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內。

葉攬希走進去後,將鞋子脫在門口,直接光著腳朝裡麵走去了。

坐在椅子上,纖細的雙腿隨意的搭著,單手托著下巴,眉頭緊鎖,目光看向外麵,也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片刻後,她回過神來,目光看向桌子上買來的東西,她起身,直接從裡麵拿出一個飲品,看著上麵的名字,葉攬希眯了眯眸,但願他們能看到吧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直接打開,將飲品倒入水池後,直接將易拉罐扔進了垃圾桶內。

隨手將頭髮撩起,她進浴室洗澡去了。

半個小時後,葉攬希出來,換了一身舒服一點的休閒運動衣,頭髮被她隨意的披散在身後,明明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咪了,但看起來就像未經人事的姑娘一樣,美中還夾雜著幾分知性。

原本想直接洗澡的,忽然感到有些饑餓,葉攬希直接下樓覓食去了。

酒店的一層。

葉攬希下去後,點了一些吃的,就在靠窗的位置吃著。

正在這時,身後忽然響起一陣雜亂聲。

葉攬希回頭看去,這時隻見一個身穿酒店工作製服的人手裡了一把刀,追著boss衝了出來。

看到這一幕,葉攬希眉梢微挑,眼神有些意外。

這算什麼?

刺殺?

葉攬希吃這東西,不為所動,也絲毫冇有幫忙叫幫手的意思,就那樣邊吃邊打量著。

兩個人在走廊裡一陣扭打,然而當boss注意到葉攬希時,看到她像是瞧戲似得看著他們,眉頭微蹙,可緊緊是一秒的慌神,便被人趁機占據了上風,一刀刺入了他的胸口。

“唔!”boss回神,看著插在胸口的刀,眉頭驟然緊蹙了起來。

儘管憤怒,但處於劣勢他的,此刻充滿了無奈。

然而當對方想要一舉要了他的命時,boss卻抵死抗拒著,臉都漲的紅了起來。

其實不難看的出,但凡稍稍出一下手,boss就可以倖免於難,可即便這樣,葉攬希在一旁看著,慢悠悠的吃著東西,絲毫冇有要幫忙的意思。

反而,眼神愈發的充滿玩味。

boss就那樣斜眼看著她,眼神說不出的複雜。

最終,在博弈當中,boss漸漸難抵力量,肌肉漸漸的變的無力起來,而懸在眼前的刀就要插入他的眼睛時,這時,隻聽砰的一聲,挾持著boss的人頓時怔了下,那雙眼睛看著他,再看著他。

砰砰。

又是兩聲,隻見那人口吐鮮血,最後漸漸放開了他的手,倒在地上,雙眼不甘的睜著。

這時,有人跑了過來,“boss,您怎麼樣,冇事兒吧?”

boss不語,好似對這樣的情景早已經見怪不怪了,看著倒在地上的人,“拖出去處理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這時,boss捂著胸口的位置,血跡像是往外冒似得滲出來。

手下的人接二連三的跑過來,“boss,你受傷了?”

“我冇事兒。”

“我去叫醫生!”說完,有人走了。

boss就站在原地,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葉攬希身上。

她還在吃著東西,一副淡定的神情,眉眼之間好似還帶著幾分戲謔和調侃。

這時,boss直接朝葉攬希走了過去。

走到她跟前,boss坐了下來,看著她麵前的東西,他開口,“怎麼樣,好吃嗎?”

葉攬希則是點點頭,“嗯,還不錯。”

“那剛纔的戲怎麼樣,好看嗎?”boss問。

“差那麼點意思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差哪裡了?”

“跟所有的電視劇一樣,結果毫無懸念!”說著,葉攬希搖搖頭,甚至表示有幾分遺憾。

boss就坐在她的麵前,胸口鮮血直流,臉上也漸漸愈發蒼白,可在聽到葉攬希後,他卻輕笑一聲,“你看起來,很遺憾?”

“怎麼會?”葉攬希看著他微微一笑,“我還指望你帶我去找人呢,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的。”

“哦?那既然這樣,那剛纔為什麼不幫忙?”boss直接問。

“我?幫忙?”葉攬希問,眉眼輕笑。

boss看著她。

“男人之間的事情,難道不應該由你們自己解決嗎?”葉攬希問,“我要是幫了,讓你多冇麵子。”

“這麼說來,我還得感謝你?”

“感謝就不必了,畢竟我也冇幫什麼忙!”葉攬希說,依舊不急不慢的吃這東西,看起來很是享受,而剛纔所發生的一切,不過就像是看了一處戲一樣輕鬆。

boss看著她,如果不是這幾日跟她的接觸,對她有了一些瞭解的話,這一刻,他多少都會想弄死她。

但這一刻,他不止冇有生氣的意思,看著她,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。

眉目流轉,眉眼間還帶著幾分戲謔,那種充滿玩味的眼神,讓人倒是多了幾分想要探究她的想法。

這個女人,和他見過的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樣。

在她的身上,充滿了低調和張狂的矛盾,明明看起來什麼都不在意,但是骨子裡,性格裡卻帶著幾分張狂,讓人無法掌控,更無法駕馭。

看著他,boss嘴角忽然溢位一抹笑來。

葉攬希看著他,“笑什麼?”

“我現在忽然明白,為什麼J對你一往情深了,你確實是一個值得讓人念念不忘的女人。”

提起赫司堯,葉攬希頓了下。

眼眸微眯,看著他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忽然感慨一下。”boss調侃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纔不相信他就是無緣無故的提起赫司堯呢。

看著他,葉攬希在想著什麼。

這時,boss看著她,“怎麼,你該不會還不知道吧,J現在也在敘利亞!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詫異的看著他。

“而且,他是為了你來的!”boss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眼眸漸漸變得犀利起來,可又想到什麼,她又將情緒斂去,看著他開口,“是嗎?”

“怎麼,不信?”

葉攬希喝著紅酒,隨後微微闔眸,“冇什麼不信的,隻是冇想到,他也有今天。”

boss眯眸,看著她,“什麼意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