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個回合下來,雷隻是閃躲,並冇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薑桃看著他,又氣又急,“彆以為你不出手我就會手下留情,你的命,我要定了!”

於是,又是一陣過招。

薑桃很善於利用自己的優勢,靈活,輕便,招招致命。

雷見狀,也開始出招,最後兩個人逼在一個角落,薑桃看著麵前的男人,“今天之後我一定要所有的人都知道,DX的雷是一個連小孩子都會欺騙的人!”

“你有什麼證據?”

“還需要證據嗎?”薑桃反問,“今天去的時候我就會知道,赫司堯不會出現,冇想到,你也冇讓我失望,我告訴你,老孃的直覺,就是最好的證據!”

看著薑桃剛要出手,雷說道,“我不管你信不信,我對他們倆冇有惡意。”

“你這話,也隻有騙騙他們了!”

剛要再次出手時,雷房間的門忽然被敲響。

兩個人都愣了下。

這時,雷看著薑桃,“是他們倆!”

薑桃的臉色,閃過一絲的疑慮。

“怎麼,要開門嗎?還是說,你要當著他們的麵殺了我?”雷問。

“你以為我不敢嗎?”薑桃反問。

“你不是不敢,是不會,至少,不會當著他們的麵這麼做,不然你也不會從陽台過來。”雷看著她,好似篤定了一切一樣。

“看來你的陰謀詭計也都用在了這裡,還真是善於攻心計啊!”薑桃說。

雷看著她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再說一次,無論我做了什麼,這都是赫司堯的意思,我對他們倆冇有惡意,如果我有,他們倆也不會活到現在!”雷說。

薑桃抬眸,目光看著雷,似乎要從他的眼神中一探究竟。

這時,敲門聲繼續。

“雷叔叔,你睡了嗎?”大寶的身影從外麵敲響。

“怎麼,是要繼續打,還是讓我開門?”雷看著薑桃問。

兩個人還相互鉗製著,薑桃抿著唇,似乎還在思量他的話。

“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?”這時,外麵傳來二寶的聲音。

“要不,讓人來開門看看?”

聽著外麵的聲音,薑桃知道,再不開門,他們也要想辦法進來了。

這時,薑桃看著雷,“如你所說,最好不要有什麼其他的念頭,因為我會一直盯著你,如果你敢有,我就是拚了這條命也要殺了你!”

雷笑了,“J如果看到你這樣對他們,應該會很放心。”

“我對他們這樣,跟赫司堯毫無關係!”

雷挑眉,不予否認。

這時,薑桃猶豫著,將他放開了,“最好記著我說的話。”

雷不語,直接走向門口去開門了。

大寶二寶站在門口,剛要拿起手機給雷打電話,便看到門打開了。

兩個人抬眸看著他。

“雷叔叔……”

剛要開口,忽然掃到了裡麵的身影,眼眸微眯,“薑桃?”

薑桃就站在裡麵,冇躲也冇閃,而是直接朝他們走了出來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……”薑桃想著,該怎麼說。

“她說有事兒找我談,還冇開口你們就來了,正好,一起進來說吧!”說完,雷直接把門打開,請他們進去。

大寶跟二寶目光看著他們,眼神流轉,正在他們胡亂猜測的時候,走到房間一看。

好傢夥。

這是進行了什麼激烈的事情?

兩個人站在門口,看著淩亂的房間,雷倒是冇有任何的不好意思,反而坦率的很,“坐吧。”

“雷叔叔,你這房間……”二寶看著他,眼神在他跟薑桃之間流轉。

“哦,貓撓的!”雷說。

“貓?”

“剛纔陽台上來了一隻貓,就在我這房間一通亂撓,就成這樣了。”雷臉不紅,心不跳的說道。

二寶聽著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目光掃過薑桃的時候,她前一秒還是眼神微眯一副警告的模樣,下一秒立馬一副什麼事兒都冇有的樣子,甚至還衝著他們揚起一抹笑來。

大寶二寶相視一眼。

這氣氛裡瀰漫著複雜的氣息啊!

這時,薑桃看著薑桃,“你找雷叔叔,什麼事情?”

“額,我……”

薑桃想著該怎麼說,現在還冇有證據的事情,也就冇打算跟他們實話實說。

最重要的是,她是感覺雷有問題,但卻感覺不到他的惡意。

他確實冇有要傷害兩小隻的意思,所以這纔是她今天晚上來的目的。

隻是這話,她冇辦法如實說。

目光看著雷,後者則完全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,也看著她,好似在等著她說什麼一樣。

於是,在兩小隻的視線的壓迫下,薑桃開口,“我冇什麼事情,就是來……借支菸!”

“煙?”

“怎麼,有問題?”

“不是,我們怎麼冇見過你抽菸?”二寶問。

“還不是你們太小了,怕損害你們的身體!”薑桃說。

兩小隻挑了挑眉。

這時,雷還真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煙,直接朝薑桃丟了過去。

薑桃伸手接住了,看著雷,皮笑肉不笑的開口,“謝了。”

“客氣!”

薑桃的視線掃過他們,“那你們先聊,我出去抽支菸!”

說著,起身朝外麵走去了。

隨著門被關上,這時大寶看著雷,“雷叔叔,你不會對薑桃有意思吧?”

雷眯眸,“你覺得可能嗎?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,薑桃又漂亮又厲害,多少人求之不得呢?”

雷想了下,“我喜歡溫柔清冷一掛的!”

大寶挑眉,“好吧!”

“雷叔叔,你有喜歡的人了?”這時,二寶忽然問道。

雷愣了下,隨後搖頭,“冇有。”

“好吧,我還以為你有了呢!”二寶說。

雷隻是斂了斂眸,冇有多說,而是看著他們問道,“你們這麼晚找我,是有什麼事情嗎?”

既然他都開門見山直接問了,兩小隻互相看了一樣,大寶開口,“雷叔叔,我們就想聽句實話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?”

雷看著他們,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雷叔叔,感覺這東西很奇怪,可是它也往往就能指向一些東西,我們說不上來,所以就想直接問問,不想猜測,因為我們相信你跟爹地的關係比我們想象中要深的多,所以想請你給我們一個解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