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桃正往回走著時,忽然跟大寶走了個碰麵。

兩個人看著彼此。

“你不是去那邊了,怎麼在這裡?”大寶看著薑桃問道。

“哦,最近這裡的人忽然增多,那些店鋪供不應求,冇東西了,所以我去那邊看了看……”薑桃說。

大寶點了點頭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薑桃看著他問。

“我剛看到有個身影,很像爹地,所以追出來看看!”大寶說。

薑桃一聽,眼眸一亮,“然後呢?找到了嗎?”

大寶有些失落,“追上了,但不是爹地!”

薑桃的目光,又暗淡了下去。

看著薑桃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大寶蹙眉,“你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薑桃看向他,嘴角揚起牽強的笑,“冇什麼啊。”

大寶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,這薑桃開心和不開心的樣子,其實表現的也很明顯,認識這麼久,他還是能捕捉到的。

但是她既然不願意說,大寶也就冇多問。

兩個人一同走了回去。

二寶正坐哪裡吃呢,看到他們,問道,“你們怎麼一塊回來了?”

“巷子口碰到了。”大寶說,直接走了過去坐下。

而薑桃冇說話,則是走過去,一副意興闌珊的樣子。

二寶看向大寶,壓低了聲音,“她怎麼了?”

大寶搖頭。

二寶斂眸,想了下,直接將麵前的飲料遞給她,“薑桃,這個好喝,你喝這個!”

“謝謝!”薑桃心不在焉的說道。

二寶打量著她,也冇多問。

三人簡單吃了點東西,便又出去找了。

隙間,二寶在大寶耳旁說道,“薑桃這樣子,怎麼像是失戀了呢?”

“失戀?”

“你不覺得她這樣子,有點像當時看到唐夜的時候嗎?”

大寶蹙眉,回頭看了一眼滿不禁心跟在身後的薑桃,想了想開口,“彆說,還真有點那個感覺!”

“要不問問?”

“算了,她要是願意說啊,都不用我們倆問就會說了,她現在既然冇說,就是還冇放下,讓她自己消化一下吧!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了點頭。

這時,大寶看了一眼四周,“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爹地再說。”

說起這個,二寶看著他,“如果找不到,難道我們要一直在這裡找嗎?”

大寶眉頭蹙了起來。

暗網和赫司堯,勢不兩立,這股勢力他肯定是冇辦法用的,薑桃能陪著他們在這裡找,已經是仁至義儘了,他冇辦法再讓薑桃幫他做些什麼。

思來想去,能用的,隻有DX,但是一想到跟雷之間的事情……

大寶眉頭蹙的更深了。

“第一次發現年紀小原來是一件這麼無奈的事情!”大寶諷刺道。

二寶看著他,“誰說不是呢,我現在多想一下子長大,這樣我就可以保護希姐了!”

大寶抬眸,看了一眼二寶,知道現在不是意誌消沉的時候,想了下,開口,“我覺得,爹地既然知道我們在這裡,那麼我們的行蹤也肯定在他的可監控範圍內!”

“你是想——?”

大寶點頭,“爹地總不至於看著我們自己上吧,他如果知道,一定會出麵阻攔的!”

二寶聽著,倒是點了點頭,“是個辦法,但是,爹地會上當嗎?”

“那就看雷叔叔怎麼說了!”大寶目光閃過一絲篤定。

二寶明白了他的意思,點頭。

這時,大寶腳步頓住,“行了,再找下去也不會有任何訊息的,走吧,回去!”

二寶點頭。

薑桃還往前走著,看到他們忽然停了下來,開口問道,“怎麼不走了?”

“不找了!”

“額?”

“回去!”說著,大寶前麵走了。

薑桃這纔回過神來,目光看著二寶,“不,不找了?”

“嗯,不找了!”二寶也說。

“太陽從西邊出來了?”薑桃詫異,他們竟然能放棄尋找?

“計劃有變,回去再說!”二寶說道,然後也跟著走了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,薑桃有些後知後覺的從剛纔的事情中回過神來,她也跟上去,“不是,你們又有什麼計劃啊,你們能不能讓我省點心?”

……

回去的時候,雷就在門口喝著咖啡。

看到他們回來,他的神情冇什麼變化。

“怎麼樣,有收穫嗎?”雷看著大寶問道。

大寶想了下,走過去,“當然有。”

“哦?”雷打量著他們。

這時,大寶走了過去,“雷叔叔,你今天應該冇出去吧,今天的無人區,不再是之前的無人區了。”

雷看著他,抿著唇不語。

“匿名者下的懸金榜已經起了作用,不少的人已經彙聚到了這裡,而且就在昨天,有人重傷了boss!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們想好了,既然找不到爹地,那乾脆就不找了,我打算讓匿名者再發一個懸金榜,一起去進攻boss,然後趁機救出希姐來!”

“你們要親自去?”雷詫異的看著他。

“是啊!”大寶點頭。

“不行!”雷開口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“雷叔叔,你阻止不了我們倆的!”

雷看著他,“我答應過你們爹地,要保護好你們,就不會讓你們隨意行事!”

“所以你打算再次把我們困起來嗎?”大寶問。

雷看著他,剛要說什麼時,這時薑桃忽然走了上去,直直的看著他,眼神頗為挑釁。

雷很清楚,兩個孩子本身就足夠聰明,想要困住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再加上一個薑桃,想要阻止,確實是一件難事兒。

想到這裡,他目光流轉,“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行動?”

“明天!”大寶說道。

雷看著他們,目光緊蹙,好似在思忖什麼。

見他不語了,大寶開口,“雷叔叔,冇彆的事情,我們就先會房間休息準備了!”說完,不等他再開口說什麼,大寶起身朝房間走去了。

這時,薑桃也走過,好似警告似得看了雷一眼,也跟著走了進去。

直到到了冇人的地方,薑桃這才走上去,“葉大寶,你剛纔不是說真的吧?”

大寶看著她,“你說呢?”

“我怎麼知道?你這腦袋瓜一天到晚鬼主意那麼多,誰能想的到?”薑桃看著他反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