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出去的時候,跟雷走了個碰麵。

“雷叔叔。”

雷點了點頭,二寶冇再多說,立馬跟上了。

看著他們走了,雷抬眸,目光看向赫司堯,“什麼情況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打聽了一些事情!”赫司堯說。

“匿名者?”雷猜測。

赫司堯的視線掃過他,忍不住道,“知我者,莫過於你也!”

雷笑著走了進去,尋了一處位置,坐下,雙腿交疊,姿態慵懶,“怎麼,問出來了嗎?”

赫司堯搖頭。

“冇有?”雷顯然有些詫異。

赫司堯思忖了片刻,“不止冇有,還跟我鬨了點小情緒!”

雷眯眸,“怎麼會,你可是他爹地,難道他不站你?”

赫司堯深呼吸,“我並不知道他們經曆過什麼,但是我卻清楚我跟他之間經曆了什麼,也許他還冇原諒我也不一定。”

對這事兒,赫司堯想的很開,縱然大寶一直幫著“匿名者”說話,心底是有些不爽,但是他並不會說什麼。

畢竟,是他的過失才導致了他們的現在。

他有什麼資格可埋怨的。

想到這裡,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輕笑來。

“那你打算怎麼辦?”雷問。

“什麼怎麼辦,我本來也冇打算用他,隻是問問而已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笑了,“這就是,吃醋?”

“這叫,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笑了,倚在沙發上,雙腿隨意交疊,那混血的眸充滿了調侃望著他,“看來,一向輕狂的J,也有吃醋擔心的一天,精彩,甚是精彩。”

赫司堯並不否認,從桌子上倒了半杯酒後,他一口飲進,隨後轉過身,姿態從容的看著他,“是啊,你不懂,找了一個太過於優秀的女人,的確是要緊張一點的,你孤家寡人,不會明白的。”

雷深吸一口氣,看著他,“赫司堯,你不秀恩愛渾身不痛快是不是?”

“那天聽我們的對話,羨慕了吧?”赫司堯問。

雷,“……”

他一向不按常理出牌,對話更是如此。

雷看著他,“漂亮,的確是很漂亮,氣質也好,但是優秀的話……怎麼定義?”

赫司堯看著他,“這個,先不告訴你,怕嚇死你!”

雷輕笑一聲,目光看向他,“嚇死我?你冒出來三個孩子我都冇嚇死,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事情嚇死我?”

漆黑而深邃的眸散發著一抹神秘,赫司堯開口,“你說呢,依照我對你的瞭解,你說有什麼事情能嚇死你?”

雷眯起了眸,有了幾分好奇。

可赫司堯卻不再過多解釋,而是轉身又倒了半杯酒,走過去,遞給了雷。

雷看著,接過,卻冇有再深究下去這個話題。

“你接下來,什麼打算?”

“剛纔大寶傳來訊息,小希說,boss很有可能隨時對我出手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見招拆招。”

雷笑了。

赫司堯一向如此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大寶衝赫司堯房間出去後,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,進去後,他深呼吸,再深呼吸,然後逼迫自己靜下來。

二寶隨後跟著他進去,看到他這副樣子後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果然,這世界能氣死人的,隻有同一類人啊!

聽著二寶的聲音,大寶回頭,眼神眯起,好似帶著“殺”氣一般,“你還笑?”

“我為什麼不能笑?”二寶挑眉,“爹地說的人,又不是我。”

說起這個,大寶握起拳頭,“葉二寶,你義氣嗎?”

“這事兒跟義氣有什麼關係?”二寶反問。

“爹地那麼說我,你也不幫我說說。”大寶看著他道。

二寶看著他,“爹地說,那是因為他不知道是你,對於他的情敵,他當然要這麼說了,不然還能歌頌一番啊?你不乾脆告訴他實話,你看他還會這麼說嘛!”二寶說。

大寶抿著唇,想了又想,“我纔不告訴他呢,這麼說我,那就悶著吧,一輩子不告訴他!”

難得見到大寶如此孩子氣的一麵,倒是有些本真呢,二寶看著他,“所以你看,爹地說你,你也瞞著他,你也冇吃虧啊!”

“但是被人當著麵這麼說,真的很難受啊!”大寶握著小拳頭,氣的直跺腳。

二寶笑著,“身披馬甲,自然要承受一些非言非語了。”

“那哪裡是非言非語,簡直就是刀刃利器,太毒了,直戳我心窩子!”大寶說。

二寶聽著,點點頭,好似頗為讚同一般,“是啊,是有些毒!”說著,視線看向大寶,“可你不覺得,你跟爹地很像麼?”

大寶,“……我哪有?”

“怎麼,深陷其中,渾然不覺呢,還是不願意承認呢?”二寶反問。

大寶抿了抿唇,“那我也冇有爹地那麼的……毒吧?”

“額,半斤八兩,差不太多。”

大寶,“……怎麼可能!”大寶不認。

“不承認算了!”二寶也不勉強,反正,他不相信大寶不知道。

這時,大寶走到床邊,一屁股坐了下去,挺直了脊背幾秒後,直接倒在了床上,目光看著天花板,半響後開口,“你說,爹地會不會是來刺探訊息,故意這麼說的?”

二寶走過去,坐下,“很顯然啊,你纔看出來嗎?”

大寶抬頭,“這麼說的話,爹地什麼也冇問出來,也應該很生氣咯?”

“何止生氣,在你每一句都在替“匿名者”說話的時候,爹地的臉簡直可以用變化莫測來形容。”二寶想著當時的情況,都覺得微妙的狠啊!

“有嗎?”大寶問。

“你說呢?你可是他最親的兒子啊,替他的情敵說話,你說他怎麼想?”二寶問。

大寶想了想,也是。

不過一想到赫司堯現在也上頭,頓時氣消了一大半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放心多了。”大寶說,臉上立即浮現了笑容。

二寶看著他,“怎麼,你還不打算告訴爹地啊?”

“本來是打算說的,但現在,不說了。”大寶說道。

“就這麼,瞞下去?”

“誰讓爹地這麼說我了呢,既然這樣,也讓他急上一急吧,有這麼一個情敵在,冇準他對希姐更加珍惜呢!”說著,大寶得意的又躺了下去。

二寶看著,笑著搖了搖頭。

父子倆互相傷害可還好?

正想著時,房門忽然被敲響,大寶二寶愣了下,兩個人相視一眼,目光看向門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