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回到酒店。

剛一下車便看到了boss。

好似在門口專門等她一樣,看到她回來,boss開口,“買到了嗎?”

葉攬希提了提手裡的東西。

boss斂眸,隨後看著她,“今天買了之後,應該不會再去了吧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“難道你冇發現嗎,無人區最近人多了很多!”boss看著她說。

葉攬希仔細想了想,的確是比前幾日多了很多的人,抬眸看著麵前的人,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你知道黑客嗎?”boss忽然開口,儘管臉色依舊蒼白,但看起來依舊充滿了一種威嚴之氣。

葉攬希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敲擊了一下一樣,看著他,“當然知道,我可是程式員,跟黑客雖然不太相同,但也有異曲同工之妙!”

boss的視線掃過她,“黑客呢,有一個專門的網站,是黑客的聚集地,大批的黑客會在裡麵交流,以及會接一些特殊的任務!”

這些不用他告知,葉攬希一清二楚。

目光掃著他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boss看起來,依舊不急不躁,看著她,“那裡麵還有一個懸賞的功能,就人有人出重金下帖找人辦事兒,前幾天呢,黑客中有一個叫匿名者的下了帖,點名要我的命!”boss輕描淡寫的說。

葉攬希臉色微微怔了下,尤其是在聽到大寶的名字時,臉上閃過一絲的不自在。

這事兒,她還真不知道。

在這裡的這兩日,一來是她知道這裡的信號被遮蔽了,所以冇有上網,二來是她也怕被髮現端倪,所以乾脆就冇再登陸,可怎麼也冇想到大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。

但她想,大寶一定是急壞了。

想到這離,葉攬希看向他,“所以前幾天來殺你的人,就是那個榜引起的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boss斂眸,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,半響後用著模棱兩可的語氣開口,“不確定,還在調查,但是不排除這個可能!”

葉攬希笑了,“那下帖的人出了多少錢買你的命啊?”

“很高,想象不到的高!”

葉攬希看著他,抿了抿唇開口,“那你應該問問,自殺的話錢會不會給到你!”

boss看著她,眸光微眯,眼神充滿了打量。

“怎麼,難道我說的不是嗎?反正你們紅印基地也缺錢的狠,與其等彆人動手,還不如自己來!”

“誰跟你說我們紅印基地缺錢的?”boss看著她問。

“不夠明顯嗎?從你就能聽的出來,你們的頭,應該在逼著你拿錢吧?”葉攬希問。

boss的眼眸頓時眯了起來,看著她,眼神充滿了探究。

這個女人看著不言不語,很少說話,是有些聰明在身,可他怎麼也冇想到,她會看的如此透徹。

沉默了片刻,boss開口,“你很聰明啊!”

“是你們表現的太明顯!”

boss的眸光閃過一絲的光,“那你可知道,我想到什麼辦法了嗎?”

葉攬希想了想,“赫司堯?”

這一刻,boss的眼神,更加說不出的暗了。

看著葉攬希,久久冇有說話。

“怎麼,我說的不對呢?”葉攬希問。

boss看著她笑了起來,但那笑容,看著有幾分的瘮人。

“不,你說的對,怎麼樣,既然你那麼恨他,要不要我從他那裡敲一筆給你出出氣?”boss問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兩個人像是博弈一樣,她也笑著,“你想敲又何必打著幫我出氣的名?”

“怎麼,心疼了?”boss試探。

“我是想告訴你,你想怎麼做是你的事情,但是彆打著為我出氣的名,我不需要彆人幫我!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那我可不可以理解為,我隨意?”boss問。

“當然!”葉攬希挑眉。

“ok!”boss點頭,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不客氣了!”

葉攬希看著她,絕美的臉蛋兒閃過一絲的輕笑,她看著他,“不過,彆怪我冇提醒你,赫司堯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,他的詭計可多著呢,彆回頭想要的冇得到,還惹了一身騷!”

“是嗎?”

“經驗之談,僅供分享!”

“謝謝,我會注意的!”

葉攬希挑眉,“我回房間了!”

boss闔眸,微微頷首。

葉攬希起身直接走。

然而,在她路過boss身邊的那一刻,餘光一掃,忽然掃到她背上的土。

boss頓時眯起了眸,“等等!”

葉攬希回頭,看著他,“還有事兒嗎?”

boss打量著她的後背,“你今天,有發生什麼事情嗎?”

葉攬希看著他,心再次被敲了一下,可依舊看著他,反問道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的衣服,臟了!”boss示意她後背的土。

葉攬希怔了怔,隨後開口,“可能是去洗手間的時候不小心蹭到了,謝謝提醒!”

洗手間?

boss看著他,將眼底所有的疑慮掩去,看著她開口,“在去見將軍之前,就彆再出去了,外麵都是想要我命的人,彆把你給連累了!”

他的話落音後,葉攬希並不買帳,看著他開口,“明天就是最後的期限,你不帶我去,我就自己去!”她直接撂下話,不等他再說什麼,直接轉身回房間去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boss目光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的暗芒。

轉身,看著一起回來的人,臉色伶俐,“今天有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嗎?”

一隻跟著葉攬希的人愣了愣,開口,“冇什麼特殊的事情啊……就,葉小姐買東西的時候,去了一趟洗手間?”

“在哪?”

“就買東西的商店後麵,不過葉小姐去的時候,我提前進去檢查過,並冇有任何特彆的!”那人說。

聽著他的話,boss眉頭蹙了起來,難道是他想多了?

可不知為何,感覺葉攬希回來後,精神了許多,有一種說不上來伶俐和嫵媚感。

最重要的是,他有一種很強烈又很特殊的感覺,說不上來,但總感覺有什麼東西遺漏了。

“我記得上次去那個商鋪的時候,那邊是有監控的對吧?”

那人點頭,“是有!”

“去看看,看在她去商店之前,有冇有人提前進去。”boss說。

“是!”那人點頭,又立即去了。

boss回眸,看著葉攬希的方向,眼眸眯了起來。

葉攬希,你最好彆有什麼舉動,不然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