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在他們商量的時候,木白看著監控,身姿忽然坐直了。

“雷哥,有動靜了。”木白低聲道。

這時,雷回頭,目光看向身後的一個偌大的顯示器,視頻裡,一個輛車子從酒店門口緩緩行駛了出來。

“他們這會兒出去,不怕死嗎?”雷問。

“應該是去紅印基地。”大寶說。

雷回頭看他。

“希姐給了他時間,如果今天他還不帶希姐去紅印基地,希姐就自己去!”大寶說。

雷聽著,眉頭微蹙,也來不及多問,隨後回頭看著木白,“他在車上嗎?”

木白的手在電腦上快速的敲擊著,然後頭也不抬的開口,“在,監控有個角落拍到他上了車!”木白說道。

雷微怔片刻,隨後看著他說道,“跟好,讓現場的人也跟上去,保持距離就行,彆跟丟了。”雷囑咐。

木白點頭,隨後看著電腦,手快速的敲動著。

雷剛要拿起手機給赫司堯打電話,這時,他便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“J,boss有動靜了。”雷開口。

赫司堯走了過去,目光看著監控,雖不言語,但好像也知道了什麼。

垂眸,赫司堯開口,“木白,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跟上他,找到紅印基地的總部!”

“隻要他肯去,我就一定能找到。”木白說道。

赫司堯聞言,點了點頭。

這時,一旁的大寶看著,抬眸看了看赫司堯,神情複雜。

……

這時,另一邊。

車內。

boss的傷雖然好了很多,但看起來,氣色依舊不佳。

葉攬希坐在一側,雙腿交疊,手裡把玩著手機,神情淡漠,好似一旁的事情都與她無關一樣。

這時,boss一旁睨了她一眼,開口,“跟J見過了?”

葉攬希微怔,目光流轉,不著痕跡的將神情斂去,抬眸看著他,“你說赫司堯?”

“不然呢?”boss看著她,黃色的童眸充滿了試探性。

葉攬希輕笑一聲,美眸輕抬,“你是在說夢話嗎?”

boss看著她,目光直勾勾的,彷彿要從她的身上看出一絲的破綻來。

“這幾天,我的去向,你不清楚嗎?”葉攬希反問,“再說了,見他……還有什麼意義嗎?”

boss不語,看著葉攬希,也不知道信了冇,眼神令人難以揣摩。

葉攬希也點到即止,有些事情,解釋的太多,反倒顯得心虛了。

然而片刻後,boss看著她,“昨天晚上,我去了那個商鋪!”

葉攬希翻看手機的舉動一頓,抬眸看向麵前的人。

“什麼商鋪?”葉攬希問。

boss輕笑,“葉小姐,你不用跟我裝傻,你明白我在說什麼。”

葉攬希眼眸微微眯起,“你是說,我去買東西那家商鋪嗎?”

boss頷首,“冇錯。”

“然後呢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,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那家老闆已經如實告訴了我,你那天去,做了什麼,見了什麼人!”boss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葉攬希聽聞,忽而笑了起來,“是嗎?那他怎麼說,我去做了什麼?見了什麼人?”

“你說呢?你自己不清楚嗎?”boss看著她。

“我當然清楚了,我不過就是去上了個廁所,我倒是想知道,他是怎麼跟你說的。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boss看著她,眼神充滿了打量,到底是葉攬希心裡素質夠好呢,還是說,這一切就是他想多了?

boss笑了,依舊打量著她不語。

葉攬希也看著他,在前一秒,她心中還真有幾分打鼓,差點信了他的話,可在這一刻,她頓時心裡多了幾分底氣。

所謂的見了那商鋪的老闆,也都可能隻是在炸她!

不,不是可能!

是一定!

想到這裡,她更理直氣壯了,看著boss,“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,但是有一點我希望你可以搞清楚,我不是你的囚犯,也不是你的人質,我們之間如果非要牽強的說,那也隻是利益關係而已,彆說我隻是去買些東西,就算我真的見什麼人了,也是我的自由,和你無關,彆用一副我好像出賣了你的神情看著我,我不接受!”

這個女人在關鍵時候,永遠都是那麼頭腦清楚,言語犀利。

從來都不給人模棱兩可的機會。

boss看著她,“葉小姐,我不是在限製你,我隻是在想,又何必不承認呢?”

“承認什麼?”

“你跟J之間的事情。”

葉攬希那雙清冷的眸微微眯了起來,打量著他,而後又出現戲謔一般的神情,“你是在說這個?”

boss頷首。

“怎麼,你喜歡我啊?”葉攬希忽然問。

boss被她問了一怔,雖然神情冇什麼變化,但心底確實慌了一拍。

片刻後,他冷聲道,“你覺得可能嗎?”

“不然你那麼關心我的私事做什麼?彆說我跟赫司堯現在這樣,就算哪天我們倆再複婚也冇有任何的問題,他未娶,我也未嫁,隻要我願意,就冇什麼不敢承認的!”

不知為何,boss的眸忽然冷了些許,“所以,你這是承認了對他的感情?”

“感情?我可冇承認,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,他那張臉確實挺吸引人的,如果冇得選,也不是不可以再選!”葉攬希說著,那表情好似在幻想著赫司堯的臉一樣,隨後還露出了一抹淺笑。

那語氣,那神態,夠拽,也夠玩味。

明明平時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,這一刻,這些話反倒給她增添了些許不一樣的感覺。

好似人間清醒,也似笑看世界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的這番話下來,倒是讓boss去掉了對她的懷疑。

當一個人足夠坦誠自己的時候,反而就會給人相反的感覺。

boss眯起了眸,睨著她,“女人不都求一生一世一雙人嗎?怎麼,這麼快就忘了他的錯,要原諒他了?”

“一生一世一雙人……這世界上有幾個男人能做到?”葉攬希嘴角嘲諷的勾起,“再說了,我可冇說原諒他,我隻是在告訴你,怎麼選擇,是我的自由,彆人無權乾涉,誰也不行!”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boss看著她,片刻後忽然問,“也許有呢?”

“有什麼?”

“也許有那樣的男人呢!”

葉攬希則是揚起了唇,“誰?你嗎?”

boss剛要開口,這時,隻聽砰的一聲巨響,車子猛然打晃了起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