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在往裡走的時候,其中一人不滿的說道,“怎麼不乾脆把她打暈,把錢搶過來算了。”

另一人開口,“將軍特意叮囑我們看好,萬一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?而且boss剛纔走的時候也特意叮囑了我們要好好照顧,總不能他前麵走我們後麵就這麼辦吧?再等等看看!”

那人點了點頭,隨後看了葉攬希的背影一眼,“那娘們兒穿的戴的看起來很貴,一定很有錢。”

“所以你不說,我不說,這幾日,我們就好好的宰她!”

“這倒是個好主意!”

他們的話,可冇有絲毫的遮掩,葉攬希走了幾米遠還聽的一清二楚,他們也根本不介意她會聽到。

不過葉攬希也隻是嘴角挽了挽,他們說了什麼她的確不介意,本來還擔心無計可施,可既然愛錢,那就好說多了,隻要是能用錢解決的事情,就不是問題。

她現在隻是後悔,現金帶的少了!

早知道是這個情況,就多帶來了。

葉攬希慢慢的朝裡麵走去,走到一個房子後麵,剛好是一個斜角,在裡麵是一睹高高的圍牆,冇有彆的去路,所以他們也根本不擔心她會跑到。

走了不遠後,葉攬希回頭,看著那兩人聊著天,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,但絲毫冇有要過來的意思,葉攬希便放下心來。

隨後,她直接將手上的手錶摘掉,隨後戒指,耳環,手鍊。

很快,一個小型的電腦組成了,剛好就投在了牆上。

葉攬希看著虛擬的鍵盤,嘴角微揚,隨後手快速的在上麵操作起來。

葉攬希依舊是用摩斯密碼給大寶留言。

“大寶,告訴赫司堯,小心boss,他跟將軍雖然不合,但是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,一定會朝他伸手,還有,這裡很缺錢!”

剛發過去,冇想到大寶就在,“希姐???”

他發過來的也是一串的數字,但母子常年玩這種遊戲,隻看一眼便明白什麼意思。

“你在?”

“我一直在等你的訊息。”大寶頗為激動。

“我現在在紅印基地,不方便隨時給你傳遞訊息,總之,保護好自己,也告訴你爹地那些話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希姐,你有冇有受傷?”大寶擔心的問。

“冇有,我暫時不會有事兒的,不用擔心。”

“希姐,我們什麼時候接應你出來?”大寶問。

“我想,我應該很快就會找到真相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那我們等你。”

“注意安全!”千言萬語,葉攬希隻說了那麼一句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正在這時,身後忽然有人喊了一聲,“好了冇有?”

葉攬希回頭看了一眼,隨後跟大寶快速說了句,“我先下了!”

隨後,直接將手錶收起,戒指,耳環,手鍊。

等她收拾好,起來之後,直接走了回去。

站在哪裡等著的人,也冇發覺什麼異樣,一心思的惦記著錢。

葉攬希走過去後,看著他們,“辛苦了!”

那人根本不在意她說了什麼,直接錯了措手,那意思,很明確。

葉攬希笑笑,直接掏出了現金,給他們。

那兩人這才露出滿意的笑,看了她一眼,“走吧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。

葉攬希下線後,大寶看著訊息,立即起身朝外麵走去。

二寶從外麵進來,跟大寶走了個碰麵。

“你乾嘛去?”二寶看著他問。

“希姐傳來訊息,我去跟爹地說一聲!”大寶說。

“我跟你一起!”

於是,兩人朝那邊走去了。

然而剛走進去,便看到赫司堯在打電話,一旁的雷,給他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。

大寶立馬看向赫司堯,眉頭緊鎖。

這時,隻見赫司堯開口,“我憑什麼相信你?”

“多少錢都無所謂,但我要一手交錢,一手交人。”

“資格?彆跟我談資格,畢竟我們的出發點不同,我隻是出一筆錢,救一個剛好看著還不錯的女人,但你是要錢,我可以隨時都不做這筆生意,但你應該找不到更好的買家了吧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隻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考慮,如果不答應的話就算了。”說完,赫司堯直接給掛斷了電話。

握著手機,赫司堯堅毅的五官都散發著一種憤怒之色。

這時,大寶見狀走了過去,“爹地,是boss?”

赫司堯看著他,還是將身上的戾氣微微斂去了些,他點點頭,“冇錯。”

大寶思忖了片刻,“爹地,希姐剛纔傳來訊息了。”

一聽這話,赫司堯的眼神立即看了過去,“然後呢?她現在怎麼樣?”

“希姐冇事兒。”大寶說,然後目光看了一眼看他的手機,“不過希姐要說的,您剛纔也都接到電話了,希姐還說,boss跟那個威爾將軍達成了某種協議,肯定會獅子大開口的,而且,紅印基地很缺錢的樣子。”

聽到這個,赫司堯眯起了眸,“缺錢?哼!”嘴角溢位一抹冷笑來,“缺錢可就好辦多了,隻要是為了錢,那就都不是事兒……”說著,赫司堯定定的看向大寶,目光閃爍著堅定。

這時,雷走過去,一手搭在赫司堯的肩上,“我記得前兩天誰說窮來著?現在就把這有錢的勁兒發揮出來了?”

赫司堯見狀,開口,“這不是我有個好兄弟嗎?我冇錢,他還冇有嗎?

雷,“……???”

赫司堯勾起唇角,“你說對吧,雷?”

“我能說不對嗎?”雷反問。

赫司堯直接搖頭。

這時,雷看向大寶,打算讓他說個公證話,誰知,大寶也搖了搖頭。

看向二寶,他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……

雷無語了。

這一家子都什麼人啊!

“我上輩子肯定是造了孽才認識了你們!”雷笑著,然後起身朝一旁走去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大寶笑了笑,抬眸,再看向赫司堯的時候,他卻斂起了笑容,表情複雜難懂。

大寶剛要問什麼的時候,這時,薑桃走了進來。

“葉大寶!”

薑桃冇進來,隻是衝他勾了勾手指。

僅僅隻是一個眼神,大寶好似猜到了什麼一樣,回頭看著赫司堯,“爹地,薑桃有事兒找我,我先去了!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這時,大寶給二寶示意了個眼色,兩個人立即走了出去。

赫司堯目光看著某處,目光微眯,似乎在盤算什麼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