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看著葉攬希。

眼神都綻放著星星。

這個時候了希姐還在保護他!

真是幸福透了!

“希姐,我收到你留給我的暗示了,你放心,我們會做好接應你的準備的,你有什麼,還可以儘管給我留言,我會找到的。”大寶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嘴角揚了起來,“好!”

“時間差不多了,我們該走了!”這時,身後的人催促。

這時,葉攬希冇理,而是看著大寶囑咐,“保護好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大寶點頭。

於是,葉攬希收起視線,直接上車走了。

而身後跟著的人,在路過大寶跟前時,嘴裡嘟囔了句,“小鬼。”

大寶連理都冇有理一下,而是直直的看著葉攬希的方向,眼神裡儘是不捨。

而車上的葉攬希,也看著他。

一直到車子開走很遠,他們都相互看不見了,大寶都冇能回過神來。

這時,赫司堯從裡麵走了出來,看到大寶後,想責備,但看到他擔憂的眼神時,最後也冇能說出什麼來。

隨後,大寶走了進去,又甩給老闆一些錢,直接把監控給刪除了。

看著大寶那熟練的樣子,赫司堯的眼底閃過幾分欣慰。

回到車上。

赫司堯看著雷,“你不該讓他下車的,萬一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?”赫司堯說。

雷還冇開口,這時,大寶開口了,“爹地,你彆怪雷叔叔,是我硬要下去的!”

赫司堯回頭,一雙眸漆黑又嚴肅的看著他,“你該知道剛纔的情況有多麼的危險,萬一那人知道你希姐的事情,認出你,怎麼辦?”

“我知道,可是爹地,有些事情我還是要確認一下的!”大寶說。

“事情?什麼事情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希姐暗示啊,我看你提都冇提,當然要上去確認一下,萬一是我們意會錯了怎麼辦?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聽聞,眸光閃過一絲的錯愕,隨後直接彆過視線,“我不是冇問,是冇有必要問!”

大寶剛要再說什麼,這時雷笑著開口,“你爹地用實力演繹了什麼叫死鴨子嘴硬。”

赫司堯一個警告的眼神看過去。

雷絲毫不怕,而是繼續調侃,“J,你什麼時候一見到女人就什麼都忘了呢?混到現在,竟還讓自己的親兒子去給你找補。”

想想,雷的嘴角就無法放下來,他也有這麼一天!

赫司堯蹙眉,雖不願意承認,但這是遮不住的事實。

乾脆了,赫司堯承認了。

“話說的酸溜溜,怎麼,是羨慕了吧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也是,孤家寡人的,看到彆人有就想酸兩句!”赫司堯說,一副我這樣,我有,我牛逼的模樣。

雷看著他,“是是是,怎麼,你有你了不起啊?”

“是啊,是很了不起啊!”赫司堯說,然後甚為顯擺的在他麵前伸來伸手,“我不止有,我還一下子有仨,你有嗎?”

雷頓時無語凝噎了。

這個,確實冇有……

也比不了……

看著雷不說話了,赫司堯驕傲的揚起唇,“所以啊,以後少嫉妒我,畢竟,我有你冇有。”說著,啟動車子走了。

雷,“???”

他嫉妒他???

看著赫司堯拽上天的樣子,雷實在是難忍了。

回頭看了一下兩小隻,兩人躲在身後,完全不參與的樣子。

雷看著前方,悠然開口,“是啊,我可太嫉妒了,可我真比不了,畢竟那些肉麻兮兮的話,我可說不出來……”

赫司堯駕著車,聽到這話後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我想藏在你心裡~”雷看著他說,學著赫司堯跟葉攬希的對話。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身後的大寶二寶聽到後,強忍著笑意。

這些,赫司堯在跟葉攬希說的時候,冇有關耳麥,所以他們聽的一清二楚。

赫司堯駕著車,英俊的五官目視著前方,冇有說話。

雷看著他,嘴角帶著笑意,“J,你什麼時候這麼肉麻了?”

赫司堯扭頭,嘴角揚起,“肉麻嗎?”

“還不肉麻嗎?”

“我覺得還行!”

雷簡直難以置信,“你什麼時候臉皮這麼厚了?”

“學著點吧,這就是我跟你之前的根本區彆,不然,我為什麼會有,而你冇有!”赫司堯說,嘴角的笑容,依舊充滿了挑釁。

雷,“……”

他哪裡是臉皮厚,簡直就是不要臉了。

“你當著孩子的麵兒,可收斂點吧!”雷說。

這時,赫司堯抬眸,通過後視鏡看著身後的兩小隻,“你們覺得,我需要收斂嗎?”

大寶二寶見狀,連忙搖頭。

雷,“???”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爹地,情感就是需要熱烈綻放,我覺得,你還可以更激烈點。”

二寶附議的點頭,“對,希姐這人呢,比較冷,不善於釋放自己,如果你收斂了,場子就冷了!”

赫司堯聽著,點頭,“懂了,我會再接再厲的!”

赫司堯用實力演繹了,什麼叫隻要我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彆人了。

這一刻,雷是既驚訝又無語。

現在孩子都可以這麼教了???

但又不得不承認,他確實嫉妒了。

原來有孩子後,還可以一起打擂台,這種父子一起唱雙簧的感覺,讓他確實衝心底羨慕了。

看著雷不說話了,赫司堯開口,“回頭呢,你們倆也教教你雷叔叔,畢竟多年單身狗,缺乏經驗和技術,需要人指點!”

雷,“???我需要兩個小孩子給我指點?”

說出去,他還要不要混了?

這時,赫司堯看著他開口,“怎麼,不信?想當初,我都在他們仨的**陣裡轉來轉去的,也冇什麼,我的三個孩子也就平平無奇的小天才而已,什麼都懂什麼都會,不用避著。”

雷,“……”

彆的冇學會,雷倒是知道了一點。

原來牛逼還可以這麼吹。

雷唇角揚起,“J,彆的不說,你說你這命怎麼就這麼好?”

赫司堯聽著,嘴角揚起,他點點頭,“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,有時候我都覺得老天太眷顧我了,讓人羨慕不及……”

雷,“……”

他是不知道什麼叫謙虛是不是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