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聞言,點了點頭。

隨後看著木白他們,“辛苦你們了!”

“赫總客氣了,隻要有需要,隨時叫我們幾個就行!”木白笑著說,看起來整個人都是朝氣蓬勃的。

這麼的陽光、帥氣,又怎麼能讓人想到,他們是一群在電腦麵前就可以操縱世界的人呢?

赫司堯沉思了片刻,看著他們點了點頭。

這時,雷開口,“先進去吧,東西歸置好,其他的事情,一會再議!”

“好!”木白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,隨後領著人朝裡麵走去了。

五六個人,每個手裡都提了東西,有箱子,有黑色的電腦袋,看起來浩浩蕩蕩的,甚是惹眼。

這時,大寶收回視線,看著雷開口,“雷叔叔,這樣的話是不是太惹人注目了?”

雷看著他,“最近無人區聚集了很多的人,多他們幾個也不多,少他們幾個也不少,不算什麼。”

“可在酒店,也很紮眼啊!”大寶說。

這幾個小夥,雖然來自不同的國家,但是年紀大多相仿,年輕又帥氣,他看著都不由的心生羨慕。

多想一躍就到他們這個年紀,這樣,他就能做很多的事情了。

然而,一旁的二寶開口,“就在十分鐘之前,雷叔叔已經把酒店的這一層都給包了,酒店的人,剛把人給清出去。”

大寶聽聞,愣了下。

看著雷,他則是神情淡然,好似一件冇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

“這樣方便行事。”他說,“而且他們幾個基本上都是在電腦跟前,隻要不惹事兒就不會引人注目,放心吧!”

大寶點了點頭,可隨即看著他調侃,“不過雷叔叔,你這錢人的做派跟我爹地簡直如出一轍!”

“是嗎?”雷問。

大寶點頭,“一模一樣,分毫不差。”

雷笑了,看著他搖頭,“想多了,這錢,都是從你爹地手裡出的!”

大寶微怔。

“回頭,等事兒辦成,我一併找他算。”雷說。

大寶笑了,看著他揶揄,“這事兒,可就難了。”

“怎麼難辦?”

“爹地呢,雖然是有些錢,在某些時候,把那種有錢人的勁兒展現的淋漓儘致的,可在有些時候,也是摳門的不行,彷彿一塊錢都能要了他的命一樣。”

這時,雷抬眸看向赫司堯,“J,你不是這樣的吧?”

赫司堯勾唇,目光流轉,“顯然,我的兒子更瞭解我!”說完,赫起身朝酒店走去了,步伐穩健,背影卓越。

看著他的背影,雷開口,“你這意思是要賴賬了?”

誰知,赫司堯頭也不回的開口,“體諒一下吧,我上有兩老,下有三小,還有一個到現在都還不肯跟我在一起的女人,我很窮的!”

雷,“……”

簡直讓他開眼了。

底線呢?

赫司堯的底線呢

當初那個意氣風發,不可一世的赫司堯呢?

回頭看著大寶,雷的眼神還帶著難以置信,“不是,你爹地到底經曆了什麼?”

大寶看著他,聳肩一笑,也立即跟了上去。

雷再看向二寶。

二寶也同樣聳肩,攤手,表示我更不知道,跟隨著二寶的步伐朝裡麵走了進去。

雷蹙眉,看著他們的背影,最後忍不住輕笑了出來。

赫司堯確實變了,比起以前,他少了輕狂和渾身的戾氣,多了一份人情味。

這樣的他,雖然不像“J”,但卻比“J”更有魅力了些。

難道愛情真的能讓人發生這麼大的改變嗎?

雷不由的心生好奇,對感情這個東西有更深的渴望了。

……

酒店內。

大寶跟二寶吃了點東西後,就去了房間去找他們。

等他們到的時候,愣住了。

房間內,電腦,顯示屏,應有儘有。

幾台電腦堆在一起,每人都坐在電腦跟前忙碌著,雖不比在暗室的時候那般豪華,但此刻該有的也都有了。

這時,雷在跟前跟他們溝通著什麼,木白嘴裡噙著棒棒糖,邊聽邊點頭。

隨後乖巧的應了句,“我知道了雷哥。”

大寶聽完後,走了過去,“雷叔叔,你們是要跟紅印基地對抗?”

見他都聽到了,雷也冇隱瞞,點頭,“不是對抗,是虐殺。”

“虐殺?”聽到這兩個字,大寶開口,“我可是聽說紅印基地很早就開始培養黑客,遠比其他組織要早的狠,您確定,是虐殺嗎?”大寶不確信的看著他問。

雷聽著,不可否認的點頭,“是,他們的確是最早一批培養培養黑客的組織,那時候網絡剛開始盛行,他們在網絡上肆意捕殺各個國家的私企,從而跟他們達成交換模式,隻要他們給錢,就停止對他們的攻擊,那時候,他們可冇少撈錢。”雷說。

大寶聽著,點了點頭,“行為是無恥了些,但也側方麵說明,他們的勢力不容小覷。”大寶說。

“是不容小覷,可那都是以前了,隨著時間的發展,現在的網絡發達都成什麼樣了,現在各個國家的企業在網絡安全都已經做到了極致,紅印基地還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換取钜額交易,可是冇少得罪人,最重要的是,他們躲在這犄角旮旯的地方,哪裡還是這個世界的對手?”

“所以,您是為民除害?”大寶挑眉,看著他詢問。

“我可冇那麼見義勇為捨己爲人!”雷說。

“那您是為了什麼,就純欺負人?搞虐殺?”大寶問。

這時,一旁的木白聽到後,從嘴裡拿出了棒棒糖開口,“前段時間呢,我在查詢紅印基地的時候發現,他們現在在為一傢俬企做事兒,這傢俬企我也明察暗訪了,竟乾一些坑蒙拐騙的事兒,害了不少的人,捲了不少的錢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最重要的是,這傢俬企隸屬當地的政/府。”

大寶聽到後,頓時愣了下。

腦子急速飛轉,隨後看著他們,“雷叔叔,你們的意思是,紅印基地跟當地的政/府有關係?可他們不是反/叛的存在嗎?”

“這個還不是很清楚,但不排除可能有保護/傘之類的,所以我們要想在這裡救你希姐,就要把這一切都全部打亂。”雷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。

“不然,我們冇辦法全身而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