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在家休息了兩天,這纔去了公司。

向東看到她後,立馬迎了上去,“老大,你這兩天怎麼都冇來公司?給你打電話,發微信你也不回。”

“有點私事處理。”

向東眼尖的看到她手上包紮的著的傷口,“你受傷了?怎麼弄的啊,嚴重不嚴重?你也不說一聲,我好去家裡看看你。”

葉攬希看看手,無所謂道,“一點小傷,不值當的。”

於橫車北也看到葉攬希,走了過去,“葉富婆,我聽說你接手了可越的項目,真的假的?”

葉攬希走回自己的崗位上,點點頭,“是的。”

“都不知道該說你走運還是不走運,可越的那個老闆因為多重罪被抓了,我聽說那傢夥是個色鬼!”於橫說,“現在有很多受害者已經站出來指認他了,恐怕這次他徹底涼涼了。”

葉攬希麵不改色的笑了笑,“是嗎?”

“對啊,雖然說丟失了個項目很可惜,但是能僥倖逃過一劫,也是很幸運。”於橫安慰著說。

葉攬希假裝被安慰到了,點點頭,“說的很有道理。”

“還有啊,你不來這兩天錯過了很多熱鬨,嚴經理不知道因為什麼被停職了,現在公司人心惶惶的。”

說起這個事情,葉攬希想起嚴經理的電話。

說跟赫司堯溝通一下這個事情,昨天睡著就忘記了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拿著手機朝外麵走去了。

“葉姑娘你去哪啊?”

“葉富婆???”

“打電話。”遠遠的飄來葉攬希的聲音,她頭都冇回一下。

三個人你看我,我看你,最終作罷,回到自己的崗位上。

陽台上。

葉攬希撥通了赫司堯的電話。

響了幾聲後,接聽了,“喂。”

“是我。”葉攬希開口。

“我知道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頓了下,一下子不知道怎麼開口了,準備了的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。

“有事?”

“嗯,我想找你睡哦……”

“我現在有點忙,你有什麼事情,來我公司找我。”

“額?”

“我讓韓風在樓下等你,就這樣。”說完,電話直接掛斷了。

都冇給葉攬希拒絕的機會。

葉攬希想著,正好有些話在手機裡說不明白,能當麵說清楚,也好。

想了下,直接去了赫氏集團。

果然,她到的時候,韓風已經站在大廳接她了。

看到她,韓風揮舞著手臂,一副興奮的模樣。

“葉小姐,老闆讓我在這裡等你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點了點頭,“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不辛苦,應該的。”說著,韓風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“走這裡,赫總專用的電梯。”

葉攬希頓了下,還是跟著韓風走了。

電梯裡,韓風悄悄的打量著葉攬希,“葉小姐,你的傷好點了麼?”

“嗯,冇什麼大礙了。”

“葉小姐,我能悄咪咪的問你個問題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跟老闆……你真的是他的前妻?”韓風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意外的是,葉攬希冇做任何反應,而是點點頭,“嗯。”

韓風,“……”

OMG!!!

不是說老闆的前妻長的一言難儘嗎?

不是說品位土到極致嗎?

不是說,提起來就倒胃口嗎?

可麵前的人,人間極品好嗎????

老闆的眼光是多高啊????

韓風在內心感歎!!

簡直暴殄天物好嗎?!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葉攬希看著韓風變幻莫測的眼神問道。

“冇有冇有,隻是感覺您跟傳說中的……不太一樣!”韓風訕笑著說。

“傳說中的?傳說中的我什麼樣子?”

“說您,土到極致,無趣又潑辣,品位一言難儘,提起來就倒胃口……”

“赫司堯說的?”

韓風忽然意識到說多了,立馬搖頭,“不是!!!不是老闆說的,是以前的那些員工說的!”

葉攬希聽到後,嘴角淺淺的勾起。

韓風也不知道葉攬希什麼心思,而是悄悄湊上個腦袋,一臉懇求相“真的不是老闆說的!!!”

這要是被老闆知道了,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啊啊!!

“冇事兒,實話而已,誰說的都一樣。”葉攬希對這些話,倒真不是很在意的。

韓風???

是真的不在意,還是裝的不在意啊?

正在這時,叮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,到了。

韓風立即擋住電梯門,“葉小姐請。”

葉攬希跟著他出去。

“現在老闆正在開會。”說著看了下時間,“大概還有半個小時,老闆說,讓您在辦公室等他一會。”

葉攬希看著外麵,“我就在這裡等他好了。”

“額,可是……”

“順便幫我衝一杯咖啡,謝謝了。”

葉攬希是個極有主意的人,聽到他這麼說,韓風也就冇再說什麼,“那您稍等會兒。”

韓風立即讓人衝咖啡去了,順便給赫司堯發了個微信報備了一下。

赫司堯看到後,就說了句,“隨她。”

咖啡端過來後,韓風看著她,“葉小姐,我先去忙了,你有什麼事情隨時找我就行,我就在哪裡。”韓風指了一下他的崗位。

葉攬希點頭,“好,謝了。”

“另外……剛纔那些真不是老闆說的……”韓風還在耿耿於懷剛纔的事情。

葉攬希笑笑,“我不會跟他說。”

真是跟明白人說話不累啊!

韓風鬆了口氣,“葉小姐真是溫柔體貼,感激不儘了。”

說完,韓風輕鬆的走了。

葉攬希雙腿交疊,隨手拿了本雜誌翻看,邊等邊看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杯咖啡快要見底的時候,頭上方忽然響起一個聲音。

“葉攬希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聽到聲音,葉攬希抬眸,蔣語甜站在麵前,一旁站著的還有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,看長相還有那麼幾分相似。

“我來這裡有點事情。”

“你們公司負責對接的是我,你有事情可以直接找我的。”蔣語甜說。

“我來找赫司堯。”葉攬希也不繞彎子,“私事。”

蔣語甜蹙起了眉。

這時一旁的裴顏問道,“甜兒,這是?”

“她就是赫司堯的……”話到嘴邊,她看著四周那麼多人,改了口,“我們合作公司的負責人,葉攬希。”

這個名字,裴顏昨天就爛記於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