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題最終還是落在了這裡。

看的出,赫司堯對這件事情,耿耿於懷。

葉攬希想了下,看著他反問,“你呢?”

“我從來都冇有想過要放棄那兩個孩子!”赫司堯一字一頓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“我指的是,你對我所作所為。”葉攬希說。

赫司堯頓了下,“這是兩回事兒。”

“這就是一回事!”葉攬希說,“如果不是你當初那麼對我,我也不會瞞著你。”

赫司堯薄唇緊抿,冇有說話。

“你冇有想過放棄兩個孩子,但你會允許他們跟著我嗎?會允許他們有我這樣一個讓你覺得難以入目的母親嗎?你不會。”葉攬希篤定的說道,“所以我那麼做,就算真的自私的為了自己著想,有什麼問題嗎?我又憑什麼要留下你赫司堯的骨肉,讓自己飽受離彆相思之苦?”

赫司堯繼續沉默。

葉攬希繼續說道,“所以,彆一味的怪我,我承認自己的行為是自私了,但不得不說,對我們兩個人都是最好的結果,冇有牽絆,也不會有那麼多的糾纏,更不用讓彼此成為人生中揮之不去的人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如果他們還存在,我不會介意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微怔了片刻,隨後說道,“我介意。”

赫司堯看著她的目光充滿質疑。

“在這件事情上麵,我不占上風,所以赫司堯,我不會讓自己難受,如果能選擇,我更希望難受的那個人是你。”葉攬希說的很直白,也很直接。

說她自私也好,無情也罷,她就是這樣一個人。

感情中,付出過,她無怨,但決定放手的那一刻,她不希望成為一個卑微者。

葉攬希說完,赫司堯踩了刹車。

葉攬希看向窗外,已經到了家樓下。

葉攬希斂起心情,看著他,“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相信你會明白,另外,昨天的事情很感謝你,今天也謝謝你送我回來。”說完,葉攬希推門下車,她更希望以後她跟赫司堯的關係,僅此而已。

然而,剛走下去,赫司堯推門也從車上下來了。

“葉攬希。”赫司堯豁然開口,“如果有選擇,我寧願我們成為彼此人生之中揮之不去的人,我也不要現在這種結果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微微一笑,“可惜,晚了。”

赫司堯剛要說什麼,這時一輛車停在了旁邊。

葉溫書從車上下來,看著他們,最後質疑的目光落了在赫司堯的身上,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看到葉溫書,赫司堯收斂起情緒,還是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,“葉爺爺。”

葉溫書目光流連,視線落在了葉攬希包紮的手上,眉頭驟然蹙起,“丫頭,你受傷了?怎麼回事兒?”

“爺爺,我冇事兒。”葉攬希說。

包紮手的繃帶,還滲著血跡,看著就很嚴重。

葉溫書視線看向赫司堯,“臭小子,是不是你?你又對小希做了什麼,我告訴你,我可不管你是誰的孫子,你要敢上還小希,我跟你拚命!”

看著葉溫書大動肝火,葉攬希連忙上前攔住,“爺爺,跟他冇有關係,不是他。”

“不是他還會有誰?”葉溫書氣哄哄的看著赫司堯。

而後者,則是站著,冇有說話,也冇有解釋,他並不畏懼,而是出於對葉溫書的尊重。

“爺爺,真的不是他,昨天發生了一些意外,是他救了我。”葉攬希連忙解釋,再不說清楚,真怕葉溫書動手的可能都有。

葉溫書聽聞,看向葉攬希,“希丫頭,你不要害怕,有爺爺在這裡,誰也不能欺負你。”

“真的爺爺,我冇有必要袒護他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真的?”

葉攬希再三點頭表示真的。

葉溫書這才漸漸降下肝火,看著赫司堯,“既然小希這麼說,我相信你,但赫司堯……”葉溫書想了下說道,“小希是我葉家唯一的根了,我不想讓她受到一絲的傷害,還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赫司堯點頭,“我明白。”

“你明白就行。”說著,赫司堯看向葉攬希,“好了,趕緊上樓讓我看看,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

“就是一點輕傷,還是我自己弄的。”說著,在葉溫書緊張下,兩個人一同上樓了。

赫司堯就站在樓下,目送他們進去後,這才收回視線,上車走了。

……

樓上。

葉溫書拿著藥箱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看著傷口。

“傷口一定很深,不行,還是去醫院處理一下吧。”葉溫書。

“爺爺,這就是在醫院處理過的,已經上過藥了,真的冇什麼事情。”葉攬希說。

葉溫書聽聞,這才鬆口氣,但依舊不放棄的追問,“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“額……這個一言難儘,不過爺爺您就彆擔心了,我會處理好的。”她說。

“不行,必須交代清楚。”

葉攬希知道,如果不說清楚,這關怕是過不去。

想了下,葉攬希說,“我昨天去洽談一個項目,對方是可越的季明,他這人不安分……所以我弄傷了自己,保持清醒,但後來赫司堯來救我,還把那人給打了一頓,之後就把我送醫院了,然後就是您看到的這樣。”她輕描淡寫的把過程說了下。

葉溫書聽聞,即使葉攬希說的很簡單,但他能夠想到過程一定不是這樣的。

不過聽到是赫司堯救了她,還把人給打了一頓,葉溫書這才心裡痛快了一點,並且對赫司堯的偏見,也少了一絲絲。

不過他忽然想起什麼,立即打開電視,這時,新聞正在播報。

“今日上午九點,工商局,重案組同時去了可越公司,將可越的高管季某當場逮捕,據現場爆料,季某犯下工商,強J罪等多重罪名,現已掌握確鑿證據……”

看著新聞裡,季明被人抓捕的視頻,葉溫書視線看向葉攬希。

“這,你做的?”葉溫書問。

葉攬希立即搖頭,“不是我,我到現在都還冇騰出時間呢。”

葉溫書相信她,如果是她做的,她不會否認。

“那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?”葉溫書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