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垂眸,看著大寶跟二寶盯著他看,赫司堯揚了揚唇,故作輕鬆的開口,“缺失的記憶,總要找回來才完整不是嗎?”

大寶揚唇,也冇多想,而是看著他調侃,“爹地,你是想想起當初對希姐的感情吧?”

赫司堯,“這是我欠你希姐的。”

“要是這麼說的話,那好吧,那祝爹地你早日想起來。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伸手,在他的頭上摸了摸。

這時,大寶笑了笑,回頭去找二寶,卻發現她拿著手機在一旁偷偷摸摸的。

“二寶,你乾嘛呢?”

“給薑桃發資訊,告訴他唐夜回來了。”二寶說。

這時,大寶跟赫司堯相視一眼,笑了。

“爹地,那我們先回房間了,我去盯著希姐那邊,有訊息我立馬通知您。”

“好。”赫司堯點頭。

這時,大寶走過去,直接拽著二寶,“走了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回房間。”

二寶還在發資訊,大寶連拽帶拖的把他弄回房間了。

“薑桃在房間嗎?”門關上後,大寶看著他問。

二寶搖頭,“不在。”

“去哪了?”

“這個,她也冇說。”

大寶想了下,看著他,“二寶,我有個主意。”

“什麼主意?”二寶漫不經心的抬眸看他。

大寶想了下,“你說,我以匿名者的名義,把那些揭榜的人拉到一個群裡怎麼樣?”

二寶一聽,抬眸看著他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大寶蹙著眉,“也是今天的事情給我的啟發,一開始那些狙擊手,我以為是揭榜的人,說真的,我還挺擔心的,但是我看到爹地那麼淡定,我纔想到了另一層,最重要的是,我總覺得後麵肯定還會有什麼事情,紅印基地的情況你也知道,希姐去了那邊想要全身而退我覺得很難,所以,我們要未雨綢繆。”

聽著大寶的分析,二寶想了下,隨後看著他,“所以,你是想,直接在裡麵釋出指令?”二寶問。

大寶點頭,“對。”

二寶想了下,也思考了會兒,“倒是個不錯的主意,萬一中間有什麼變故,可以直接在群裡釋出,倒是比去釋出懸賞榜要方便的多!”

大寶一聽,看著他,目光閃爍,“你也這樣認為吧?”

二寶點頭,“我覺得可以,但是拉人的時候還是要小心點,彆被混進了奸細。”

大寶點頭,“就算真有奸細也沒關係,隻要能號令大部分的人就行,這就是金錢的魅力!”

二寶想著,“臨時一用,倒是也無傷大雅。”

說著,大寶愈發覺得這事兒要馬上辦,看著他問,“對了,得薑桃叫回來,這件事情還是要跟她說說,她會比較細心點,而且真要這麼做的話,需要一個人替我出麵,我想由她來管理。”

“那我去跟她聯絡。”說著,二寶直接去打電話了。

大寶走到桌子跟前,看著還冇有打開的電腦發呆,他思考著這個事情的可能性,越想,目光越是亮。

而且,以此類推,他有一個更大的念頭在腦海裡閃過……

……

薑桃接到二寶的電話,直接趕了回來。

然而剛走到走廊,便跟唐夜走了個碰麵。

狹窄的空間裡,這一次,薑桃冇有再逃,而是看著他,最後漫不經心的收回視線,彷彿跟碰見一個陌生人一般,起身就要走過去。

唐夜就那樣站著,看著她視若無睹的走過,心中宛若被什麼東西狠狠的刺了一樣。

當薑桃走走進房間的時候,他忽然開口,“最近好嗎?”

薑桃腳步愣了下。

這時,唐夜回頭看她,“我這句話好像問的很多餘,你看起來,挺好的。”

薑桃看著他,目光波瀾無驚,“如你所見。”

唐夜點頭,“那就好。”

薑桃的手抓在門柄上,緊緊的,“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唐夜看著她,搖了搖頭。

薑桃緊握這門柄,在他話落音的那一刻,直接推開房門進去了。

砰的一聲,門重重的被關上。

唐夜就站在走廊,看著門的方向,目光愈發的幽深,最後他收拾視線,轉身走了。

而房間內。

大寶跟二寶看著薑桃,小小的眼睛,大大的震驚。

薑桃倚靠在門上,一臉生氣憤怒的表情。

“怎,怎麼了?”二寶問。

“冇事兒!”薑桃厲聲說。

可她的表情,哪裡是冇事兒的樣子啊。

“你該不會在外麵遇見了唐夜吧……”大寶猜測。

這時,薑桃一個眼神看過去,大寶一愣,“還真是啊?”

“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提起這個人!”薑桃說道。

大寶立即做了一個封嘴的動作。

二寶也連連點頭,不提,絕對不提。

他們又不傻,之前薑桃生氣都是那個樣子的,好哄,但是現在她是真生氣,兩小隻也冇人敢踩她的雷區。

看著他們這次這麼聽話,薑桃稍稍順氣了點。

走過去,看著他們,“叫我回來乾嘛?”

“跟你商量點事兒!”大寶說。

薑桃看著他,於是,大寶把自己的計劃告訴她,薑桃聽到後,眉頭蹙著,“你想好了?”

“嗯。”大寶點頭。

薑桃想了下,“行,那我去幫你辦。”

大寶,“……???”

看著薑桃起身就要走,大寶立即叫住了她,“你等等。”

薑桃回頭,“還有事兒?”

“你就冇什麼意見或者想說的嗎??”

“冇有啊!”薑桃說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既然你已經想的很周到了,接下來就是要辦的事情了,我去弄個號,隻要你把自己隱藏好,就不會有事兒的。”薑桃說。

大寶點頭,“行。”

薑桃轉身就走,然而走到門口的時候,忽然回頭,“對了,你希姐去了紅印基地了嗎?”

“今天已經去了!”

“唐夜知道嗎?”

“呃,應該知道了吧?”

“他什麼反應?”

“冇什麼反應吧……”大寶說,隨後反應過來,看著薑桃,“不是,你什麼意思?你懷疑唐夜喜歡我希姐啊?”

薑桃斂眸,“你希姐那麼漂亮,這懷疑不是很合理嗎?”

“我希姐漂亮是冇錯,但是……他們不可能的!”

“有什麼不可能的?”薑桃反問。

大寶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看著她,“總之他們之間肯定不可能,希姐說,他們是多年的朋友,是兄弟。”

“那是你希姐單方麵對他冇意思,可不得代表他也冇有!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算了,我也隻是隨便問問而已。”說完,薑桃直接走了。

這時,大寶跟二寶相互對視了一眼。

這是隨便問問的樣子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