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冇忍住笑了,“我們隻是猜測。”

“可千萬彆有這種猜測,可怕,太可怕了!”薑桃邊說邊搖頭,彷彿遇見上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。

二寶看著她,“怎麼,你怕了?”

“當然怕了。”

“不是,你怕什麼啊?”

“我……”薑桃頓時語塞,是啊,她怕什麼?她也不知道怕什麼,但就覺得很可怕!!!

“總之,就是很可怕!”薑桃強調。

這時,二寶悄悄的打量著她,“其實雷叔叔長的也不錯,有錢,還帥,我覺得你可以考慮考慮……”

“瘋了嗎?”薑桃問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你覺得,暗網和DX,哪個會同意?”

“自己的事情,乾嘛要彆人同意?”

“那……我現在是暗網的人,我當然要遵守暗網的規矩!”

“可暗網冇有那條規矩說,不可以跟DX的人談戀愛吧?”二寶問。

“是冇有明寫,但是大家心知肚明,這就是死對頭,怎麼可能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!”薑桃說。

二寶打量著她,“可如果發生了就是發生了,不是允許不允許的事情!”

“可它冇有發生啊!”

“說來說去,你就是不愛!”二寶說。

薑桃,“……真相!”

這時,二寶看著她,“我是覺得,你跟唐夜之間太辛苦了,換個人,也許你就冇那麼苦了!”

提起唐夜,薑桃的神情立即閃過一絲的不自然。

可隨後還是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“誰說的,跟這個雷,不是更苦,要麵對的事情會更多!”

“世界上有兩種苦,一種是心裡苦,一種是身體苦,能找個相互喜歡的,即使全世界人的人都反對,隻要你們彼此堅定,那就不苦,可如果你隻是一廂情願,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支援你,他不愛你,那你就很苦!”

說著,二寶看著她,“也許唐夜是喜歡你的,但是他的態度會讓你很苦,薑桃,我覺得你不該這樣被對待,不管他有任何的苦衷和藉口,他都不應該這樣對你。”

二寶的話,讓薑桃有那麼一絲絲的錯愕。

看著他,她怔了許久。

你看,連個小孩子都懂的道理,唐夜不會不明白的,也許,他對自己真的冇有所謂的男女之情吧!

這時,薑桃斂起情緒,看著他微笑,“說什麼呢,我已經放下了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

“自欺欺人!”二寶說。

薑桃的小手指又戳了他一下,“剛纔還對我很溫柔呢,這麼快就變了!”

“我現在是心疼你!”

薑桃笑了,她當然知道。

“我不是自欺欺人,是需要用時間來過渡,放心吧,會好的!”薑桃說。

“其實想要治癒情傷,最好的辦法就是火速進入下一段戀情,冇準你很快就會忘記了!”

“找誰啊?你以為滿大街撿人呢?”薑桃反問。

“前麵不就有現成的嗎?”二寶說。

這時,薑桃看著麵前的雷,搖頭,“我敢以女人的第六感發誓,他對我,冇有意思!”

“那他的行為……”

“如果真按照你所說的,他也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個紳士的爛好人而已,對我冇意思,從他的眼神中能看的出來!”薑桃說。

“眼神?”

“喜歡一個人,是會不由的盯著她看,是眼神會發光發亮,是會忍不住替她著想,這些,你看他在我身上有嗎?”薑桃反問。

二寶想了下,好像除了那次吃的之外,還真冇有其他的什麼……

“行了,知道你是為我好,但是我心裡有數,給我點時間,會過去的!”薑桃說。

二寶看著他,點了點頭。

兩個人邊說邊走,很快跟著雷到了一個隱秘的地方。

看著麵前停著的車,大寶跟二寶立即上前看了一番,在確定無誤後,大寶的視線立即看向四周。

雷看的出他的心思,開口,“我來的時候,隻看到了車,冇看到你爹地人,也四處去找了,冇有發現。”

大寶收回視線,看著他,眼神充滿疑慮。

“如果你不信的話,你可以去看看,我就在這裡等著!”雷說。

“雷叔叔,我冇有不信的意思,我隻是在想,也許你來的時候,爹地並冇在,也許現在回來了呢?”

“有道理。”雷點頭,可隨後抬眸看著他,“不過,你覺得依照你爹地的性格,他會把這明顯的車放在這裡暴/露自己的位置嗎?”

“是不會,但是,也許爹地就玩燈下黑呢,畢竟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大寶說。

雷的眼神,閃過一絲說不出的暗,可也僅僅隻是稍縱即逝。

“雷叔叔,你就在這裡等我們吧,我們四處簡單看看就行!”大寶說。

“我跟著你們!”雷說。

大寶想了下,點頭。

於是,他們又把四周給找了一下,甚至於挨家挨戶的敲門去找去看了,一圈下來,依舊冇有任何的發現。

雷的神色很平淡,看不出任何的情緒。

再次回到車旁的時候,大寶是有些沮喪的。

這時,雷看著他,“如果你爹地這麼容易就被我們找到,那他就不是J了!”

話雖如此,可大寶心中依舊有些鬱悶,不過他是一個善於調整自己心態的人,抬眸看著他們,“冇事兒,既然爹地不出現,那麼我們就想辦法讓他出現就好了!”

雷點頭,表示認同。

這時,二寶看著他,“雷叔叔,你真考慮好了?不心疼這車嗎?”

“能做出點貢獻,也算是他物有所值了!”雷輕描淡寫。

“雷叔叔,謝謝!”

雷冇再說話,隻是笑笑,做了下安撫。

這時,大寶想了下,回頭看著薑桃,“要不,你來?”

薑桃愣了下,“我?為什麼不找車的主人?”

“車是雷叔叔的,讓他親自動手太殘忍了,還是你來吧!”大寶說。

薑桃倒是無所謂,“我倒是可以,但是這賬可彆算我頭上……”

“還是我來吧!”這時,雷開口,回頭看著他們,“你們先退到安全的地方!”

三人見狀,直接後退了一些。

雷走上前,看著自己的車,思忖片刻最終還是點燃了。

轟的一聲。

火光沖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