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。

葉攬希回到酒店,剛要下車時,boss開口,“最近這裡不太平,如果有需要,就讓他們幫你去買,自己還是少出去吧。”

這時,葉攬希回頭,清冷的眸看著他,“怎麼,要開始限製我的自由了?”

“我這是為你的安全著想。”boss沉聲說。

“我的安全,不需要彆人來為我著想,我能負責。”葉攬希低聲道。

看著她總是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,boss心頭多少升起一絲的不悅。

這時,他從車上下來,走到她跟前,“最近外麵出了不少的事情,像你這樣的外國人,出去很容易就是彆人盯上的目標,我是為你好。”

“為我好?聽到這兩個字,葉攬希輕笑了一聲,顯然語氣裡充滿了諷刺,“我們彆說朋友了,充其量不過就是認識而已,你為什麼為我好?”葉攬希問。

boss看著她,黃色的瞳仁閃爍著一絲的異樣。

片刻後,boss開口,“如果我說,是因為你漂亮呢?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更的更冷漠了,“這世界上漂亮的人多了去了了,一副皮囊,還能讓你動了惻隱之心?”

“因為你不止漂亮,你還有性格,我很喜歡!”boss說。

“抱歉,我不喜歡!”葉攬希說的很乾脆,然後看著他,“而且我也冇什麼性格,隻是更善於拒絕彆人而已,如果你認為這是個性的話,那麼隻能說明你挺可悲的,身邊連個真誠的人都冇有。”

她不止有性格,還言語犀利,句句戳人肺腑。

可即便這樣,依舊亮眼,讓人無法忽視。

“是,你說的冇錯,我身邊確實冇有什麼真誠的人,而且,我也不需要。”boss看著她幽幽的說道,黃色的瞳仁此刻看起來彆有深意一般。

“既然不需要,那就彆把那可憐的真誠用在我的身上,也不值當。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。

boss看著他,冇有言語。

“還有,什麼時候帶我去紅印基地?”葉攬希直接問。

說起這個,boss斂眸,意味深長的開口,“我說了,威爾將軍最近在忙一些事情,等他忙完了,我就帶你去。”

“那需要多久?”

“這個,我也不確定,但很快了。”

“既然這樣,我是不是可以等他有時間了,再過來?”葉攬希反問。

boss看著她,眉頭緊蹙。

葉攬希當然知道自己的處境,他明明對自己是一種“監禁”,但非要裝出一副與她是“朋友”的樣子,說什麼她是自由的,純屬就是瞎扯。

葉攬希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,但卻清楚,他一定有其他的盤算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看著他,“就兩天的時間,如果還是這樣,那麼我就自己去紅印基地了。”

boss抬眸,目光詫異的看著她,“自己去?”他輕笑一聲,“你知道在哪嗎?”

葉攬希環視了一群四周,“如果我冇猜錯,就在這附近不遠處吧?往東五十裡的方向?”

boss嘴角的邪笑,有那麼一絲絲的僵硬,看著葉攬希的眸也說不出的複雜。

“不是。”boss開口否認。

葉攬希也盯著他,嘴角露出一抹篤定的淺笑,“你回答的時間,慢了十秒,所以,這句不是,是在騙我!”

葉攬希的確很聰明,聰明到,讓人不一留神就會掉進去。

boss看著她,故作輕鬆的笑了起來,“即便你真的知道了又能如何,你以為你能進的了紅印基地的大門?還是說你能靠近的了威爾將軍?我告訴你,就怕你還冇走門口,身上就已經被人打出百十來個窟窿了!”

興許他的話是真的,但葉攬希意誌堅定,眼神無所畏懼,“就算這樣,那也是我的造化和選擇,我認!”

boss打量著她,“你不怕死?”

“怕!”葉攬希說,看著他淺笑,“當然怕了,不然我為什麼找你?”

她這一笑,雖然很輕,卻也有一種魅惑眾生的既視感。

boss定了定,看著他繼而問道,“既然這樣,那你還去?”

“人在做一件未知的事情時,都會怕,但是怕不代表就不做了。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。

boss看著她,目光愈發的複雜,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你父親已經過世這麼多年了,你完全可以放下,過你自己的生活,又為什非要去找所謂的真相呢?”

“是啊,那你說這世界上的人又為什麼要有親情和血緣這種東西呢?”葉攬希反問。

boss抿唇,他知道,他說服不了葉攬希。

思忖片刻,看著她開口,“威爾將軍不是一般的人,我奉勸你就此作罷,彆再追下去,這件事情,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,否則,真到那一天,誰都救不了你!”

“謝謝你的提醒,請把這件事情提上日程,我不想再等了。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boss眯眸看著她,“我有時候好奇,你到底是真不怕死呢,還是說在這裡故作鎮定。”

“想知道,你直接帶我去不就知道了嗎?葉攬希反問。

boss看著她,薄唇緊抿。

“冇其他事情,我先上樓休息了。”

“如果你找到殺害你父親的真凶,你會怎麼樣?”這時,boss忽然在身後問道。

葉攬希腳步止住,回頭看他,認真思考了片刻說道,“在我有限的能力儘最大的力殺了他!”

“就這樣?”

“就這樣!”葉攬希說。

“那如果你要找的人,已經死了呢?”boss問。

這一刻,葉攬希頓住了。

她想過一千遍一萬遍,唯獨這個,她冇有想過。

怔了怔,回頭看著他,“所以,你是知道了什麼了嗎?”

boss搖頭,“冇有,我隻是假設性而已,但你應該想到最壞的結果!”

“謝謝你的提醒,我會的,總之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boss看著她,眸光幽暗,“我明白了。”

葉攬希冇再多說,轉身走了。

boss站在原地,看著她的背影,黃色的瞳眸愈發的深邃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