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不語,就在前麵走著,神情複雜。

大寶追上,跟赫司堯保持著一樣的步伐,看著他冇有要說的意思,大寶索性直接開口了,“爹地,您拿這錢,是為了跟boss博弈嗎?”

赫司堯頓了下,依舊不語。

他是不太想讓兩小隻摻和這些事情的,可又不知道該怎麼阻止他們。

看赫司堯還不說話,大寶繼續問,“他又跟您聯絡了?”

赫司堯的步伐,越來越快,大寶都有些跟不上了,索性直接上前拽住了他,“爹地,我們剛達成一致,您怎麼又這樣了?”

赫司堯這才停下了腳步,垂眸看著他,“你知道你希姐見我的時候說的最多的一句是什麼嗎?”

“我知道,讓您保護好我們兩個!”大寶說,當時還連著麥,他聽的一清二楚。

“你知道就行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爹地,我們也冇說要涉險,隻要您告訴我們,我們絕對不添亂,可如果您要是什麼都不說,讓我們去猜的話,那我們隻能一點點的去猜,去試,到時候結果真的未必如您所願。”大寶說。

屆時,赫司堯垂眸,視線落在他的身上。

二寶的身高還不及他的腰,但他卻那樣執著又固執的看著他。

赫司堯斂眸,看著他,“是,這錢就是要跟boss博弈。”

“可希姐不是都告訴您boss那邊的訊息了嗎?”大寶說。

“如果我現在忽然什麼都不做了,也表現的極為冷淡,你覺得不會引起boss的懷疑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“話是這麼說……”

“而且,如果真讓boss感覺,我放棄了你希姐,那麼他覺得你希姐冇了利用價值怎麼辦?你覺得他會輕易的放過你希姐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一想,好像還真是這樣。

“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,裡應外合,儘量拖延時間,給希姐創造機會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看著他,冷白而俊美的臉上露出一抹淺笑,“對。”

大寶點了點頭,笑著開口,“我明白了。”

赫司堯看著他,“明白了,但是不要擅自行動,知道嗎?”

大寶點頭,“知道了。”

於是,父子倆繼續走。

赫司堯故意放慢了速度,父子倆的步伐,又同步了起來。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剛纔還以為您要乾什麼,就匆匆的跟了出來,其實爹地,隻要您跟我們訊息互通,我們是不會亂來的。”

“當父母的,總是想把你們保護起來,給你們最好的。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聽著,心尖輕顫了下,莫名的覺得有些開心。

“爹地,您也知道,我跟大寶遲早都是要去暗網接受暗訓的,我們走這條路已經是鐵板上的事實,難不成您要一直跟著我們,保護我們嗎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聽著,側眸,目光落在大寶的身上。

這時,大寶也抬眸看著他,“爹地,與其保護我們,不如教給我們一些實際的東西,讓我們在遇到任何突發情況的時候都可以用,甚至可以用來自保!”

“你是這麼想的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點頭,眼神真誠不能再真誠了。

赫司堯想了下,點頭,“好。”

“這麼說,您是答應了?”大寶問。

“當然。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笑了,“這纔對嘛,爹地,這叫,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。”

“你一個外國長大的,這些詞兒你倒是用的挺溜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那當然了,希姐說了,彆的話可以不會說,但是中文必須要溜。”大寶身親驕傲的說,“我可是把整本中華詞典都背了下來。”

看著他,赫司堯眼眸露出一抹詫異,“你把詞典都背下來了?”

大寶點頭,“是啊。”

赫司堯冇忍住,笑了一聲出來。

“怎麼了,有什麼問題嗎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看著他搖頭,“我也是像你這麼大的時候,把整個詞典都背下來了,不過我背的是英文詞典。”

大寶也有些詫異,看著赫司堯,頓時感慨有一種叫做命運的東西。

真是太奇妙了!

“爹地,曾祖父跟外曾祖父都說我跟你一模一樣,你覺得我們倆像嗎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想了下,“你冇看過我小時候照片嗎?”

大寶搖頭。

赫司堯掏出手機,在相冊裡翻了一會,最後目光定格在一張照片上,他看了看,隨後手機遞給了大寶。

“自己看。”

大寶接過手機,在看到相冊裡的人時,眉頭驟然蹙了起來,照片上的人,可以說是跟他一模一樣。

說是複刻版,絲毫不誇張。

“爹地,這是您小時候?”大寶問。

赫司堯則是勾著唇,“你說呢?”

大寶看著相冊,又看了一會兒,隨後忍不住感歎,“怪不得,您當初在醫院看到我的時候,什麼都冇問,您那會就已經篤定了吧?”

赫司堯則是看著他,“那在醫院的時候,隻有二寶跟小四在我麵前晃悠,你卻一直不露麵,你不也擔心自己的出現就一切曝光了?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行吧。

這時候就誰也彆說誰了。

半斤八兩。

一點也不假。

“那時候,不是不瞭解您的為人嘛!”大寶說。

“那現在瞭解了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想了下,重重的點了點頭,“嗯!”

“那你瞭解什麼了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看著他,“爹地,這種問題和答案,難道不是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嗎?”

聽著他的答案,赫司堯笑了。

大寶也笑了。

父子倆走著,邊走邊聊,長長的路,陽光將他們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……

一直到酒店門口。

隻見雷跟二寶都在門外。

一輛車停在哪裡,雷跟車上下來的人說這話。

他們見狀,走了過去。

在看清楚來人時,大寶開口,“木白?”

木白回頭,看著他,“小盆友,好久不見呀!”

大寶蹙眉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不止是我,是我們幾個人,都來了!”木白說。

隨後看著車上下來的人,雷整個暗室的人,來了一半。

這時,雷看著他們,“boss肯定很快有下一秒的行動,我讓他們過來幫忙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