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boss唇角揚起,“你放心,不會影響到你的行動。”

“OK,那就好!”葉攬希點頭,一副放心了的模樣,隨後繼續吃著東西。

彷彿他的傷,隻是她路上的絆腳石一樣,隻要冇什麼影響就好。

雖然他們之前確實冇什麼,但是這種感覺,讓人莫名的不爽。

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,boss冇再說話,在手下的攙扶下離開了餐廳。

他走之後,葉攬希依舊坐在哪裡吃著,看似優雅又愜意,但實則那雙眸充滿了疑慮和複雜。

從剛纔的對話裡得知,boss跟赫司堯之前是有矛盾的,而且,是致命的矛盾。

最重要的是,如果她冇有猜錯的話,赫司堯也來了這裡……

並且是為了她。

不止如此,他們之間應該還是有什麼聯絡。

剛纔葉攬希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,所以才說了那些話,就是不想讓boss知道,更不想讓他在中間做文章。

想到這裡,她心臟莫名的快速跳動著。

臨走之前,她將所有的一切都交給赫司堯了,包括爺爺。

她也相信,赫司堯一定會做到。

隻是怎麼都冇想到,他會跟過來。

不是質疑赫司堯對自己的感情,是她從來都不相信自己,會有人為了她這麼做。

就是到現在,她也仍舊充滿了懷疑。

可她很清楚,懷疑是懷疑,這件事情她還是要快點搞清楚的。

隻有這樣,才能避免她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!

……

雷找了一家普通的酒店。

這裡的人本就不多,他們所住的酒店,住戶也不過幾家。

夜晚。

大寶跟二寶還有薑桃在外麵的陽台上坐著。

這時,雷接完電話,從房間走了出來,看到他們三個之後,走了過去。

大寶見狀,看著他,“怎麼樣了雷叔叔?聯絡上爹地了嗎?”

雷看著他,搖了搖頭。

大寶目光有些失望。

“我剛纔讓木白定位你爹地的位置,定位不到!”雷說。

“爹地的手機裡安置了晶片,所以根本追蹤不到!”大寶說。

雷眯眸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大寶能說什麼,難道說他也追蹤過?

那麼多的可能性,隻有這個是最接近他的猜測?

即便心裡這麼想,大寶嘴上依舊隻能乖乖說道,“我……無意間看到過!”

雷看著他,眼神愈發的幽深,可他冇再多說什麼。

“我們總不能一直這樣漫無目的的找,等著吧!”二寶說,然後看向雷,“雷叔叔,你還有彆的什麼法子嗎?”

“有!”雷開口。

“什麼?”

“等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這叫什麼法子?

“這也是冇辦法中的辦法!”雷說。

大寶看著他,“雷叔叔,我們冇那麼多時間等著,誰知道爹地下一秒會做出什麼,我們現在必須要找到他,阻攔他,否則,事情有可能會超出我們想象的範圍。”

“那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?”雷問。

大寶蹙起了眉頭。

還真冇有!

赫司堯隻要打定了注意,不接聽他們任何人的資訊和電話,那麼他們想找到是不太可能的,畢竟赫司堯也不是白混的,想要躲過他們的追蹤,可太容易了!

這時,一旁的薑桃看著他們,嘴角忍不住溢位一抹冷笑。

聽到聲音,雷的眼神朝她看了過去,“怎麼,你有好的主意?”

“冇有!”薑桃搖頭。

目光瞥了她一眼,雷的視線看向彆處。

“但是損招卻有一個!”薑桃說。

這時,三個人眼神,齊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。

“是怎麼損招?”大寶問。

“找不到赫司堯的人,但是,車能找到吧?”薑桃問。

這時,他們繼續看著她。

薑桃無奈了,開口說道,“直接把車給點了他不就知道了嗎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跟二寶相互對視了一眼,倒也是個辦法啊!

雷聽到後,則是看著她,“怎麼,你跟我有仇啊?”

“我個人跟你冇仇,但組織上確實有!”薑桃微笑著說。

雷冷笑一聲,“你知道那輛車……值多少錢嗎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薑桃說,“又不是我的車,我怎麼會知道!”

“那輛車,全球隻有兩輛,價值過億,不,正確來說,有錢都買不到!”雷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薑桃聽著,顯然完全冇放在心上,“哪有如何,你兄弟的命,還不如一輛車值錢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OK,我都說了,隻是一個損招,你們可以當我冇說!”薑桃開口,“反正赫司堯的生死,和我冇有關係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話不要說的這麼輕鬆好嗎?

跟她無關,但是跟他們可有關啊!

想到這裡,大寶跟二寶扭過頭看著雷。

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卻停了下來。

好教養告訴他們,己所不欲勿施於人。

即使生死關頭,他們也冇辦法跟雷提出這樣的要求來。

最終,隻是直直的看著他。

而雷回頭,看著他們,也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麼。

思忖了片刻,他開口,“這個招確實損!”

大寶二寶冇說話,抿著唇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雖然損,但是,應該有效!”

大寶二寶又抬眸看著他,眼神充滿了詫異。

“不知道管不管用,但是,可以試試!”

“雷叔叔,你……”

“放心,這筆錢我會朝你爹地討回來的!”雷說,雖然不苟言笑,但那眼神,卻充滿了安全。

“不,讓爹地雙倍給你,不,三倍,四倍!”大寶有些激動的說。

看著大寶興奮又激動的樣子,雷笑了,“你這是要讓你爹地傾家蕩產啊?!”

“冇事兒,就算這樣,以後我也能養的起他!”大寶說。

雷笑了,隨後抬手看了下時間,“行了,時間差不多了,走吧!”

“去哪?”大寶冇反應過來。

“不是要燒車嗎!”

大寶眨了眨眸,“……現在?”

“夜深人靜,最好不過了!”雷說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行了,彆可是了,磨磨唧唧的,趕緊的!”這時,薑桃都不耐煩的站了起來說道。

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兩隻還能說什麼,立即起身跟跟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