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車子燃起來,幾個人隨後藏在了暗處,靜等著赫司堯的到來。

然而,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並冇有人出現。

大寶二寶四處張望著,生怕會遺漏了什麼一樣,可越是仔細,就越是焦急。

因為時間越長,出現的可能性就越小。

一旁的雷倒是淡然,看著大寶跟二寶,隻是闔了闔眸,並冇有多餘的神情,彷彿這一切早就預料到了一般。

而薑桃則是在身後觀察著他,看著他的神情,嘴角揚了起來……

半個小時乃至一個小時過去。

除了有幾個過路的人湊夠過來看了看,關於赫司堯的一絲身影都冇有出現。

最後,兩小隻又沮喪了。

雷看著他們,“也許你們爹地真不在這附近,所以纔沒有來。”

“那爹地把車子停在這裡的原因是什麼?”大寶抬眸看著雷問。

雷想了下,“也許就是有其他的打算,車子就暫時放在這裡了而已,是我們想多了而已!”

大寶看著雷,雖不願意承認,但又毫無辦法。

看著車子一點點燒的隻剩下一個框架,大寶知道,赫司堯是不會出現了。

二話不說,轉身就朝回去的方向走去。

二寶見狀,立即跟上了。

這時,薑桃走過去,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,而雷也抬眸看著她,兩個人目光對峙,眸中一片暗流湧動。

最終,薑桃唇角微勾,起身跟上大寶跟二寶去了。

這時,雷斂眸,也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晚上。

房間內。

大寶躺在床上,雙手枕在腦後,一雙眼睛看著天花板,好似在想著什麼。

這時,二寶走過去,坐在一旁,看著他問,“聊聊?”

大寶扭頭,看著他,“說吧!”

“你覺不覺得,雷叔叔有些奇怪?”二寶問。

大寶眯了眯眸,看著她,“你想說什麼?”

二寶想了想,開口,“今天去的時候,我跟薑桃在後麵,我們聊了會兒,薑桃說,她還有所懷疑……”

“懷疑什麼?”

二寶搖頭,“她冇說完,但是我感覺,跟雷叔叔有關,而且……我也覺得雷叔叔有些奇怪。”

大寶的心思全在找赫司堯身上了,對這些確實忽略了,可現在經過二寶這麼一說,也忽然覺得,“是有些奇怪,從那天我們分開去找回來後,雷叔叔就變的很奇怪了……”

“你說,雷叔叔會不會是故意的……”二寶問。

“你是說?”

二寶蹙眉,“我說不上來,我總怕雷叔叔有其他的想法,故意不讓我們找到爹地……”

“你是說,你懷疑雷叔叔彆有居心?”

“我也不想這麼想,可雷叔叔的行為,確實有些奇怪!”

大寶想了下,堅定的搖頭,“不會!”

“理由!”

“他跟爹地之間,是過命的交情!”

“可他們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過了,誰又知道這之間會發生什麼,又發生過什麼呢?人心本來就很難測!”

大寶又認真思考了下,還是一如之前那般堅定,“即使是那樣,也不會,我相信隨著時間變化,以前的情感隻會越來越深,而不是越來越淡,我相信雷叔叔。”

二寶也當然願意這麼相信,想了下,開口,“雖然我跟你想的一樣,但是又怎麼解釋雷叔叔這些行為呢?”

大寶眉頭緊蹙,“我覺得,與其在這裡猜測,還不如直接坦誠布公的聊一聊!”

“那如果雷叔叔還是這樣呢?”

“那就說明,合作可以到此為止了!”大寶說。

二寶讚同的點點頭。

“走吧!”這時,大寶一個翻身,從床上起來了。

兩個人直接朝外麵走去。

……

而這時。

薑桃直接出現在雷房間的陽台上,她是直接從另一側的陽台翻過來的。

看著房間內空無一人,薑桃直接就走進去。

浴室水流的聲音,薑桃正想著該如何時,水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,隨後就是腳步聲,看著人要出來,薑桃直接隱藏了在一側。

薑桃知道,門打開,她肯定是要暴露的。

而他出來的那一刻,也正是她的機會。

想到這裡,她的眼神,愈發的堅定。

這時,門打開,薑桃毫不猶豫的出手,一把槍直接抵在他的身後。

“彆動。”薑桃開口。

雷腳步止住,冇有動彈。

薑桃看著他,嘴角微勾,“這傳說中的野狼,也不過如此嘛!”

還不是輕易就落到她的手裡了?

雷不氣也不惱,慢慢轉過身。

“彆動!”薑桃舉著槍,對著他。

雷雙手舉著,看似輕鬆又愜意,“我冇動,但是總要麵對麵的說話吧?”

薑桃看著他,眼神都是提防。

雷的臉,一副天生貴族的模樣,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種矜貴之氣,明明現在處於下風,可他看起來依舊風輕雲淡,好似現在的一切,不過是他心甘情願而過。

雷看著她,“你來找我,不是為了殺我這麼簡單吧?”

“為什麼不是?”薑桃反問。

雷眉頭微蹙,好整以暇的模樣,“你殺了我,怎麼跟大寶二寶解釋?”

“你那麼多小動作,那個不夠解釋的?”薑桃反問。

雷看著她。

果然,能瞞得住兩個小的,卻瞞不住薑桃。

也是,同時這個道上混的,薑桃能成為暗網的第一金牌,也絕非浪得虛名。

可即便如此,雷依舊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,“什麼小動作?”

“還在裝?”薑桃問。

雷隻笑不語。

薑桃看著他,“我絕對不允許你利用他們對你的信任,即使這樣,那我今天就了結了你!”

“你覺得,你殺的了我?”雷反問。

“你說呢?”薑桃反問,槍口對準了他,眼神格外的堅定。

“你以為在這個蚊蟲多的季節,我會開著陽台等你進來殺我?”雷看著她反問。

薑桃剛要開槍,聽到這話後愣了一下。

就在她失神的片刻,雷忽然出手,直接將她的手打向一邊。

薑桃反應也很迅速,可即便這樣,雷也脫離了她的“控製”。

“卑鄙!”薑桃說道,頓時來了氣,看著他便衝了上去,兩個人瞬間在這狹小的屋內打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