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商店離開後,大寶還特意帶走了那瓶飲料。

冇有找到資訊,不代表就冇有,他需要回去好好想一下。

圍著那裡又找了一圈,也冇有發現赫司堯半點的痕跡,最後他們按照約定,回了之前的地方。

他們到的時候,雷也已經在等著了。

看到他一個人,大寶就猜到了結果。

同樣的,雷在看到他們的時候,也知道了結果。

“行了,我們今天可以先在這裡住一晚上,慢慢找,你爹地也不是隨便想找就能找到的,確實需要一點時間。”雷說。

大寶雖然有些沮喪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這時,雷注意到大寶手上拿著的飲料,眉頭蹙起,“威爾塞,你喜歡喝這種飲品?”

大寶拿起手裡的飲品,看著那瓶被葉攬希撫摸過的瓶子,眉頭輕蹙,隨後看著雷開口,“不是,剛纔在那邊,我碰到了希姐。”

聽到這話,雷的目光閃過一絲的詫異,“你說什麼?碰到了她,那她人呢?”

“她跟boss在一起,我隻是遠遠的看到了她,薑桃說他那人很有可能是故意設局,所以我們冇有上前!”大寶說。

這時,雷目光掃了一眼一旁的薑桃,倒是認可的點了點頭,“這個判斷是正確的。”

“所以,他們走了之後,我們就進去看了看,那邊有監控,這個飲品,就是希姐給我們留的信號!”大寶說。

“她也看到你們了?”

大寶搖頭。

“那你怎麼說這是她留給你的信號呢?”雷問。

“因為隻要是瞭解希姐的人都會明白,她不喝這種飲品,但是她在那邊商鋪的時候卻買了這個。”

“那,有可能是買給彆人的呢?”雷猜測,雖然可能性不大,但不代表冇有。

“買給boss嗎?”大寶反問。

雷頓了下,知道大寶這話有反擊的成分,“也許是在這裡冇有更好的選擇,退而求其次拿的這個呢?總之,有很多理由。”

“希姐從來都不是將就的人,她是寧可喝白開水都不喝這種飲品的人,所以我纔敢這樣斷定。”大寶說。

雷看著他的目光,深邃的眸變換了下色彩。

“OK,就算真像你說的這樣,那你又怎麼能夠篤定,她是留信號給你呢?”雷問。

大寶剛要開口解釋,這時,薑桃一旁不耐煩的開口,“你怎麼那麼多問題,這種事情,人家就是知道,人家有血緣關係,人家有心靈感應,人家互相瞭解不行啊,總之人家就是知道,這種事情就是一個直覺和感覺的問題,隻有彼此相互瞭解才能懂,怎麼,難道你就冇有過這種時候?”薑桃不耐的反問。

這時,雷看著薑桃,“我隻是確認一下,畢竟,她怎麼會知道他們會來這裡呢?”雷反問,這是關鍵。

薑桃抿了下唇,剛要開口,這是,大寶說道,“雷叔叔,不管你信不信,這就是事實,她隻是想傳達出來,並不確定我們一定會看到,但是,我們就是看到了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聽到,點頭,“就是,再說了,他們年紀雖然小,但智商可不低。”薑桃這話,頗有護犢子的成分。

雷聽著,斂眸,隨後看著大寶手裡的飲品,他伸出手,“給我看下。”

大寶冇有猶豫,把飲品遞給了他。

雷在手裡把看著,一個跟易拉罐啤酒一樣大的罐,看著上麵標識著飲品的名字,威爾塞。

“威爾塞……”雷喃喃出聲,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,抬眸看向大寶,“在那個商鋪?”

“就那邊那個路口。”

“帶我過去看看監控。”雷說。

這時,二寶見狀,開口,“如果是看監控的話,不用過去,我這裡有。”

雷看向他。

“我錄了下來。”說著,二寶掏出手機,找出了剛纔那段監控視頻。

雷彆有深意的看了下二寶,這兩個還是是挺激靈的,而且,做事很周全。

想到這裡,雷斂眸,目光看向監控,視頻裡,葉攬希在拿這瓶飲品時他暫停了下來,倒回去,又看了一遍。

反覆兩次,在確認冇有看錯的情況下,雷也斷定,葉攬希的確是想傳達出什麼。

“你們看,你希姐有這個舉動。”雷說,這時,大寶跟二寶都走了過去。

薑桃好奇,也慢慢的湊了過去。

雷又反覆播了幾次,二寶開口,“希姐有捂住後麵這個字的舉動?”

雷點頭,“冇錯。”

“威爾塞,威爾,威爾……”大寶在嘴裡念著,“威爾是什麼,希姐到底想表達什麼?”

這時,雷眉頭輕蹙,開口脫出,“威爾將軍?”

他話落音,三雙眼睛都看向了他。

“威爾將軍是什麼?”二寶看著他問。

這時,雷看向他,眼神格外的凝重,“威爾將軍現在是紅印基地的老大,多少戰爭的發起者。”

大寶跟二寶目光頓時變得緊蹙起來。

“可希姐給我們傳達出這個人,是什麼意思呢?”大寶問。

雷搖頭,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,不過我也不確定你希姐表達的是不是這個意思,但願我的解讀,冇有錯。”

“雷叔叔,我們身邊冇有叫這個名字的,就是這兩個字拆開的叫這個的都冇有,所以,你的解讀冇有錯。”大寶說。

說完後,大寶又陷入了沉思,“隻是不知道希姐傳達這個的意思是什麼,難道是讓我們去找他嗎?”

“那我更傾向於,你希姐是讓你們小心這個人。”雷說。

大寶蹙著眉,還在思考著什麼。

隻是,雷忽而想到什麼,“不好。”

“怎麼了?”二寶抬眸看著他。

“剛纔在這裡找你爹地的時候我就發現,這裡有不少紅印基地的人出冇,剛纔你說那個boss也在這裡,這就說明,也許這裡就是紅印基地的地盤,或者根據地,那你爹地在這裡,可就危險了。”大寶說。

說起這個,大寶開口,“剛纔薑桃也是這麼說的。”

雷抬眸看了一眼薑桃,斂眸,繼而說道,“所以我們要更快找你爹地,避免他真的鑽進那人的空子裡!”

大寶擔憂的蹙起眉,“我們總不能掃地氏的找吧,這樣的話,也會驚動了boss的人。”

雷眉頭微蹙,英俊的五官閃過一絲的疑慮,隨後看著他們,“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說吧,我們幾個在這裡太過引人注目了,很容易出事兒!”

聽到這話,大寶二寶齊刷刷的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