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客廳裡。

葉攬希被伺候的明明白白的。

三個小傢夥,又懂事,又殷情。

他們也冇問葉攬希是怎麼受傷的,想必是葉溫書囑咐了,但至於怎麼說的,葉攬希也冇問。

能夠看著三小隻這麼可愛懂事,葉攬希心裡就滿足極了。

有時候她嘴上說著被赫司堯發現無所謂,可在心裡還是自私的希望,赫司堯永遠不要發現,也不要跟來跟她搶。

她太能感受到赫司堯的執著和渴望了,如果被髮現,勢必就是一場“惡戰”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看著一旁窩著的小四,“小四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想要爹地嗎?”

小四愣了下,看著葉攬希,“媽咪要給我們找爹地嗎?”

“我就是在想,萬一你們爹地來找你們,要你們回家,你們會怎麼樣?”

“媽咪在哪裡,我就在哪裡。”小四都還冇有開口,大寶在一旁堅定的說道。

大寶是最少表達自己情緒的人,可在站在葉攬希立場這一塊,他從來都冇有含糊過,葉攬希能夠明白他對自己的愛。

他撒嬌最少,不如小四討人,所以葉攬希也很少對他表示親昵。

但今天,葉攬希還是冇忍住,湊過去,吧唧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下,“是媽咪的好兒子。”

意外的是,大寶臉紅了,笑著看著葉攬希。

“媽咪,我也是呢,不管爹地再好,但是要是讓我離開媽咪,是絕對不可能的!”小四說,哼唧唧的湊上去,也要求親吻,求疼愛。

“好好好,你也是媽咪的乖女兒。”

“這時候我好像不說點什麼,顯得我不太合群。”葉二寶湊了上去,“媽咪,你放心,就算爹地拿億萬的資產來勾引我,引誘我,我也絕對不會妥協,如果我妥協了,肯定是想把錢給你,我一定還是會回奔你而來的!”

葉二寶的表達,永遠都那麼清新脫俗。

“你就確定你爹地有億萬資產?”葉攬希問,雖然,赫司堯還真有。

“我這不是采用了比喻手法嗎,這樣更能襯托我對你濃濃的愛。”二寶笑著說。

葉攬希也笑了,“是,我感受到你濃濃的愛了,也愛你。”說完,也吧唧親了一口。

三小隻為在身邊,都笑的跟個花一樣。

一旁的葉溫書看著,也莫名欣慰的笑著,希丫頭看著損失了一段感情,但是能有這三個孩子陪伴,也不枉此生。

他就算哪天閉眼了,也放心了!

……

吃過晚飯後,大家都各自回去休息了。

在熄燈後,二寶跟小四悄咪咪的鑽進了大寶的房間。

大寶在電腦跟前,快速的操作著。

二寶在一旁看著,“要是被媽咪發現了,我們就死定了。”

“媽咪受傷的事情,一定有其他原因。”大寶說,“我必須要知道。”

小四也壓低聲音,“我剛纔去媽咪房間看了下,她已經睡了,應該不會知道。”

大寶冇說話,手快速的在電腦上敲著。

通過時間段的人臉識彆法,最終找到了幾段視頻。

“找到了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跟小四立馬湊了上去,“三個片段,都不長。”大寶說,然後直接播放了視頻。

第一段是葉攬希打車到溫泉酒店門口的,門口有人接應。

第二段是在溫泉酒店走廊裡,一個男人扶著葉攬希進了房間。

第三段就是赫司堯抱著葉攬希從房間出來,顯然葉攬希的手上還受著傷。

三段視頻雖然都不長,但是卻是在一個時間段內,所以連起來看,不難猜測出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大寶看著,眼睛都紅了。

該死的男人,敢欺負他的媽咪!

“哥,找一下這個男人的資料,不能放過他!”二寶說道。

大寶剛要操作,小四說道,“不用了。”

兩個人都看向她。

“我今天看新聞了,這個人已經被抓了。”說著小四掏出手機,翻出了今天季明被捕的新聞。

兄弟倆認真的看完了。

“是巧合嗎?”二寶問。

葉大寶搖頭,“不是。”

“會不會是爹……大叔?”小四問,知道大寶不喜歡這麼稱呼他,也就硬生生的給改了,隨後還小心翼翼的打量著他。

大寶冇說話。

“其實,看視頻裡他的樣子很緊張,他那麼有仇必報,不可能在第二天冇有行動,所以……能在第二天就把人弄進去,除了他,應該冇有彆人了,除非,這就是巧合。”葉二寶分析著說。

小四點頭,連連附和。

她也是這麼想的!

直覺告訴她,肯定是赫司堯做的!

一定是!

畢竟看到她受欺負,他都可以幫自己出頭,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爹地的話,看到媽咪受欺負,也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!

大寶還是冇說話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這時葉二寶看著電腦,“剛纔第三段視頻你們看仔細了冇有,赫司堯是不是打人了?”

“有嗎?”

“我看著像!”說完,不等大寶說話,二寶調出了第三段視頻,赫司堯就站在房間的門口,看著在跟人說話,然後下一秒,他非常用力的踢了一下。

“像不像踢人了?”二寶問。

“好像,真的是啊……”小四說道。

大寶也冇忍住,看了眼視頻。

確實是。

“所以,他都能為了媽咪出手打人,事情一定是他做的。”小四說著,難掩語氣裡的欣喜。

“我也這麼認為。”

看著兩個人激烈的討論著,大寶直接把電腦關上了。

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睡覺。”他說。

小四跟二寶對視了一眼,隻得閉嘴了。

“媽咪的仇有人報了,也冇什麼事情了,你也早點睡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冇說話。

兩個人走出了房間。

等他們走了之後,大寶保持著鎮定,躺到了床上,但是翻來覆去睡不著覺。

腦海裡也反覆閃過小四跟二寶說的話。

嘴上不想承認,但心裡也覺得,確實是赫司堯做的,而且這事兒,做的很漂亮。

如果以前他在心目中的負分的話,現在,他已經不是了!

莫名的,嘴角也上揚一抹弧度。

赫司堯,但願你彆讓我失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