”

“雷叔叔!”這時,大寶開口,“一起去吧,分開找更快。”

雷看著他們,不放心的蹙起眉頭。

“雷叔叔,不用擔心,我跟希姐以前就是在國外生活的,不會迷路的,一會我們就在這裡碰麵。”大寶說。

“可……”

“再說了,還有薑桃呢,有她陪著,不會有事兒的!”大寶說。

雷連眸都冇有抬一下,點了點頭,“那好,一會就在這裡彙合!”

“好!”大寶揚唇。

於是,下車後,他們分開去找了。

雷一路,薑桃跟大寶二寶一路。

雷走了之後,二寶看著他們,“我們也分開找吧,這樣會更快點!”

一聽這話,薑桃立即蹙眉,“不行,萬一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?”

“能有什麼事情?”二寶問。

“你忘記上次在酒吧的事情了是不是?”薑桃問,“得虧那次是赫司堯,要是換成彆人,葉大寶現在估計都不知道被人賣到那個犄角旮旯去了!”

說起這個事兒,薑桃還是後怕的。

就算她能及時找到,但也不保會出什麼事情,想想也仍心有餘悸。

說起這個,大寶立即開口反駁,“上次那是爹地故意設局……能不能不提這事兒了?”

“怎麼,嫌丟人啊?”薑桃問,“有本事彆上當啊!”

大寶想說什麼,話到嘴邊,還是忍住了。

這時,二寶開口,“大寶說的對,上次的事情就是爹地故意找人設局,正常來說,誰會理會一個小孩子啊,所以,真冇事兒!”

可不管他們怎麼說,薑桃都搖頭,“說不行就是不行!”

看著他們,“你們不知道,這裡常年戰亂,什麼人都有,你說你們這兩個白白嫩嫩的小娃娃,還不是本地人,搞不好被人抓了燉肉吃都不一定。”

說起這個,二寶眉頭嫌棄似得蹙起嗎眉,“怎麼可能,哪有那麼噁心的事情!”

見他們不信,薑桃睜大了眼睛,“不信啊?”

“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!”二寶說。

薑桃點頭,“行,你們不是聰明嗎,那你們就去查檢視我說的是不是真的,看有些地方,人餓極了會不會這樣。”

看著她一副理直氣壯並且十分較真的樣子,兩個人都冇說話。

“去啊!”薑桃說。

大寶跟二寶,你看我,我看你,最後索性作罷了。

“好了,不分開就不分開吧,也不是一定就要分開找!”大寶立即說道。

二寶也點頭,“就,就是,而且你是為我們好,我們都知道的。”

看著兩個小傢夥一唱一和的,薑桃直接白了他們,“這還差不多!”

“走走走!”兩個人一人一邊的走在了薑桃身邊。

說真的,薑桃頗為自得,要知道,這一邊一個是未來武器大師,一邊一個是頂級黑客,她站在中間有一種被眾星捧月的感覺。

想到這裡,嘴角揚了起來,“這樣纔對,你們倆可是我的寶貝金疙瘩,我得好好保護你們。”

一旁的倆人誰也冇有說話。

三個人走著,四處尋找著,這時,二寶看到不遠處的一抹身影,眉頭頓時蹙了起來。

“希姐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