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似知道葉攬希要說什麼一樣,boss直接看向她,“葉女士,將軍可不是你隨便說什麼就能惹的人!”

葉攬希掃了他一眼,“我不跟孬種說話!”

boss,“……”

這時,將軍冇回頭,繼續朝前走去,葉攬希這時用著阿拉伯語開口,“將軍,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我的另一層身份嗎?”

將軍腳步愣住,回頭看向在場唯一的女人,“你會阿拉伯語?”

“會一點點。”葉攬希看著他微笑道。

她的發音很準確,可不像是會一點點的人。

這時,將軍饒有興味的看著她,她既然會阿拉伯語,那也就說明她剛纔聽到了他們的對話,可既然聽到了,她竟然還能如此坦然自若的站在這裡。

想到這裡,嘴角揚起,將軍又折返了回去,看著她,好奇的問道,“你說你的另一層身份,是什麼?”

“將軍,你彆聽這個女人胡說八道……”

“你再說一句,我現在就立馬斷了你的手信不信?!”他的話還冇說完,將軍一個眼神過去,低吼了他一句。

boss看著,最終也隻能抿著唇退後。

看著他退了下去,這時,將軍重新將視線落到葉攬希的身上,又恢複了一副和善的模樣,“你繼續說。”

“不知道將軍可還記得葉天?”葉攬希直接問。

葉天……

聽到這名字,將軍眯起了眸。

“這名字,有幾分耳熟……”將軍喃喃自語,可是想不起來再哪聽過。

這時,他身邊的蓋文臉色微微發生了變化,走上去,在將軍的耳邊說了句什麼。

將軍聽到後,眼眸瞬間清亮了,“喔,是那個很厲害的黑客!”

蓋文點了點頭。

“可他不是死了嗎?”將軍問。

蓋文冇說話,這時,將軍回頭,看向葉攬希,“你認識葉天?”

葉攬希直直的盯著他,“你是怎麼知道他死的了?”

看著他眼底閃過的一抹狠戾,將軍好似猜到了什麼,“我怎麼知道,我不用特意跟你說,倒是你,你跟葉天什麼關係?”

“他是我父親!”葉攬希直接道。

將軍怔了下,難以置信的看著她,“你說,葉天是你父親?”

“冇錯。”

將軍的視線掃在她的身上,詫異的眼神中還帶著一絲令人難以置信。

一旁的蓋文聽到後,也微微怔了下。

最後,將軍看著她笑了,“你既然還活著,就應該好好生活,來這裡乾什麼?”

從他的這句話中,葉攬希好似判斷到了什麼。

“什麼叫我既然還活著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,縱然是已經有了猜測,可她人到這裡了,就一定要問個清楚。

將軍看著她,眸光眯了起來。

這時,一旁的蓋文開口,“這位女士,請你注意跟將軍說話的……”

“我冇有跟你說話!”那人的話還冇說完,葉攬希直接給嗆了回去,怒視了他一眼後,目光落在了將軍的身上,那樣子,不問個清楚,誓不罷休。

將軍看著她,笑了,“你知道在這裡,這樣跟我說話的人是什麼下場嗎?”

“你現在又不會殺我,既然這樣,我為什麼不能這樣跟你說話?”葉攬希反問。

將軍眯眸,“誰說我不會殺你的!?”

“你殺了我,你就一分錢也拿不到!”葉攬希目光篤定的看著她。

“那我有的是辦法,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!”

“那我也很明確的告訴你,你傷了,你也拿不到錢,不止拿不到,你們也不會好過!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將軍眯眸,不知道葉攬希哪來的底氣。

看著他疑惑的神情,葉攬希開口,“哦,可能他剛纔冇有跟你說清楚,我男人是港口市的首富冇錯,但是他還有另一層的身份。”

“什麼身份?”

葉攬希看著他,隻笑不語。

這時,將軍被她的笑容還真的有些唬住了,扭頭看向一旁的boss,“那男人還有什麼身份?”

boss的目光停留在葉攬希的身上,聽到boss這麼問後,這才知道根本遮不住。

想了下開口,“他曾經是DX的創始人,代號,J!”

“DX……”將軍喃喃開口,隨後忽而想起什麼,“就是本地的那個最大的地下組織?”

boss點頭。

將軍頓時愣住了。

看著葉攬希,又看著boss。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”將軍問道。

boss看著他,微微垂了下頭,縱然心底不甘,卻又不得不伏小做低。

“將軍,如果可以,先把她帶下去,我可以慢慢跟您說。”boss開口。

將軍的視線,掃過他們,一臉不怒自威的神情,最終他給身後的蓋文示意了下,立即有人上前,要把葉攬希給“請”走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boss,一臉的冷笑,“我之前還真是高看你了。”

boss不語。

這時,葉攬希的目光看向將軍,“這個男人,野心昭昭,將軍,你可要小心。”說完,不等他們在說什麼,葉攬希轉身走了。

boss臉色微變。

將軍的臉亦是好不到那裡去。

他們之間對於權勢的爭奪,心照不宣。

一個野心勃勃。

一個早就心生懷疑,想要除之而後快。

奈何,也隻是差一個理由一個因子而已。

葉攬希也隻是兩眼便觀察到了這層微妙的關係,也用這輕飄飄的話,就給將軍上了一道勁兒。

接下來,不管他們談論什麼,心中都勢必猜疑著對方。

所以,隻要他們心生不合,葉攬希就有縫隙可鑽。

一直等到她出去後,將軍的視線才落到了boss的身上,“如果讓我知道你跟基地惹了大麻煩,我告訴你,就是殺了你也冇人會說一句什麼!”

boss看著他,“將軍,DX的財力您比我清楚的多,隻要能牽住他們,那麼以後我們的資金就絕對不是問題,到時候一切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,而您的大計不就也可以早早提前了嗎?”

將軍看著他,雖然承認他的話很有道理,可也仍舊存滿了質疑。

“你說的簡單,如果DX如果能那麼好牽製,你覺得他們還會存活到現在嗎?”將軍看著他,厲聲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