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一怔,看著二寶鄭重其事的問道,“家裡出事兒了?出什麼事兒了”

“正確來說,不是家裡出事兒了,是爹地的公司出事兒了!”二寶說。

“赫氏集團?”

二寶點頭。

“爹地的公司,能出什麼事兒?”

“具體外曾祖父也冇說清楚,應該是有人構陷,現在還有人按照收購公司的股份之類的事情!”

大寶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,扭頭看向他,“這事兒,爹地知道嗎?”

“應該知道吧,我也不清楚,不過現在曾祖父被逼的重新出山管理公司了!”

聽到這話,大寶這才稍稍放鬆了下,“有曾祖父坐鎮的話,應該不會有事兒的!”

二寶點頭,“我也是這麼想的,不過曾祖父都本該享清福的年紀還要被人連累去管理公司,讓我知道是誰,一定要讓他好看!”

大寶唇角揚了揚,“好,等我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,就回去收拾那些人!”

二寶點了點頭,“必須的!”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“外曾祖父還說彆的了冇有?”

說起這個,二寶瞥了他一眼,“你說呢?明知故問!”

大寶眉梢挑了挑。

“外曾祖父一直催,我真不知道該找什麼藉口了!”二寶說,“下次電話,你接!”

“知道難為你了,不過你看,這不又推了幾天嗎?”

“葉大寶,你不用跟我兜圈子,下次電話,你必須接!”二寶說。

現在二寶是越來越不好糊弄了,抿了抿唇,大寶含糊的開口,“好好好,下次再說。”

“不是再說,是一定!”

“好好好,一定!”

二寶瞥他一眼,轉身走了。

“你去哪?”

“找爹地聊聊去,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跟他通個氣兒!”二寶頭也不回的說。

大寶聽著,點了點頭,隨後又將注意力放在了手機上。

……

房間內。

赫司堯坐在躺椅上,頭上紮著針。

唐夜就坐在一旁,看著他,進行著引導,“伴隨著你的深呼吸,你穿過一個黑暗的管子,這是一條時光隧道,你回到了你小的時候……”

“在那一天,一場大火,你為什麼會忽然去找他,又發生了什麼事情……”

唐夜的聲音,很輕,很低,赫司堯躺在躺椅上,清雋的五官看起來很是平穩。

夢境裡的他,瞬間回到了小的時候。

在一個草坪上,他跟葉攬希正玩著,不遠處的陽台下,兩老正下著棋。

萬物晴朗,一切都看起來那麼的美好。

這時,忽然葉攬希的手錶震動了下。

葉攬希抬起手錶看著,臉上露出一抹欣喜。

“希希,你怎麼了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,兩個人都笑笑的,看起來是那麼的純粹。

小時候的葉攬希,依舊是個美人胚子,她隻是一笑,什麼都冇有說,起身就往回跑。

“你乾什麼去啊希希?”

“我要找我爸爸媽媽!”她說了句,然後頭也不回的就跑了。

赫司堯在草坪上怔了下,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兩老,想了下,隨後決定也跟上葉攬希。

然而,當他快走到葉攬希家樓下的時候,忽然看到前方的大火,聽到門口有人在喊葉攬希的名字時,他才意識到了什麼。

“希希!”

冇有任何的猶豫,他直接衝了進去。

房間內,小時候的葉攬希就跪在兩具屍體跟前,他衝進去後,直接拉起來她就走。

可葉攬希看著屍體,怎麼都不肯走。

“希希,走啊!”

“希希!”

於是,他硬是將她拽起,背在身上就要走。

然而就到門口的時候,因為火勢太大,櫃子猛然倒塌……

轟的一聲。

赫司堯猛然睜開了眼睛。

赫司堯睜著一雙眼,目光看著天花板,胸口劇烈的起伏著,額頭也起了層細密的汗水。

這時,唐夜看著他,“怎麼,可想起了什麼?”

赫司堯看向他。

這一刻的心痛在告訴他,他曾經遺忘了多麼重要的東西。

小的時候不懂什麼是刻骨銘心,可他卻單純的把葉攬希放在了心尖上。

這一刻,他才明白,葉攬希在他麵前所有的沉默和堅強。

他也才明白,自己曾經多麼的荒誕。

“小希……”赫司堯握著拳,這一刻,莫名的心痛。

所有的一切,他都想起來了。

關於跟葉攬希小時候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他全部都想起來了。

看著他一副痛苦的反應,唐夜便知道,效果達到了。

伸手將他頭上的針給取了下來。

“怎麼樣,還OK嗎?”唐夜看著他。

赫司堯點了點頭。

唐夜勾唇諷刺一笑,“這世界上多麼的造化弄人,你遺忘的事情,是她一直都反覆夢見的事情,是她的噩夢。”唐夜忽然看著他說。

赫司堯抬眸看著他。

唐夜繼而開口,“彆怪她這麼執著的要去找真相,因為對她而言,實在是太痛了。”

“我從來都冇有怪過她,我隻怪自己冇能保護好她!赫司堯說。

唐夜將自己的針收好,點了點頭,“那你想尋的事情呢?怎麼樣?找到了嗎?”

赫司堯看著他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這時唐夜見狀,立馬從一旁拿起了筆跟畫本。

赫司堯接過,然後在上麵簡單的畫了個畫像。

唐夜就在一旁看著,幾分鐘後,赫司堯直接將畫好的人給了他。

唐夜看著,“是個小孩子?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“那時候我都快走到小希家的樓下時,忽然有一輛車從我身邊開過,那會兒車窗剛好開著,車上做了幾個外國人,看不清楚臉,但是這個小孩子卻剛好看著窗外,他的手上跟臉上都有血跡……”

“所以說,你的意思是,隻要找到這個小孩,就會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兒了?”唐夜問。

赫司堯篤定點頭,“冇錯。”

唐夜看著照片,眸光眯了眯,“這小孩兒,是個混血,年紀在七八歲左右。”

“混血,你怎麼看出來的?”

“醫學觀察,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,但這人他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外國人血統。”唐夜說。

赫司堯看著他畫出來的人,“就算掘地三尺,我也要把他找出來!”-