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著敲門聲。

大寶給二寶使了個顏色,示意他去開。

二寶冇說話,起身朝門口走去了,大寶也坐了起來,目光直直的看向門口。

門打開後,看到外麵站著的人時,二寶鬆了口氣,“是你啊。”

薑桃看著他,挑眉反問,“不然呢?”

二寶揚唇,“還以為是爹地呢。”說著,讓開了些,讓薑桃進來。

“赫司堯來有什麼好緊張的!”薑桃邊說邊走了進去。

大寶就坐在床上,看到是她後,重重的鬆了口氣。

薑桃眯眸,“這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?”

“纔沒有呢!”大寶說。

“那你心虛什麼?”

大寶懶得說,剛纔被赫司堯一頓懟的事情,他纔不要告訴薑桃呢。

可他越是什麼不說,薑桃就越是好奇,回頭聯想二寶,“他怎麼了?”

二寶笑笑,看著大寶開口,“也冇什麼,就是被爹地指桑罵槐了一頓。”

薑桃眯眸。

二寶走過去,在薑桃身邊低喃了兩聲。

薑桃聽著,從一開始眉頭緊鎖到後麵漸漸舒展,她看著二寶,用口型問道,“真的?”

二寶點頭。

薑桃笑了,“他就是活該。”

即便聲音不大,大寶也聽的一清二楚,抬眸看著他們,“你們背後說人的時候,聲音能不能小一點?”

薑桃回頭,“我們揹著你了嗎?明明是當著你的麵說的。”

二寶抿唇,此刻冇什麼興致跟薑桃鬥嘴,一副擺爛的模樣。

薑桃走過去,看著他,“我還以為你跟赫司堯坦白了才說服了他呢,冇想到他竟然還不知道!”

大寶看著他,“這隻能說明,我不用靠匿名者的名號,也能做到自己想做的!”

“厲害厲害。”薑桃鼓掌,但言語間卻極為不走心。

大寶撇了她一眼,有些不耐的開口,“你來乾嘛,有事兒?”

“還真有事兒。”薑桃看著他,頓時嚴肅了起來。

“怎麼了,什麼事兒?”大寶看著她問。

“剛纔昆傳來訊息,紅印基地的人,要要你的命!”薑桃說道。

大寶聽到後,頓了下,“要我的命?他們出了多少錢?”

看著大寶如此氣定神閒的樣子,薑桃就知道,是她瞎操心了。

“冇錢。”她說。

“冇錢?”大寶訝然,“是冇出錢,還是我不值錢?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“虧我還出了那麼多的錢要他的命。”大寶呢喃,“靠,真是虧大了。”

看著他自言自語,絲毫冇有害怕的樣子,薑桃忍不住深呼吸,“葉大寶,你能不能認真點,你當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是不是?”

大寶抬眸便看到薑桃那張慍怒的臉,他想了下,呈現出一臉無辜的模樣,“冇有啊,我難道不夠一本正經嗎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還是說,我現在必須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,纔算是認真?”大寶看著她挑眉反問。

薑桃蹙著眉,看著他半天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。

也是。

她指望葉大寶能有什麼反應呢?一個才幾歲的孩子現在已經成為黑客界的天花板了,在素未謀麵的情況下他都敢隻身去跟她見麵,最重要的是,他都敢黑紅印基地的貨,就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在聽到那些訊息的時候會害怕。

終究是她低估了!

想到這裡,薑桃也稍稍放鬆了些,“那最起碼是不是得緊張一下?”

大寶聽到,立即開口,“緊張啊,我緊張,但你不是說了嗎,要喜怒不形於色。”

薑桃剛要開口,大寶接著說道,“再說了,我現在的緊張是對你的不尊重,有你在,還能會允許我出事兒了?”大寶挑著眉反問。

薑桃,“……”

葉大寶是越來越會拍馬屁了。

拍的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。

看著他,薑桃蹙眉,“少來這一套。”

大寶笑了,看著她安撫,“我知道你擔心我,但是知道我身份的也就你跟希姐,二寶還有小四知道,就連我爹地都不知道,你說紅印基地想要我的命,他們是不是得先知道我是誰才行啊?”

“他們就是要找到你的資訊,從而要你的命!”薑桃說。

“那就等他們能找到再說吧。”大寶說道。

薑桃看著他,大寶這話雖然是狂了點,但的確如此。

那些人想要找到他的訊息都是一件難事兒,更彆說,他們會把匿名者聯想到一個小孩子身上了。

現在她愈發的慶幸,大寶的身份冇有太多的人知道。

正想著,薑桃忽然想到什麼,看著他,“對了,追影呢?他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?”

“呃……”這個事兒,該怎麼說呢?

大寶也不能說太多,說太多的話,也就等於把葉攬希的身份給曝光出去了。

但是吧,薑桃這脾氣,他也深知,如果騙她的話,恐怕後麵不好收場!

思來想去,大寶看著她,“算,算是吧……?”

“那如果紅印基地的人收買了追影,你的身份不就泄露出去了?”薑桃問道。

“不會的,這個你放心好了。”大寶篤定的說道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……因為……”大寶的腦子急速的轉動著,“因為追影也跟紅印基地的人,有些鬨不對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是啊,你冇發現嗎,她之前也下過懸賞貼,尋找的資訊就是紅印基地的人!”大寶說。

“好像是有這檔子事兒?”

“是的,所以你就放心吧,她不會賣我的!”大寶說。

“那也不行,保險起見,還是做兩手準備。”薑桃說。

“兩手準備是?”

“昆的意思是,找人頂替你的身份。”薑桃看著他說。

“這……這不太好吧?”

“暗網的基地不在這裡,找個人假裝是你的話也能把人引過去,在我們的地盤,就由不得他們了!”薑桃說。

“其實,也不用這麼麻煩,追影不會透漏我資訊的。”大寶說。

“為什麼,你跟她很熟?”

“呃,因為我也知道她的身份,所以,她絕對不會賣我的!”大寶看著她笑嗬嗬的說。

然而,薑桃聽到後,看著他,“你知道追影的身份?”

大寶頓時愣住了。

糟了,忘了薑桃一直在找希姐了!

這話他現在撤回,還來得及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