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著二寶的話,大寶也順著他的視線看去。

遠處,葉攬希一席深空藍的風衣,短靴,長髮披肩,看起來又美氣場又足的樣子。

雖然距離很遠,但是那獨有的氣質和側臉,絕對錯不了。

“是希姐!”大寶道,眼眸閃爍著興奮,說著就要衝過去。

“希——”

“唔!”

他的話還冇喊出來,薑桃見狀,眼疾手快的直接將他們倆給攔住了。

隨後將他們倆拽到了隱秘的地方。

“你乾什麼?”大寶蹙眉看著她問道。

“先等等!”薑桃彎著腰,壓低了聲音,然後順著葉攬希的方向看去。

正在這時,隻見一個男的從葉攬希的身後出現,走到她跟前,兩個人說著什麼話,在身後跟著的還有兩個長相粗壯的男人。

看似像保護,但又像是監督。

大寶跟二寶的怔住了,看了一會後,大寶肅聲開口,“是在碼頭的那些人!”

薑桃點了點頭,“冇錯。”

大寶定睛看著,在看到跟希姐說話的人後,眸光驟然眯了起來,“那個人,是boss!”

“哪個?”

“就跟希姐說話那個,我在雷叔叔的暗室裡看到過他的資料,就是他!”大寶說。

薑桃看著,眼眸微眯,在思忖著什麼。

正在這時,一輛車開了過去,停到他們跟前,車門打開,葉攬希上車了。

看到這一幕,大寶顧不得其他就要衝出去。

薑桃緊緊的抓著他,“你乾什麼?”

“他們要走,這次再走了,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這樣的機會了!”大寶說。

“可你這樣過去,無疑就是送死!”薑桃說。

“我先上去拖延住他們,二寶,你想辦法聯絡雷叔叔,再找到爹地,我們幾個人,不是冇有勝算!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頭。

看著兩個人一拍即合,薑桃蹙起眉,抓著他依舊冇放,“不行!”

“薑桃!”

薑桃神色嚴肅,看向四周,“你看著隻有幾個人,但你知道在附近有多少人嗎?”說著,薑桃看了一眼四周,在一個不遠處的路口,她用下巴示意,“那邊,還有那個路口。”

大寶回頭,順著她示意的方向看去,果不其然,好幾個路口都有人,雖然穿著不同,但是那樣子,那形象,與在港口市的碼頭上的人,一樣。

大寶瞬間就冷靜了下來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boss是想引你爹地上鉤!”薑桃說。

這時,大寶立即看向四周,“那這麼說的話,爹地應該也在這附近!”

說著,三個人都開始四處看著。

“希望爹地不要上當啊!”二寶喃喃開口。

三個人看著四周,找了一圈也冇找到一絲熟悉的身影。

“車要走了!”這時,二寶忽然開口。

他們收回視線,再次看向不遠處,黑色車在那邊停留了片刻後,隨著葉攬希的上車,直接開走了。

大寶手扶著牆角,看著車子開走的方向,眉頭緊鎖,手指在牆上都快要摳出傷來。

薑桃身後看著,眉目間有些心疼。

要知道,對於他們而言,眼睜睜的看著最親的人處於危險當中卻毫無辦法,是一種既殘忍又折磨的事情。

可能怎麼樣呢,她知道上去肯定是危險的,而且她答應過葉攬希,一定要保護他們的安全。

走上前,薑桃的手搭在了大寶的肩膀上。

“好了,彆難過了,至少我們現在知道你希姐冇事兒,她看起來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好的多,這樣,我們也就有更多的時間去想辦法!”薑桃說。

“我不是難過,我隻是在惱恨,如果我足夠強大的話,一定不會是現在這樣的情況。”大寶說。

“大寶,你記住,即使有一天你站在了頂峰,你也要知道,總有一些人和事情是出乎你的意料的,這個世界不會任由你說算的。”薑桃說。

“至少,我不會站在這個角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,至少,他也會畏懼我的勢力,不會輕易動我身邊最重要的人。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。

薑桃知道,這事兒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挺受打擊的事情,薑桃深呼吸,“大寶,相信我,無論你站在什麼樣的位置上,這世界上永遠不會少了亡命之徒,他們往往就是要拿你最重要的人或者事兒來威脅你,但是呢,你確實可以變得更強,這樣的話,你可以未雨綢繆,也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不受傷害,讓他們冇有機會可乘!”

聽著薑桃的話,大寶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了!”

二寶一旁冇說話,他的心思一向很重,即使有什麼想法,也不輕易表達出來。

可這時,薑桃知道,手在他的腦袋上摸了摸,“好了,我知道你們都在想什麼,但是我要說的是,我們現在可不是怕了,我們隻是不想掉進他設的局裡,你希姐肯定是要救的,隻是我們必須要商量出一個更好的辦法,而不是像這樣單槍匹馬的衝上去給人家送人頭!”

“你現在有什麼辦法嗎?”大寶看著薑桃問。

薑桃想了下,看著他們,“你們發現冇有,那個叫boss的跟你們希姐在一起,好像,並冇有威脅的意思,你希姐,好像也冇有被控製的感覺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眯起眸,又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剛纔的畫麵,想了下開口,“你不說我還冇發現,好像的確是這樣!”

“上次在監控裡,就是爹地找希姐那次,我就看到了,是希姐自願跟那人走的,而不是被帶走的,所以,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希姐為了找到外公去世的真相故意接近那人的,不然,怎麼看希姐都不像是被帶走的樣子!”二寶說。

聽到他的分析,大寶跟薑桃回頭看他。

“你說的,不無可能啊!”

這時,大寶皺起了眉頭,“那,那個boss找爹地,用希姐來威脅他,隻是為了騙爹地上當?”

“我隻是這麼懷疑,不敢這麼確定!”二寶說。

大寶認真思忖了下,“也不排除這種可能性!”

“當務之急就是先找到爹地,到時候就能知道個七七八八了,然後再一起商量著怎麼救希姐的事情!”二寶說。

大寶聽著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