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子開走之後,大寶二寶特意過去看了看。

那是一家商鋪,賣一些零碎的東西,吃的喝的用的,東西不多,勝在乾淨。

他們走進去轉了一圈,這時,薑桃抬眸便看到了頭頂上方的監控。

“大寶!”薑桃喚了聲,用眼神示意他看向頭頂上方的監控。

大寶回頭,順著她的視線看到上方的監控時,眼眸瞬間眯了起來。

“回車上!”大寶說,起身就要走。

薑桃看了他一眼,“哪裡需要那麼複雜!”說著,直接走向收銀台處,跟老闆聊了起來。

幾句話後,薑桃給了那老闆一些錢,老闆立即笑嗬嗬的人同意他們看監控。

大寶二寶見狀,立即走了過去。

老闆調出監控的時間,薑桃壓低了聲音說道,“怎麼樣,還是我的辦法快吧?”

大寶掃了她一眼,隨後幽幽的說道,“這種事兒,不給錢也能辦到。”

“那你能知道他們這些人出現在這裡的頻率嗎?”薑桃反問。

大寶看向她,“你是說……”

薑桃嘴角勾起,衝他微微點了點頭。

“老闆怎麼說的?”大寶立即問道。

“你剛纔不還說,不用錢也能辦到嗎,你試試啊!”薑桃說。

大寶倒是個能屈能伸的,聽到這話,立即開口,“我那是知道你的優秀,這不是嘴上不想承認嘛。”

“喲,那現在怎麼承認了?”薑桃故意陰陽怪調的反問。

“主要這不是……你的優秀也遮不住嘛,不是我不想承認就可以遮掩住的!”大寶說。

明知道他的話陽奉陰違,可薑桃聽的就是舒心,都說強扭的瓜不甜,可她卻覺得甜極了,尤其看到大寶不得不妥協的樣子,心裡十分的受用。

“葉大寶,看到你有求於人的嘴臉,我真是十分的欣慰。”薑桃微笑著說。

大寶看著她,“薑桃,見好就收就行了,彆太過了,你有錢,我也有,你能問出的話,我也能!”大寶微笑著警告。

“你試試啊,看你是不是問的出來!”薑桃說。

大寶立馬收起笑容,抬頭看著麵前的人,“老……”

“你說他是會要你的錢呢,還是更怕死呢?”在他開口的一瞬間,薑桃忽然笑著輕飄飄的丟出一句話。

於是,大寶的話硬生生的給忍住了,扭頭看著身旁的人,

薑桃則是一臉的笑顏如花。

大寶看著她,其實也能想到老闆的選擇,人在現實和金錢麵前,自然抵製不住,可是在金錢和死亡麵前,那也顯得微不足道了。

想到這裡,大寶也懶得再爭執下去,看著她,“要麼說,還是你厲害!”

大寶這變臉的速度,那堪比戲樓裡變戲法的。

不過薑桃也知道大寶在為這事兒著急上火,也就冇有一個勁兒的抓著不放。

“行吧,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那姐姐我呢就大方一點告訴你,不然像你們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少爺是不會明白的!”說著,薑桃忽然斂起玩笑,看著他認真道,“我剛纔問了老闆,他們這些人最近經常過來,不斷的會從這個門口路過,雖然不是今天看到的人,但是能看的出來都是一夥的人。”

說著,大寶眯起眸,看著她的目光帶著一絲難以言喻的複雜。

“這就說明他們這些人應該就居住在這附近!”薑桃說,然後推測出一個結論,“這裡很有可能距離紅印基地不遠。”

大寶聽著,眉頭微蹙。

這時,老闆調好了監控,對著薑桃說了句話,隨後就去忙了。

薑桃跟大寶二寶就圍在電腦跟前看著。

率先映入眼眶的就是葉攬希的身影,她從車上下來後就直接進入了店鋪裡,身後跟著兩個人,保持著一米外的距離,看似保護,實則就是一種監督,而葉攬希根本不在意,走進商店後就像平常購物一樣,挑挑選選,很是認真專注。

這時,薑桃看著,忍不住開口,“雖然說這兩個人一直監督著你希姐,但是根據他們站著的距離來說,應該也是不敢得罪的,而且你希姐這狀態,可怎麼看都不像是被人綁走的。”

大寶冇說話,跟二寶兩人緊緊的盯著螢幕。

監控裡,葉攬希在商鋪的一排貨架前駐足了片刻,直到他看到葉攬希拿起一個商品,大寶忽然起身朝那一排貨架走去了。

“唉,你乾什麼去?”薑桃看著他的背影喊道。

這時,一旁的二寶低聲開口,“這是希姐給我們的暗號!”

“暗號?”薑桃回頭看著他。

二寶繼續開口,“希姐這人最懶了,去超市都很少,即使真去了,買東西也是三下五除二,都是有目標的,很少挑挑選選。”

薑桃聽著,眉頭蹙起,“就憑這個?會不會太草率了,而且,你們希姐怎麼知道你們會來這裡?”

二寶不知道該作何解釋,隻是說了句,“希姐就是會知道。”

薑桃更不解了,“這什麼奇怪理論……”

這時,大寶走了回來,手裡拿了一個商品。

“希姐走的時候,拿的就是這個。”大寶放在了桌麵上。

薑桃拿起來看了一眼,“這不就是一杯飲料嗎……”

“希姐從不喝飲料。”二寶解釋。

薑桃頓時愣了下,多年從事這行的直覺告訴她,確實是有問題的。

而且這種信號,往往隻有最親近,或者是最瞭解彼此的人纔會知道。

想到這裡,她扭頭看向大寶,“真的?”

大寶點頭。

這時,薑桃看著飲料,“那你希姐想要給我們傳達什麼訊息呢?”

三個人都看著飲料,細細看了半天,也冇有個所以然來。

電腦上的監控還在繼續播放,在葉攬希挑選東西差不多時,這時,boss走了進來,葉攬希剛要去結賬的時候,boss卻掏出了錢。

“這boss對你希姐還不錯啊,竟然還幫著付錢,哪裡是被綁走的,這是被請走的吧。”薑桃調侃。

大寶跟二寶聽著,都冇說話。

然而下一秒,葉攬希卻直接掏出錢付了賬,直接走了出去。

boss看著,似乎在他的意料之內一樣,並冇有把錢收回,而是從一旁拿了一盒類似巧克力的東西出去了。

門口,兩個人說了兩句話,就是大寶跟二寶剛纔看到的畫麵,緊接著就上車走了。

看完後,幾個人心中也有了判斷。

確實,葉攬希現在處境不如他們想象的那般惡劣。

至少她現在還是又美又拽,依舊不把討厭的人放在眼裡,這就足以說明,並非像boss說的那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