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故作平靜的抬眸,看著他,“怎麼,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什麼?”

葉攬希嘴角溢位一抹調侃般的輕笑,“看來,你的訊息瞭解的不夠全麵啊!”

boss看著她,眸光眯起。

葉攬希清秀的眉,故作為難的擰了起來,那充滿絕色的臉上閃過一絲俏皮的表情,“這樣說吧,赫司堯是我前夫!”

她的話落音,boss的臉閃過一絲的詫異。

葉攬希繼續吃著東西,看似隨意的說道,“幾年前,我嫁給過他,不過他太渣了,後來就離了!”

看著她說的這麼輕鬆,boss儘管胸口疼痛難忍,卻依舊充滿好奇,“就這樣?”

“嗯!”葉攬希點頭,“就這樣!”

boss看著她,眼神充滿了不解。

“大概是我幾年前太醜了,所以他看不上我,不過現在……”葉攬希輕笑一聲,“男人大概都是視覺動物,不過這樣的感情,我也不稀罕。”

“醜?”boss看著她,眼神充滿質疑。

雖然說他常年在國外,但是他的審美卻是很東方,葉攬希的審美可以說是頂級的天花板了,即使放眼娛樂圈都找不到這樣的神顏,所以又怎麼會說醜呢?

葉攬希沉思片刻開口,“可能是幾年前,我不善於打扮,所以……醜了點?”葉攬希反問,直到現在,她都不覺得以前的她有多醜,反而是現在,她感覺很繁瑣,但是在小四的鞭策下,她也已經養成一種行為習慣了。

不過boss是不信的,就葉攬希這樣的人,即使不會打扮,又能醜到那裡去?

現在不也冇有化任何的妝,可她看起來依然美的讓人怦然心動,吹彈可破的肌膚,又白又亮,美中還透著一股自然的靈氣,讓人看著,難以移開視線。

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你不愛他?”boss反問。

“愛?”葉攬希眉頭蹙了蹙,“以前愛吧。”

“現在呢?”

“從離婚的那一刻,便不愛了。”

“感情是可以控製的嗎?”

“感情不可控,但心會受傷,一個以前把我的自尊踩在腳下的人,我為什麼還要愛他?”葉攬希看著他直白的反問。

boss就那樣盯著她,對於她的話,半信半疑。

片刻後,他嘴角揚起,“既然不愛,那又為什麼要糾纏在一起?看的出,他可是為了你願意豁出性命!”

葉攬希心尖忽然觸動了下,她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才讓他有了這樣的判斷,但此刻,她也隻能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“是啊,以前為了甩了我,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,現在為了得到我,他也依舊可以。”葉攬希說,那語氣,那樣子,就好像真的不把赫司堯放在心頭一樣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幫你殺了他?”boss忽然問道。

葉攬希愣了下,抬眸看著他,冇有說話。

“怎麼,心疼了?”boss忽然笑著說,嘴唇發白,臉色愈發的暗,可他依舊強撐著,而那雙黃色的瞳仁卻散發這洞悉人心的光一樣。

“你想殺就殺,彆說幫我殺的,我還不至於為了一段感情就像瘋了一樣,這世界上又不止他赫司堯一個男人,我隻求跟他好聚好散!”

“說了那麼多,其實還是不捨得吧?”boss說,眼神裡都是篤定。

“既然你這麼想,那我也冇什麼可說的!”葉攬希看起來依舊淡淡的,好似真的不在意一樣。

“在港口市的時候,我調查過你跟赫司堯,可不是像你現在說的這樣……”

“那是哪樣?”葉攬希反問。

“他可是為了你,能夠豁出性命的!”

這時,葉攬希揚起一抹笑,“是嗎?”

“你說呢?”boss反問。

葉攬希極具優雅的點了帶你頭,“也許是真的,男人啊,一輩子都在追逐自己所得不到的,在這個過程中,他什麼都能做,也都敢做,可一旦到手,就還是跟之前一樣不會珍惜。”

說著,葉攬希忽然想起什麼,看著boss,“不過,你是真確定赫司堯會這麼做嗎?是真能豁出性命呢,還是說就為了一個得不到的人就上演各種各樣的苦情戲?”葉攬希反問。

“你真瞭解他嗎?”葉攬希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反問。

boss看著她,不語。

“對赫司堯,遠比你瞭解他的多,他看似癡情專一,實則隻是給彆人的假象,他很善於偽裝的。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“可有些東西,是裝不出來的!”

“不是他裝不出來,隻是你不敢相信而已!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boss看著她不語,但那雙透亮的眸卻複雜了許多。

“我倒是不知道你跟赫司堯之間到底有什麼,但是我奉勸你一句,彆輕易信他!”葉攬希笑著說。

她說的很是動人逼真,可這一刻,boss卻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演戲了。

這時,胸口的傷口忽然疼痛了起來,他手捂著胸口,目光看著葉攬希,眼神愈發的幽深起來。

這時,有醫生過來了。

他的手下走到他的跟前,“boss,醫生來了,先讓他給你處理傷口吧!”

boss冇動。

“您這樣會失血過多的,也接下來也會影響接下來的整個計劃!”手下的人提醒。

說起這個,boss這纔回過神來。

這時,手下的人,立即走上前檢視傷口,boss就那樣坐在葉攬希的麵前,兩個人看著彼此,像是在用眼神博弈一般。

直到醫生開口,“傷口有些深,必須找個地方平躺下來,先消毒,再縫針,否則再過一會就真的會造成失血性休克了。”

“boss……”

“回房間吧。”boss忽然開口。

這時,手下的人立即上前將他攙扶起來。

boss收回視線,顫顫巍巍的剛要走,這時,葉攬希單手拖著下巴,看著他的身影問道,“你這傷,不耽誤兩天後的行程吧?”

boss看著她,葉攬希則是一臉的淺笑,彷彿眼前的所有都與她無關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